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2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被称作乌力罕书记的人,是一个典型的蒙古族汉子,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壮硕的身材,黑亮的皮肤,身穿一件蒙古族白色的袍状的上衣,带着一顶卷沿的帽子,他走到江帆跟前,豪放地说道:“亮开您那嘹亮的歌喉,代表咱们草原,呼唤您远方的客人,让他们快快赶到,投入到这欢乐的海洋中来!”
  江帆的后面,还跟着三四个男男女女的人,他们也在往中间拥着江帆,其中,一个男人说道:“江主任,大家都知道你唱得好听,就让我们欣赏一下吧。”
  立刻,就有人跟那个男主持人说了一句什么,那个男主持人马上冲乐队做了一个手势,立刻,《草原夜色美》的旋律响起了,男主持人就将话筒递给了江帆。
  江帆不得不接过话筒,说道:“盛情难却,俗话说得好,良辰美景正当时,在这美丽的夜晚,我就把这首歌献给朋友们……草原夜色美,琴曲悠扬笛声脆,晚风轻拂绿色的梦啊,汇入毡房闪银辉……”

  “好。”那个叫乌力罕书记的人带头鼓起了掌。
  站在人群外围的三个人,要数丁一是最激动的,听着这熟悉的磁性而深沉的嗓音,深情注视着站在人群中间的那个人,过去时光的一点一滴便在眼前闪烁……在灯火的照耀下,他,还是那么风度翩翩,白色的一尘不染的衬衣,袖口的扣子还是像以往那样标准地系着,藏蓝色的裤子,身材挺拔,只是,高原的太阳,把他晒黑了,但似乎比原来显得更健壮了。
  渐渐地,她的眼睛就湿润了。
  彭长宜凑到她跟前,说道:“等他唱完后,咱们就该出场了。”

  丁一点点头,别过脸,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江帆唱得很投入,嗓音浑厚低沉,将这首歌曲演绎的深情而凝重。
  这时,一位女人手捧着一大束格桑花走到他面前,双手举到他的面前。
  立刻,?人群里就有热烈地鼓起掌。
  乌力罕书记走过来,将二人紧紧地挨在一起,一手搭在他们两人一边的肩上,不知跟那个女人说了一句什么,那个女人就看着江帆。
  江帆没有理会他们说的话,继续唱着。
  江帆快唱完的时候,彭长宜就带着丁一和小许绕出人群,从人群后面走向刚才江帆坐的地方,就等江帆下来后跟江帆见面。

  一只高悬的汽灯下,密密麻麻的昆虫在灯光中飞舞。灯下,这里,摆着一溜的长条桌子,上面银质的容器里,盖着食物,是一个烧烤架上,一只烤好的全羊还架在上面,有人在不停地转着。长桌上,摆着一堆各种各样的酒和用白布盖着的食物。估计就等着他们到来开席呢。
  “草原夜色美,未举金杯人已醉……轻骑踏月不忍归,轻骑踏月不忍归,嘿——”
  江帆唱吧,四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叫好声不断。
  “拿酒来。”乌力罕书记大喊一声,立刻,就有人将一个托盘端了上去,他和江帆一饮而尽。
  走出人群,乌力罕书记说道:“江主任,什么时候请我喝你的喜酒?”
  那个女人赶紧说道:?“乌力罕书记,你喝多了。”
  乌力罕书记说道:“我没醉,我跟他们都没喝完,就到这里等着陪江主任的客人来了,江主任,你年岁也不小了,也该办喜事了……”
  江帆笑着说道:“我办什么喜事?我跟谁办喜事?”
  乌力罕书记说:“跟张医生啊?草原的人都知道,江主任是我们草原的雄鹰,张医生是我们草原美丽的格桑花,又有我们尊敬的袁副书记做媒,你们俩是天生地造的一对……”他说着,双臂一张,一手揽着江帆,一手揽着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连忙说道:“乌力罕书记,你喝多了……”
  他们的对话,人群旁站着的丁一听得清清楚楚,她的笑容慢慢地僵在了脸上……
  彭长宜也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还没顾上跟江帆打招呼,怎么就先出现了这么一个插曲,难道,江帆真的接受了女医生的爱意,沉浸在爱河里了?
  还是小许反应机敏,他刚要挤进人群去招呼江帆,就见那个乌力罕书记挥舞着双手说:“江主任,你还是回草原办喜事吧,别忘了,我们这里,可是您的第二故乡啊……”

  江帆刚要跟乌力罕解释什么,这时,他猛然就看见了人群中站着的丁一、彭长宜和小许。他一阵惊喜,顾不上乌力罕和女医生他们了,裂口大嘴笑着,就快步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科长……”丁一看着往这边走来的江帆,声音颤抖着跟彭长宜说道:“我们走吧……”
  彭长宜以为自己没听清,说道:“你说什么?”
  “咱们走,回家。”丁一又说了一遍。
  彭长宜看着江帆,凑近丁一跟前说道:“他们在开玩笑,草原的人比较奔放……”
  眼看江帆就要走到跟前了,她都看见他老远就冲彭长宜伸出了手,但他的眼睛却看着自己。
  她面无表情,呆呆地看着他……
  彭长宜赶紧向前一步,双手握住了江帆的手。

  江帆说道:“长宜,好兄弟,可把你们盼来了。”说着,还使劲拍了一下彭长宜的肩膀。
  小许也伸出了手跟江帆握。
  最后,江帆转到丁一面前,他深情地看着她,这才冲她伸出了手,说了声:“你好。”
  丁一仍然呆呆地看着他,眼泪,渐渐地涌上眼眶,她绝望地看着江帆,冲他摇摇头,哽咽着说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尽管声音不大,但是江帆却听得清清楚楚。他知道丁一听见和看见了刚才那一幕,就笑笑,说道:“我是江帆,你不会认错。”说着,手再次伸出。
  丁一的眼泪便流出了眼眶,她没有将自己的手伸出,而是冲他不停地摇头,慢慢地向后退了两步,一转身,就跑开了……
  彭长宜一把拉住她,没想到丁一回身猛劲一甩,便甩开了彭长宜,快步跑离了人群……
  江帆拨开人群,就追了出去,彭长宜和小许尾随在后面。

  “小丁,等等,你听我说……”江帆在后面说道,眼看快赶上丁一了,哪知,丁一跑开了,疯狂地向前跑去……
  江帆拨开人群,迈开大步就追,跑了几步后,他追上了丁一,一把就拉住了她,哪知,丁一就像一只暴跳的小马驹,双手舞动,就挣开了江帆的手,又向前跑去。
  江帆再次追上她,死死地拉住了她的胳膊,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此时的丁一,悲痛到了极点,绝望到了极点,她全然不顾周遭的人怎么看他们,哭喊着说道:“放开,放开,你这个大骗子……”
  江帆怎么肯放开她,他知道,只要一松手,她就会跑掉。于是,他就使劲地抱住她,把他箍在自己的怀里,丁一便手脚并用,疯狂地舞动着自己的双手,拳头没轻没重地落在他的身上……

  江帆根本就不去躲避,任由她的拳头打在自己的身上,不但不松手,反而低下头,想去吻她……
  丁一怎么可能让这个大骗子吻到自己,他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抡起巴掌,“啪”的一声,狠狠地打在了江帆的脸上……
  这个巴掌响得太清脆了,在草原的夜晚,是那么清脆,以至于丁一自己都愣住了。
  江帆更是没有丝毫的准备,脸上结结实实地挨了丁一一巴掌,他一愣神,便松开了手。
  不远处的灯光下,站着乌力罕书记和刚才那个女医生,还有几个人往这边看,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又不敢向前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