《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1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停住脚步,对着陆振阳摇摇头道。“灵山陆家这些年愈发不长进了……陆子阳那小辈是你何人?”
  看起来他此时已经掌控了局面,但陆振阳却目光一凝,冷声道,“我爷爷的名讳,你也配提?”
  话音一落,他伸手在自己胸口一按。竟从胸口那大洞里,拿出一把造型夸张的硕大战斧!
  看到这把战斧,我只感觉浑身一震,一股莫名的心悸充斥全身。
  这把战斧给我的感觉,就像当初第一次接触轩辕剑匣之时。而更不可思议的是,我回忆起刚来此处。最外面那个青铜巨门上篆刻着一个无头巨人,那巨人手里拿的战斧,似乎跟陆振阳手中这把战斧一模一样!
  相传战神蚩尤的武器就是一把战斧,陆振阳手中战斧莫非便是蚩尤之斧?

  若这真是蚩尤墓,那陆振阳手持蚩尤斧,进到此处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我正心悸之时。不远处的胖子忽然传出一声痛哼,我忙转头看,却发现他正捂着眼睛转过身去,似乎不敢再看这把战斧一眼。
  不光我俩,站在陆振阳正对面的阿福此刻目光也异常凝重,再无先前的洒脱,双手第一时间捏诀,头顶上方,一个完全凝视的阳神霎时跳出,端坐在头顶之上,一双小眼睛中,带着危险气息,一瞬不瞬的紧紧盯着陆振阳。
  拿出战斧之后,陆振阳愈发狂傲起来,不屑看着阿福,冷声道,“我听我爷爷说过什么洞天福地,隐世家族。但十大洞天而已。很了不起吗?”
  说完,他双手持斧,像是军阵前的莽夫一般,大喝一声,战斧冲着阿福劈头砸下。

  空气中忽然传来阵阵呜咽,陆振阳周身狂风大作,吹的四周红色血雾都消散一空,那赤色战斧带着无比凌厉的气势,转瞬便到了阿福头顶的阳神之上!
  阿福的身体一动不动,端坐在头顶小娃娃模样的阳神却动了,它不闪不避,双手往上伸出,掌心交合,只听“砰”的一声,竟是夹住了那把战斧!
  陆振阳口中一个冷哼,把那战斧一抽,登时便从阳神娃娃的手中抽出,绕着身体旋转半圈之后。巨斧第二次朝着车顶劈砸下去。
  阿福这次身形却是往后一退,伸手在头顶的阳神娃娃上一按,紧接着,那阳神娃娃从他头顶一跃而下,手里蓦然多出一把虚幻道剑,抬手便格挡住了巨斧。
  两者撞击之后,又是一阵巨响,这一次,那阳神娃娃挡的更是勉强,手里虚幻道剑只这一下,便剧烈震荡,几乎消散。
  与此同时。维持着攻击姿态的陆振阳也不好受,仅仅两斧之后,他便像脱力了一般,胸口剧烈起伏,手里那巨斧也杵到地上,身子半瘫软的靠在上面。
  很明显,那巨斧看起来只是简单的抡起劈砸,但消耗极为巨大,让我想起了轩辕剑匣。同时,我也更确定了,陆振阳手里这巨斧,十有八九便是传说中的蚩尤斧!
  结合他之前的话来看,很有可能他在殷商王陵时便见过轩辕剑,而他得到了蚩尤斧。他说“那个人拿走了那件东西”,说的便是南宫,拿走了轩辕剑!
  蚩尤斧只是蚩尤的武器,而轩辕剑则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中数一数二的奇珍,两者不可相提并论。尽管如此。但从此时陆振阳的修为和使用蚩尤斧的威力来看,他从中得到的好处却是远大于我的。
  这次若非有王灿和阿福在,以我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陆振阳,别说保住轩辕剑,连我的性命都可能交代到这里。
  现今境况下,只希望阿福能挡住狂暴的陆振阳。
  我抬眼看过去,情况似乎还不错,阿福阳神手里的道剑虽然几近消散,但毕竟没有消散,看起来还颇有战斗力,而陆振阳那边。杵着蚩尤斧半天未动,明显力竭。
  这么看来,这一关算是平安度过,只是我心里依旧不好受。
  连陆振阳都到了天师境界,我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麒麟纹身,心里不由焦急起来。我何时才能到达天师境界?陆振阳天师印章上有四个字,我将来的天师印章,又会是什么模样?
  阿福和陆振阳拼的双双失去了战斗力,王灿这边的人数优势就体现了出来。
  趁他病要他命,王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看到陆振阳力竭之后,他立刻便对着阿禄和阿喜使了个眼色。
  两人意会,没着急对付陆振阳,而是第一时间朝跟在陆振阳后面那两个天师攻击过去,一招将其逼退,先将受伤的阿寿和阿财抢了回来。
  救下人之后,两人又与阿福会合。一起朝陆振阳逼过去,呈“品”字状将其包围起来。
  此时阿福略作休整,阳神手中的道剑已经重新凝实起来,他口中念诀,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成剑,轻轻一挥,头顶阳神便一跃而下,手中小小道剑,霎那涨大,一个跳斩往陆振阳斩去。

  先前两人交手之时。阿福一直在防御,看不出阳神威力,此刻攻击而出,看似小小一把道剑,剑气却化作长虹。气势煞是骇人。
  与此同时,阿禄、阿喜二人也祭出天师印章,跟在阿福的阳神道剑两侧,一起朝陆振阳袭去。
  三位阳神天师联手,攻势何其恐怖?整个血枫林内都弥漫着一股威压,包裹在我们众人四周的血雾,被各方力量牵引,竟霎那间涤荡一空。
  陆振阳此刻依旧拄着蚩尤斧站在那里,血雾消散之后,他脸上的铁质面具泛出清冷光泽。竟似根本未将三个阳神天师放在眼里,一直到他们的攻势临身之后,方才蓦然站直了身子,张口猛的吸了一口气,再度将蚩尤斧轮了起来。
  原本看他大口喘息的样子,似乎早已力竭,但这一斧举起之时,威势竟似比先前更盛!
  他双手握着斧柄,身子反拱成一个弓形,原本并不高大的身体,此刻看起来,竟似一个巍峨巨人。

  蚩尤战斧临空挥下,斧刃与空气急剧摩擦,没有发出破空声,反而发出沉闷的轰隆声,听起来像是巨人长啸,像是远古战神怒吼。
  终于,那巨大战斧直直劈砸下来,时间分毫不差,正与阿福的阳神道剑劈砸在一起。
  不知为何。原本跟在阳神道剑之后的两枚天师印章,此时也一起赶了上来,看起来像是那无可匹敌的一斧,强行将所有的力量都汇聚到了一起。
  四股惊天巨力碰撞到一起,却诡异的没有发出惊天巨响。反而所有的力量都泯灭了一般,几股巨力消融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碰撞的那个点上,出现了一团白色气雾。
  那白色气雾只有一个气球大小。看起来像是哪个人吐出的眼圈,但只凭肉眼,也能看出其中隐藏着的恐怖力量。这团白色气雾像是一个白色气球一般,慢慢升腾起来,越飘越高。到半空之后,才传出一声清脆的炸裂声。
  炸裂声极小,但随着这声炸裂,空气中忽然狂风肆虐,一瞬间,我眼前仿佛无边无际的血枫林,瞬间矮下去一头,所有树干疯狂摇晃着,无数血雾从枝叶间飘散出来,原本空出一片的半空,再度血雾弥漫。

  狂风乍起之时,即便我的修为,也不得不闭目片刻,待狂风消散之后,才微眯着眼睛睁开眼。朝交战的双方看去。
  日期:2017-05-28 09: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