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60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老刘,你喊什么玩意儿,你等我上去捶死你!”老九本来就郁闷,闲没事把菜库的门割开,累的手臂都不能撸管了,这他妈的又潜水差点把腰给弄炸了,最重要的是做了这一切的事情竟然换回来的是什么都没有,大厨在船上的大喊让他的小宇宙都快要爆发了。
  “怎么回事?”船长听到了大厨的叫喊声,从驾驶台把头伸了出来。
  “船长没事儿,没事儿,大厨给你们开玩笑呢。”我谄笑着,心想大厨你就给我找事儿吧。
  “大厨你没事儿喊什么!这里可是争议海域,一个不注意鱼雷就过来了。”船长一脸责备的盯着大厨。
  “哎呀呀,出大事儿了啊!”大厨还是嗷嗷的大叫着。
  “嫩妈出什么大事儿了!”老九很不得飞上去把大厨干死。
  “哎呀呀,老鬼呢!老鬼去哪儿了!”大厨用手指着我们的救生艇,脸上的表情比见到贞子还要丰富。
  “我草!”“嫩妈!”我和老九同时爆骂了出来,他妈的老鬼还在潜水呢!
  “大副,怎么回事儿?老鬼去哪儿了?”船长也发现了异常,他赶忙询问道。
  “他妈的我要说老鬼在钓鱼,你们信吗?”我已经是热泪盈眶。
  “嫩妈船长,没有时间给你解释了!”老九把上衣脱下来,露出自己傲人的肱二头肌,将柴油机的油门加大了一点,齿轮箱啮合,油门轰到最大,一个摆尾,救生艇掉了一个头,朝我们潜水的地方驶去。
  “九哥,你说刘洋会不会已经憋死了?”我痛苦的盯着老九,他妈的青花瓷没捞到,小伙伴挂了一个,这种事情传出去我以后还怎么混呀!
  “嫩妈老二,憋肯定憋不死,我怕他被鲨鱼吃了呀!”老九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我们竟然能犯这么一个低级的错误。

  老九身边的红军也有些抽泣了,她并不是因为刘洋的失踪,而是自己一个世界排名前10的大学毕业的高级博士竟然没能发现我们船上少了一个人,也就是说她竟然连5以内的加减法都不会算了,这让她心里十分的郁闷,这简直是对她专业,对她学历的一种赤裸裸的侮辱,所以想到这里,红军的心里十分的悲伤,死不死人和她没关系,但是学历遭到侮辱了,这就有点难过了。
  “九哥,刘洋这次要是毁了,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他还没结婚,他还年轻啊!”我把手重重的捶到救生艇上,一条鲜活的生命马上就要消失在我的面前了,这种痛苦怎么可以用言语来形容。
  “嫩妈老二,早死早超生,嫩妈就刘洋这样的二尾子,你说娶个女的吧他心里不好受,娶个男的吧他妈心里不好受,嫩妈要我说死了还好,下面没人歧视他。”老九突然说出了这么有民族自豪感的一段话。
  “九哥我们还是别扯了,赶紧找人要紧啊!”我紧紧盯着手里的指南针,给老九不停的变换着舵令。
  “找不到了,你们找不到了,我们现在应该就是刚才潜水的海域了,你看看这里什么都没有呀!”红军及时的把我们的自信心又打击了一遍。
  老九把齿轮箱脱开,螺旋桨停止了转动,柴油机空旷孤独的“嗒嗒”声与海浪轻轻拍打救生艇的声音让我们产生了无垠的遐想。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到,只有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海水。
  “九哥,完蛋了,什么也看不到。”我小心的挪到老九的身边,把柴油机停掉。

  “刘洋!刘洋!你在哪里呢!”我把手攒成喇叭状,在救生艇的四个方向来回徘徊大喊着。
  柴油机的嗒嗒声消失了之后,整个海面变的更加的孤独,红军的抽泣声越来越大,应该是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自己智商高达250连微积分都能分解的脑子怎么没有计算出我们船上少了一个人,我大喊了十几分钟没有反应之后,也颓废的坐到了救生艇上。
  “嫩妈老二,抽支烟,我下水看看。”老九抬起来头,递给我一支红双喜,他也许需要烟草来镇静一下。
  “九哥,算了吧,都这么长时间了,早被鱼吃干净了。”我鼻子有些发酸,要知道虽然我平时喜欢糟蹋刘洋,但毕竟大家也是一起共同生活的小伙伴,就这么说没就没了,我的心里真的是说不出的难过。
  “嫩妈老二,我下去吧,下去如果实在没有,也算是了解了我的心事了。”老九一边说,一边穿上了他的蛙人装。
  “九哥,你注意安全。”我给了老九一个鼓励的眼神,心里其实在想他吗的不能再出事儿了,如果老九再挂了,我们俩人回去岂不是要被万夫唾骂了。
  老九没有佩戴氧气面罩,他钻入水中之后快速的向下潜了过去,不到40秒的时间就又浮了上来。
  “嫩妈老二,水底下没人,我们回去吧。”老九翻到救生艇上,心情爽朗的说道。
  “九哥,这就检查完了?”我咽了口唾沫,痛苦的问道。
  “嫩妈老二,我下水就是了却心愿,这都好几个钟头了,这氧气也就够半个小时的,这刘洋也是他倒霉,哎,说没就没了。”老九做事通常都是这么的让人捉摸不透。人倒是好人,但是做出来的事儿却很伤心。
  柴油机重新启动起来,这一次大家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钱没搞到手也就算了,没想到我们连轮机长都弄死了,不知道这件事儿该怎么给船长交代呀。
  “大副水头,到底怎么回事,你俩倒是说呀!”船长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兔子,跳并大叫着。
  “老鬼呢!老鬼去哪儿了?”船长还没等我和老九说话,又提出了第二个问题。
  “你俩说话呀,老鬼去哪里了,他妈的没有老鬼我们怎么搞?怎么给公司说,这可是荷兰人的公司,荷兰人啊,死一个人我他妈的要坐牢的!”船长终于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原来他妈的他是害怕坐牢呀!
  “船长,你别生气,老鬼可能失踪了。”我脑子转了一圈,死去的人就死了吧,活着的人还要好好活着,船上死了人船长要坐牢,失踪了就不会了呀。
  “具体说说,怎么回事。”船长听到失踪两个字以后,嘴角稍稍有了笑容,他递给我和老九一人一支烟,把身体仰到椅子上,等待我俩自首。
  我把事情简单的给船长讲述了一遍,当然我不会傻到说我们把老鬼忘记了,我只是告诉船长我们走的时候老鬼是和我们一起的,可是到了船尾大厨大喊我们才发现老鬼不见了,这个时候我们赶忙把救生艇掉头重新回去寻找,可是老鬼已经找不到了。

  “这个问题呢,我们一定要统一一下,不然移民局的上来询问,事情又大了。”船长对于失踪船员这种事看来已经是研究透彻了,他把烟灰敲掉了以后,开始拉拢我和老九。
  “嫩妈船长,老鬼就是掉海里了,剩下的事儿就是你的事儿了,你想说什么随便吧。”老九接连受到了这几次打击,又加上身体的虚弱,整个人变的苍老了许多。
  日期:2017-09-2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