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1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脑子一转,似乎明白了徐晓帆今天“全副武装”来自己店里面转悠的原因了,心想,难道她这是故意做给什么人看的?
  也许真的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她这是有意在保护自己呢,只是不太相信这婆娘对自己这么关心。
  眼看着徐晓帆就要钻进汽车,陆鸣忽然走到门口叫道:“徐队长……”
  徐晓帆转过头来问道:“还有事吗?”
  陆鸣居然朝她招招手,而徐晓帆竟然就听话地过来了,等她走到跟前,只听陆鸣小声道:“我不跟你开玩笑,如果你晚上有空的话就过来聊聊,我好像又想起了点你感兴趣的东西……”
  徐晓帆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忽然脸上一红,低声道:“你要是敢糊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鸣悄声道:“我保证让你兴奋……不过,这一次我可不做雷锋了,多少要收点回报……”说完,还冲徐晓帆露出一丝猥琐邪恶的微笑。
  徐晓帆的脸更红了,不过,并没有生气,反倒斜睨着陆鸣挑衅似地说道:“只要你能让我兴奋,我就给你点甜头也未尝不可……”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交给了陆鸣,丢下一句“小兔崽子,你可别哄我……”

  徐晓帆刚走,女营业员朱然就跑过来惊讶地问道:“哎呀,陆总,孙老板家里真的着火了?我怎么没听他说过?”
  陆鸣没好气地说道:“你跟他什么关系?难道人家老板什么事都要告诉你?”说完,打开办公室的门钻了进去,直到打烊才从里面出来。
  吴淼一路上都没有跟徐晓帆说话,只是赌气疯狂飙车,直到回到办公室终于忍不住了,气呼呼地说道:
  “徐队,我就想不通,明明是个嫌疑犯,可你这么纵容他,刚才那个办公室里肯定有鬼,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查清楚?”
  徐晓帆坐在椅子上闭幕沉思了一会儿,睁开眼睛问道:“你说他嫌疑犯,那就说说什么地方有嫌疑?”
  吴淼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道:“就凭他好多事情没法自圆其说……他明明伪造了绑架现场,你为什么不追究?
  浩子在青塘村的调查证明他曾经多次出现在那里,既然他被绑架了,怎么会在青塘村现身?明摆着他和周玉露一直暗中勾结,我几乎可以肯定周玉露被他藏起来了。”
  徐晓帆一只手揉着太阳穴说道:“好,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他伪造了绑架现场,然后在青塘村和周玉露取得了联系,并且还救走了她。

  那我问你,就算你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那又能怎么样?你觉得他犯了什么罪?抓了他对我们的案子有什么帮助?
  难道把他关进监狱陆建岳父子就会来自首?125特大袭警案就水落石出了?陆建民的那些官场朋友就会倒台?”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周玉露真是他救走的,那我们还要感谢他呢,难道你愿意看到她被人灭口?
  至于他伪造绑架现场,目前也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医院的监控录像足以证明他确实遭到了绑架,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不得而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虽然不知道陆鸣瞒着我们到底干了些什么,但他的行为还不一定够得上犯罪,如果你要证明他在这期间犯了什么罪,那就拿出证据,而不是整天猜来猜去。”

  吴淼听了徐晓帆的话一时无言以对,最后辩解道:“我说的是有嫌疑,并没有说他是罪犯,既然有嫌疑就要查清楚。
  另外,东江市那二十个亿分明是他和蒋竹君母女释放的一个烟幕弹,他手里肯定还有陆建民的其余大部分赃款。
  这也足以证明我们低估了他的本事,眼下他已经不再势单力孤了,陆建民的赃款甚至可以让他建立一个独立王国。”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如果蒋凝香交出来的是两千万,那我同意你的说法,有可能是想瞒天过海,但她交出来的是二十个亿,你的说法就站不住脚……
  说实话,我倒是希望陆建民的其余赃款都掌握在陆鸣的手里,起码他还不会把这些钱挥霍掉,你恐怕还不知道吧,蒋凝香交给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二十个亿几乎已经被瓜分殆尽了。”

  吴淼吃惊道:“竟然又这种事?难道没有王法了吗?”
  徐晓帆没好气地说道:“不是没王法,而是眼下王法掌握在犯罪分子手中,我听说光是陆建民在看守所的医疗费就被他们讹走三百万。
  东江市政府竟然以陆明在当地经商期间偷税漏税为名强行划走了六个亿,再加上其他的种种名目,这二十个亿最后返回到市建行的时候恐怕只剩下一个零头。”
  吴淼愣了一会儿,气愤地说道:“那市建行为什么不去告他们?”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告?去哪儿告?人家又没有把钱装进私人口袋,每笔钱都拿的有“礼有节”,当然,至于最后这些钱会去哪里,只有天知道……”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扔在桌子上说道:“你看看,这个女人你应该见过吧?”
  吴淼看过照片仔细看了一会儿,照片上有一辆车,从车窗可以看见一个女人,尽管不是太清晰,可她还是认了出来。
  “这不是市建行副行长杨晓艺吗?这是在哪里拍的?”吴淼疑惑地问道。

  徐晓帆把照片放回抽屉,说道:“这是我们一个侦查员前些日子在前往陆建岳的行宫一笑亭农庄的路上拍的,很显然,杨晓艺眼下也是陆建岳的座上客,我看,市建行的情况和陆建民当行长的时候也差不多……”
  吴淼坐在那里呆呆地坐了好一阵,才气愤道:“那我们整天累死累活还有什么意义?赃款刚追回来马上就又被瓜分了,这不是白忙活吗?”
  徐晓帆似自言自语地说道:“其实我自己也曾经很困惑,但正因为我们的工作,才让某些人胆战心惊,才不敢肆无忌惮,我们最终的目的就是把这些蛀虫一个个揪出来……”
  吴淼哼了一声说道:“你说的也太牵强附会了,可能连你自己都不相信,一个陆建民倒下去,是个陆建民站起来,什么时候能揪完?”
  徐晓帆笑道:“怎么一下就颓废了?如果抓了一个陆建民就不再出现第二个陆建民,我们岂不是都要失业?
  这就像丨警丨察抓小偷,小偷是抓不完的,但不能因此就不抓了吧,实际上正因为我们不懈地抓小偷,所以对那些有志当小偷的人就是一种威慑,让他们不想偷不敢偷……”
  吴淼并没有因为徐晓帆的话而振作起来,反而沮丧地说道:“我还是喜欢破刑事案子,虽然案情可能很曲折,但干起来爽快。
  不像经济案子,总是牵扯到什么大人物,这个不能碰,那个不能查,并且七大姑八大姨的一提溜就是一串,搞得人整天都憋着一肚子气……”
  徐晓帆嗔道:“你少含沙射影啊,陆鸣可不是什么大人物,我也没说不能查,我只是让你把精力集中我们的主要侦破方向上,至于陆鸣,我心里有数……”
  吴淼不信道:“我看你都快变成陆鸣的辩护律师了,你心里有什么数,能不能说来听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