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96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法愚叹了口气,小声说道:“我今晚被金光寺的住持邀请过去作客,结果被丨警丨察给抓到公丨安丨局里来啦。”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是李睿的第一念头,想想也是,法愚被另外一个寺庙的住持邀请去作客,怎么会被丨警丨察抓了呢?这一点因果关系都没有,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啊?转念又想,不对,这事里面肯定另有内情,法愚应该是隐瞒了什么没说,问道:“你跟我说实话!”
  法愚支支吾吾的道:“实话……实话是,丨警丨察怀疑我嫖……那个,把我给抓了。”
  李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回事?法愚?嫖妓?怎么可能?法愚他不是和尚吗,怎么会嫖妓?叫道:“你给我说清楚咯!”
  法愚语气尴尬的叙述出了“后果”,并没有说出“前因”,只说他不小心跟一个洗浴心做按摩的女服务员搞到了一起,结果丨警丨察忽然赶到扫黄,一下把他给抓了。被抓到市局后,他想交纳罚款好赎得自由身,但丨警丨察根本不考虑这一点,说是要先拘留他半个月再说。他一听害怕了,问对方到底想要多少钱,对方也不回应。他眼瞅着要被送往拘留所,急生智,说他认识一个市委的大领导朋友,问对方能不能通融一下,让他给那朋友打电话求救。对方可能也是怕得罪大人物,答应了他的请求,他这才有机会给李睿打来电话。

  李睿听后匪夷所思,他不是应另外一个寺庙的住持之请去作客吗,怎么会跑到洗浴心和按摩女产生了联系?再说了,他不是和尚嘛,又不是俗人,怎么会在这种事情摔跟头?和尚不都是戒色的吗?算他是酒肉和尚,可难道他竟然还好色?纳闷的问道:“你怎么跑去洗浴心了?”
  法愚听了这个问题,忿忿地叫道:“哼,都怪那个金光寺的明觉师兄,刚才吃过素斋后,他非带我去隔壁一个洗浴心,说是要净身素心,我去了,谁知道洗完澡他又安排了按摩,我拒绝不了,只能接受,偏偏那个给我做按摩的女人长得特别俊,穿得还特别少,还用言语动作撩我,贫僧我一时没忍住,给…………唉,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李睿听后笑得都快不行了,满心的疑窦变成了幸灾乐祸,笑道:“按你那么说,金光寺的那个什么明觉也给逮起来啦?”
  法愚怒道:“哼,你别提那个混蛋了,那混蛋猴子都精,丨警丨察赶到的时候,他早跑了。太不够义气了,哼,亏我还跟他一见倾心,引为知己。”
  李睿听他用“一见倾心”来形容对明觉的感觉,越发好笑,哈哈笑着说:“你也别怪人家,要怪怪你自己。要不是你自己把持不住,跟人家按摩女滚到一起,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顿了顿又道:“不过我也真纳闷,你们两个大和尚,怎么敢去洗浴心里胡搞?不怕被人认出来吗?”
  法愚道:“那怕什么?佛教徒也是人,是人都要洗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又不是不给钱,这叫公道买卖。”
  李睿笑道:“好,好,是够公道的,这下把自己都给填进去了。”
  法愚苦求道:“好哥们,你快过来救我一把吧,我可不想在拘留所里呆上十天半个月的,那我还不得被人笑话死?菩提寺也要因此蒙羞啊。”
  李睿哈哈笑道:“敢做得出,还怕别人笑话?不过你放心,我不是金光寺的明觉,我讲义气得很,我这就想办法救你,你等好消息吧。”
  法愚催促说:“你快点啊,人家不会等太久的,晚了我就要被送到拘留所里去啦。”
  李睿笑着挂了电话,眼看一旁顾影彤正安安静静的闷头走着,很是不好意思,道:“对不住啊,我先打个电话。”
  顾影彤笑道:“没事,谁没个电话急事什么的。”
  二人边说边走,李睿从手机电话簿上找到沈元珠的手机号拨过去,打算请这位警花姐姐帮忙搭救法愚。
  三年的时间过去,沈元珠也早已不是昔日那个市公丨安丨局办公室副主任,她已经升为了户籍处的处长,级别也从副科提到了正科。虽说相比李睿几乎是坐火箭飞升的速度慢了些,但以她的年龄资历来说,她升职也算是快的了。

  电话拨出去还没响到第二声就被接了,彼端响起沈元珠的笑语声:“李大县长怎么有闲空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升了官就把我这个老朋友给忘了呢。”
  李睿笑道:“你这是在外面吧?”
  沈元珠笑呵呵的说:“是啊,正跟朋友聚会呢。你没事不找我,找我肯定有事,对不对?说吧,什么事?”
  李睿说:“我还真是无事不拜观世音,沈大处长,有个事想请你帮忙啊。我有个高僧朋友……”说着把法愚失足被抓的事情一五一十全讲了出来,末了问道:“你沈大处长在市局无人不识,无事不能办,肯定能帮这个忙吧?”
  旁边顾影彤也听到了他的话,听他说到法愚嫖娼被抓时,大为惊诧,偏过头看着他。
  沈元珠没先说怎么帮忙,而是笑话他道:“哎呀,你这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啊,竟然因为干那个被抓起来了。这还高僧哪,高僧怎么还干那事?我看纯粹是花和尚!”
  李睿听了又能说什么,只能苦笑,心说我也是交友不慎啊。
  沈元珠道:“我先找人打听一下吧,看看这事儿应该怎么办。按理说只要不是省市联动的重大行动,市局基本不参与扫黄,都是区里分局或治安大队组织,今晚上也没什么重大行动,你这高僧朋友怎么会给抓到市局里来了呢?他是不是得罪人了啊?我打听下吧,你等我电话。”

  挂掉电话后,李睿留意到旁边顾影彤正脸色古怪的看着自己,奇道:“怎么啦?”
  顾影彤如梦方醒,忙回过头去,道:“没事,没什么。”
  李睿倏地意识到,她应该是听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了,苦笑着解释道:“没办法,交友不慎,谁想到他身为一名高僧,还看不破红尘俗恋?不过我可不是那种人,我从来不做那种事。”
  顾影彤又脸红又好笑,讷讷的道:“我也没说你是那种人啊,就是……头回听到这种事,还挺有意思的。”
  李睿叹道:“你说都是朋友,他给我打电话求救,我能不管吗?不过我就算走后门救他出来,也要让他得到相应的惩罚,事后我也会对他进行批评教育。”
  顾影彤抿嘴轻笑,道:“说点别的吧,还是说你出去招商的事吧……”
  二人聊起正事,眼看快要走到招待所院门口了,沈元珠的电话打了过来,李睿急忙接听。
  “喂,我找朋友打听了下,这朋友正好是抓你那位高僧朋友的负责人的朋友,这才打听出内情来,换成别人都打听不出来……”
  李睿听她一句话带出四个“朋友”,如同说绕口令也似,忍不住好笑,道:“是吗,那可是好极了,他怎么说的?”
  沈元珠道:“你那位高僧朋友果然是得罪人了,他还有点傻里傻气的,别人坑了他他都不知道,还当人家是朋友呢。”
  李睿听得皱起眉头,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沈元珠说道:“你那位朋友好像是一个寺院的住持对吧,那家寺院很有名,你那位朋友算卦又特别准,所以他寺院的香火特别旺盛,信徒也特别多,说句大白话就是生意特别好。而邀请你朋友去洗浴按摩的那个和尚呢,是另外一个寺院的住持,他眼看你朋友的寺院生意那么好,把青阳本地和外地跑来的信徒都吸引过去了,特别眼儿气,就玩了这么一出儿,先是假作请你朋友吃饭,吃完饭带他去洗浴中心,再花钱收买按摩女诱导他犯错误,而与此同时,这人又请市局的朋友就是带队抓人的那位出面,假作是接到群众举报嫖娼,就此名正言顺的抓了你朋友,但这还不算完,那个坏蛋和尚想关你朋友半个月,再在这期间制造舆论,抹黑你朋友和所在寺院的名誉,以此达到打击竞争对手、抢占信徒资源的目的……啊,一口气说这么多累死我了,你听明白了没?”

  日期:2018-05-18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