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2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上次她给我配的那几味药不错,没想到一个西医,倒给我开中药?我想让她给开出详细的药名,以后我就可以照方拿药,不必总麻烦她了。”
  “那好,我呆会去找她,让她给您开出药方。”江帆说道。
  “一定要详细的药方才行,我记得她当时说里面有两种药材采用的是内蒙古当地产的。”
  “呵呵,好,我转告她。”
  江帆挂了电话。他转身,就看见乌力罕书记和张医生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书记的酒似乎也醒了,一直搓着双手,不知如何是好,就像做错事的孩子。
  江帆没有说话,而是叫过他的秘书,说了两句什么,秘书便走到他们跟前,传达了江帆的指示,他们便分头离开了。
  晚上,原来的秘书巴根也从盟里赶了回来,他见到了彭长宜,彭长宜握着他的手,想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不见了丁一,彭长宜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江帆和巴根低声说了几句话后,巴根便离开了,江帆和彭长宜继续在小镇上寻找,他们找遍了所有的旅馆和蒙古包,也没有找到丁一。
  已经后半夜了,巴根回来了,冲江帆失望地摇摇头。
  彭长宜对江帆说道:“咱们别找了,就是找到天亮,也找不到她,她是成心躲起来了。”

  江帆痛苦地说道:“黑灯瞎火的她能去哪儿呢,万一碰上野兽怎么办?”
  彭长宜的心立刻就提了起来,说道:“现在草原上还有……狼吗?”
  江帆说:“有,但很少见,现在它也是保护动物了,猎人遇到也不许捕杀,这样,你们俩先去宾馆休息,我再找找看看。”江帆说着,就坐上了巴根的吉普车,又冲向了月色中的草原。
  秘书带路,把彭长宜和小许领到了小镇上最好的旅店,安顿好他们的一切事宜后就找江帆他们去了。
  彭长宜有心想和江帆一起去找,实在太累了,再有,江帆要找就找吧,他辛苦辛苦也是应该的。
  彭长宜和小许谁都没有睡好,他们的脑海里,都显现出丁一来时兴奋的表情,显然,他们谁都没有料到竟然发生了这么一幕……
  刚才,就在丁一跑开去车里的时候,彭长宜不客气地说道:“市长啊,您都谈婚论嫁了,不好告诉小丁,怎么也得告诉长宜了,那样我就不带她来了,你看她绝望的,我这不成了罪人了吗?”

  江帆委屈极了,他痛苦地说道:“长宜,我没有,真的没有。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要跟她说话。”
  彭长宜拦住了他,正色地说道:“对不起,她是我带来的,不,是被我骗来的,您跟我说实话,那个……女人,是真的吗?”
  江帆说道:“不是,我下来在跟你解释。”
  彭长宜这才松了一口气,放过了江帆。
  彭长宜之所以说自己骗了丁一,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之前江帆跟他说过有个女医生追求她,而且那次头来北京的时候还接受了女医生的爱意,但是彭长宜不相信江帆就这样翻过丁一这一页,他感觉,江帆还是深爱丁一的,尤其他跟江帆说丁一遭的罪时,江帆痛苦揪心的表情是显而易见的,彭长宜完全懂得。后来,当丁一和贺鹏飞来三源的那天,丁一见到江帆的摄影照片激动的表情,加之半夜他被江帆的电话吵醒,才知道他们彼此谁都没有忘记对方,这才让彭长宜决定为他们做点什么。才有了这次草原之行。

  在做出这个决定后,彭长宜告诉了江帆,江帆当然是高兴,几次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动身,尽管彭长宜没有再说起女医生的事,但是彭长宜想江帆应该明白,明白他带丁一去草原意味着什么,如果江帆真的接受了女医生,决定跟女医生百年好合,他就会跟彭长宜说明这个情况,就不会让他们来了,至少不会让丁一来,也不会在电话里给丁一希望,以至于让丁一充满了美好的希望。所有的一切都表明,江帆在草原等着他们,等着他的丁一,等着他唯一的爱人,所以彭长宜从始至终都没有跟丁一提过那个女人,也没再跟江帆提过。

  但没有想到的是,被他们忽略的人,却在第一时间出现了,江帆和丁一都没有好好说上一句话,事情就发生了……
  彭长宜觉得自己对不起丁一,心里懊悔的不行。
  江帆和巴根开着吉普车,整整转到了天亮,都没有找到丁一。他站在草原上,对着空旷的大草原,大声地呼唤着丁一的名字,但是,大草原似乎还没有从沉睡中醒过来,只有惊醒的鸟儿和惶恐不安的小动物,不会有丁一任何的回应……
  江帆痛苦地矗立在草地上,就跟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那么,丁一到底去哪儿了?
  原来,躲在人群堆里的丁一绝望极了,她当时只有一个信念,就是不让他们找到自己,不想见到那个人,不听他的任何解释,她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离开那个人,离开篝火,离开人群,离开大草原,不让他们找到自己。
  她猫在人群里,首先躲过了江帆,又躲过了彭长宜和小许,等他们转到别的地方的时候,她抽冷子就跑出了人群,跑出了灯光和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地方……
  她不停地奔跑,朦胧的月光下,似乎有一条小路,她就顺着这条小路跑,不停地跑,不管什么方向,也不管通向哪里,反正就是跑,疯狂地跑,每当想停下来歇会的时候,她就在脑子里放映刚才的那一幕,这一幕就会给她力量,就会更加刺激她跑下去……
  等她意识到恐惧的时候,她早已经跑出了很远、很远了,篝火和人群已经不知在何方了……
  漫无边际的大草原,比不得内陆城市,人烟稀少。她站住了,茫茫夜空,除去天上的星星,四周没有一丝亮光,只有灰蒙蒙的草原。白天看上去既壮观又美丽的大草原,此刻,是漫无边际的黑暗,半人高的草丛里,黑乎乎的,她试着往前走,这时,一只拖着长尾巴的什么动物,受到她的惊吓,从她的脚下噌地窜出,跑进了前面的草丛,她“啊”的惊叫出声,后背便冒出一层冷汗。

  她不敢往前走了,无边的夜色笼罩着她,使她分不清东南西北,更看不到小路的尽头,她甚至感到,这条小路似乎不经常有人经过,狭窄不说,就连两边的草丛,都歪向了路中间,如果经常有人或者车辆过,就不会有草探向路中间了。
  此时,站在茫茫的草原,她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渺小,深不可测的草原,让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惧。刚才,自己不顾一切地拼命奔跑,只想不让他们找到自己,她完全忽略了这是在草原,是在茫茫的大草原,她完全低估了这个后果。但是,表面柔弱,骨子里却很倔强的她,此时在想,即便自己变成狼的食物,也绝不回头,因为,死亡,都比活着幸福……
  想到这里,已经风干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很快变成了冰凉。草原的夜晚很凉,她感到了寒冷,紧了紧身上的衣服,但是那件薄薄的针织衫根本就不管用,风,便从衣服的缝隙中钻进来,吹凉了她的身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