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59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咳咳,刘洋,我给你说,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就是沉船掉落下来的瓷器所在的位置,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想办法下水捞几个盘子,弄几个碗,咱们后半辈子还用愁吗?到时候你想去哪做手术,想做啥性别的,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吗?”我趴在刘洋的耳朵边上,低声的说道。
  “嫩妈你俩交配那?赶紧的!”老九一声大骂以后,把氧气瓶背到身上,试了一下面罩的封闭性,套到了头上。
  “交配?九哥,你太看的起我了,我交配哪能这么长的时间。”我笑眯眯的帮刘洋把氧气瓶背到肩上,只要不让我下水,说我什么都行。
  老九的暴躁脾气一上来,谁也控制不住,他冲我和红军做了一个“OK”的手势之后,身子往后一仰,一头扎进了海里。

  “小心点!”红军把脸整个的贴到海面上,忧心忡忡的盯着老九。
  老九像一条鱼一样迅速的往下冲,大概下潜了5米左右的死后,他在海里就变成了一个轮廓,我开始看不到他的头部,渐渐的整个人完全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你他妈的赶紧下啊!”红军有些担心自己的如意郎君,她高声冲刘洋喊着。
  “我这就下,这就下。”刘洋估计心里想着宁肯被鲨鱼吃了也不能让你这个母老虎沾到便宜,他一边应承着,一边也做了一个密封试验,面罩完全套到头上之后,也仰到了海里。

  两个人就这么为了我们几个发财的事业奉献出了自己的身体。
  “红军姐,你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呀?”我看了一眼身旁的母老虎,不知道她会不会给我透露点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我们是来准备清理这条沉船附近的东西,然后打捞这条沉船。”王红军没有正眼看我,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海面,生怕真的会出现一只鲨鱼。
  “红军姐,我一直搞不明白,你们弄沉船上的东西也就算了,最少它是值钱的,但是你们打捞沉船干什么呢?”我疑问道。
  “亏你是个大副,你知道世界造船史上最厉害的是哪个国家?”王红军饶有兴趣的抬起头,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
  “最厉害的?当然是我们大荷兰了!”我心里在想这姐们是不是已经入了荷兰国籍,这个时候拍一下马屁以后会不会扔给我百八十万的。
  “荷兰是近代史的造船强国,在古代,最著名的还是我们华夏。你知道宋朝的时候我们的海船上就有平衡舵和可升降舵了吗?你知道我们的宋朝的时候就有带有流水孔的水密舱了吗?你知道我们的船帆,可以驶八面风,我们的帆桅可以倾倒,我们具有减摇看、龙骨,我们凿了七星伴月,我们的船舶长宽比达到了2.47,这一切都领先西方5个世纪!5个世纪呀!”王红军好像是专门研究中国古代海船学的,她拼命的给我灌输着海船的知识,让我一个学习航海专业的大副竟然完全递不上话。

  “你不知道,你不明白,打捞它们,是为了圆梦。”王红军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煽情的话,紧接着又趴到了救生艇的舷边上,脸上的表情孤独而又安静。
  我的民族自豪感一瞬间突然爆棚,身为一名航海人,我为自己的祖国拥有如此牛逼的过去感到自豪,但是看一下现在我们的造船技术,唉,我还是阳痿一会吧。
  正在胡思乱想着,老九突然从水里冲了出来。
  我正感慨着古代造船文明与现代已经没落的航海帝国之间的种种藕断丝连的关系的时候,老九像一艘紧急上潜的潜水艇,从海水中以45度角的超高难度钻了出来。

  “九哥,怎么样,水底下清楚吗?”我抢在红军前面把关心传递了出去。
  “嫩妈老二,底下啥玩意儿都没有啊!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老九把胳膊把在救生艇的舷边,氧气面罩脱了下来,脸上的表情气鼓鼓的,看上去非常的郁闷。
  “九哥,不可能啊,这个地方应该就是呀。”我掏出打印好了的声呐探测出来的位置,重新观察了一遍。
  “嫩妈军儿,你给我看看,是这么个地方吗?”老九已经完全不信任我了,他把我手里的照片夺过来,递给了红军。

  王红军接过老九手里的照片,她有些疑惑的盯着我们道:“你们来捞这个东西?”
  我擦,老九是不是没有告诉她我们来的目的,这下可糟了呀,红军这要是发了怒,岂不是我们都要遭殃啊!
  “九哥,你是不是没给她说清楚啊?”我冲老九眨了一下眼,小声的嘀咕道。
  “嫩妈军儿,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们来捞瓷器的?是这个地方吗?”老九没有搭理我,直视着红军姐姐。
  “可是这个位置并不是瓷器呀!”王红军指着照片上的那一大片阴影,不好意思的笑道。
  “我擦,红军姐姐,你不是说这片阴影下面是好东西吗?”我有些郁闷了,不是瓷器,那是什么好东西。

  “是呀,我是说的有好东西,可是我说的好东西是宋代的木锚,很有科研价值的呀!”王红军男人的身体里透漏出来的小女子媚态让我突然有些恶心。
  “木锚?一个他妈已经800年的木锚?”我喉头一热,一股鲜血差点喷出来。
  “嫩妈,那玩意儿我们用不上,老二,把我扶上去。”老九的肾虚越来越严重了,在海水里浸泡了还没有20分钟,整个人的后腰已经像个煮熟了的大虾,躬的不像样子。
  “九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十分不情愿的说道,我们好不容易从船长那里把救生艇弄过来,准备工作做了好几十个小时,甚至都把菜库割了,跑来告诉我们底下是块烂木头,这种结局我肯定不能承受呀!

  “嫩妈老二,一块烂木头,我们也就不要了,把我扶上去,我们回船吧。”老九也有些痛苦,青花瓷的大盘啊!青花瓷的茶壶啊,一转眼间竟然烟消云散了。
  我叹了一口气,和红军把老九拽到了船上,有些依依不舍的启动了柴油机。
  回船的路上,大家都有些沉默,心里都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而我也感觉缺了些什么,但是又想不起来,可能缺的就是那1000万人民币吧。
  “哎呀呀,小龙,怎么样了!”刚到白鲸轮的屁股后面,就听到大厨在上面高喊。
  我有些沮丧的抬头看了一眼大厨,然后又把头低下,我的本意是告诉他这次行动失败了,让他把情绪控制住,不要一会出现什么异常的举动,毕竟我们还要又下一次的计划。
  “哎呀呀出事儿拉!哎呀呀出事儿啦!”我的表情可能太过于逼真,大厨竟然惊恐的喊叫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