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1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紧张地问道:“什么根据?你说。”
  陆鸣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如果你想跟我开诚布公的谈谈的话,有个条件,你先把枪交给我保管,否则,就凭你的脾气,我可不敢说实话,”
  徐晓帆一愣,随即气哼哼地说道:“你可别得寸进尺,你要想征服别的女人我不管,少在我这里班门弄斧,我可不是周玉露……”

  陆鸣笑道:“你怕什么?像你这样的女人,什么男人征服得了啊?我可不会有这种痴心妄想……
  其实,我就是喜欢玩枪,这不是没有机会吗,今天就让我过过瘾吧,你可以把子丨弹丨去掉,就凭你一身功夫,难道还怕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
  徐晓帆忽然扑哧一笑,嗔道:“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还算有点自知之明……”说完,从腿间拔出手枪,利索地取消了弹夹,然后把枪朝着陆鸣扔过来。
  陆鸣灵巧地接过了手枪,顺势倒在了沙发上,然后好像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枪上,竟然把一边的徐晓帆忘记了。
  “哎,你这下没有心理压力了吧?”徐晓帆问道。

  陆鸣一边摆弄着手枪,一边心不在焉地说道:“你的意思咱们还是接着谈那个变态的问题?”
  徐晓帆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谈就谈,我怕什么?”
  陆鸣继续摆弄着手枪,嘴里说道:“我就奇怪了,为什么吴淼把周玉露恨得要死,一心想抓她归案,可你好像无所谓似的,你们的关系听该不错吧?”
  徐晓帆似乎还没有猜透陆鸣的意图,皱着眉头说道:“不管怎么说,大家在一起工作这么久了,谁愿意自己的姐妹出事呢……
  再说,局里面已经有了不成文的决定,只要周玉露和125袭警案无关,其他的事情也不准备追究了,不过,前提是,她必须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
  陆鸣稍稍停顿了一下,说道:“这么说,周玉露即便现在公开露面,你们也不会把她怎么样了?”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可没这么说,她必须把自己干过的事情说清楚,最终怎么处理还要局里面决定……你到底什么意思?该不会已经跟她接上头了吧。”
  陆鸣沉默了一会儿,似不经意地说道:“就怕她说出你们两个人的秘密,那时候你恐怕都不要意思再当丨警丨察了……”
  徐晓帆吓了一跳,愣了一会儿,紧张地说道:“我们两个有什么秘密?她不会因为走投无路而诬陷我吧?”
  说着,瞥了陆鸣一眼,嘴里一声娇呼,骂道:“哎呀,你这个混蛋,怎么把我的枪拆掉了……”
  陆鸣笑道:“别担心,我既然能拆掉,肯定能装好……你说她诬陷你?我现在说个时间和地点,你好好回忆一下,看看她是不是在胡说?”

  徐晓帆哪里还顾得上被拆的七零八落的手枪,急忙问道:“什么时间地点?”
  陆鸣说意味深长地说道:“时间是肖长乐回W市的第二天,地点是在你们东江市的办公室周玉露的卧室,那天晚上,你们两个整理陆氏家族的材料很晚了,你就睡在周玉露的房间里,结果你骚扰了她一晚上……”
  徐晓帆的脸慢慢胀红了,两条原本舒展的美腿缩在了一起,呆呆地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一双美目慢慢眯起来,就像是盯着猎物的猫。
  陆鸣马上就意识到了危险,忽然有点后悔自己聊过头了,正想解释几句,可没等他开口,徐晓帆就毫无征兆地跳起身来,在他的惊呼声中一下把他扑到在沙发上,又将他的双手按在背后,一只膝盖顶住了他的腰。
  喘息道:“好好……这贱货,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都不要脸了,为了满足你的变态心理,竟然编派出这种胡言乱语……说!她在哪儿?我要撕烂她的嘴……”

  陆鸣胳膊痛的嗷嗷乱叫,心里一阵惊慌失措,怀疑女人会不会因为恼羞成怒要了自己的小命,可话已经说出口,怎么收得回来?只好哀嚎道:“你……想干什么……不是聊天吗……哎吆,痛……”
  说着话,一边扭动着身子,脑袋正好转了过来,忽然就睁圆了眼睛,说不出话来,只见自己脑袋旁边有两条雪白的美腿,一条跪在自己腰上,另一条就站在他脑袋跟前,窄裙的尽头一目了然。
  徐晓帆见陆鸣忽然像是被人堵住了嘴巴在没声息,还以为自己动作太大把男人搞昏过去了,可等她低头一看,嘴里忍不住娇呼一声,一张脸就像是要烧起来一般,双腿都忍不住一软。
  可随即咬咬牙,不但没有躲避,反而整个身子跨在了陆鸣的头上,骂道:“你这个下流胚……你想看……就让你看个够……让你做个风流鬼……”
  陆鸣觉得有一股热乎乎的气息直喷到脸上,急忙紧闭双目,嘴里嚷嚷道:“我不看……不是故意的……哎吆……放开我,我有重要……重要的情报……”
  其实徐晓帆的双腿也微微颤抖,下嘴唇都快咬破了,不过,陆鸣嘴里的“重要情报”几个字让她马上冷静下来,咬牙娇叱道:“好,我先听听你有什么重要情报……再敢忽悠我的话,今天就别想走出这个屋子……”
  说完,松开了陆鸣,一把抓起被拆散的枪支,咔嚓几声就利索地装好了,然后往腿上一插,迅速后退两步,坐在沙发上,敲着二郎腿嗔怒地盯着她的猎物。
  陆鸣哼哼唧唧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呲牙咧嘴地活动了一下两条胳膊,一双眼睛却偷偷瞟了徐晓帆几眼,凭直觉,知道女人刚才肯定是脸上过不去,所以才对自己动粗,还不至于为了这点事大开杀戒。
  “你……上次你自己都承认……不……不喜欢男人……发什么疯……动不动对我拳打脚踢的,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陆鸣一脸委屈地喘息道。
  徐晓帆晕着脸嗔道:“我是说过不喜欢你们臭男人……可我说过喜欢……喜欢女人了吗?”
  陆鸣争辩道:“又不是我说的……我这不是跟你闲聊吗?干没干过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我不信周玉露会冤枉你……”
  徐晓帆气愤道:“真是没吃到羊肉惹一身骚……我对她干什么了,不过是亲了她一口……也就是闹着玩的……哼,要不是她那副骚哒哒的样子,我还懒得理她呢……”
  陆鸣见徐晓帆义愤填膺的样子,忍不住直想笑,心想,要是两个婆娘今天都在这里的话可就有热闹看了,看来倒是周玉露有点恶人先告状的嫌疑。
  也许是她自己想讨好上司,所以才曲意奉承,只是毕竟在办公室,所以两人只能点到为止,周玉露眼下处境不妙,自然希望把徐晓帆拖进烂泥潭了。

  不过,看来自己这个险冒的值,只要过了这一关,自己和徐晓帆这婆娘就有了共同的秘密,今后就算不是自己人,凉她再也硬不起来。
  徐晓帆被陆鸣抓住了把柄,果然就硬不起来了,见他一脸不坏好意的样子,外强中干地说道:“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聊点让我感兴趣的事情,要么就交出周玉露,我自己去问她,否则,我就把你交给吴淼处理,她整天惦记着你们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