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2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赶紧跟谢会长握手,谢会长掏出名片,双手递给彭长宜一张,又递给了丁一一张。
  彭长宜恭恭敬敬地接过名片看了一眼,说道:“我是锦安地区三源县的,我叫彭长宜。”

  其中有一个人认出了他,说道:“你是不是彭书记?”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认识我?”
  那个老人说道:“你们今年的桃花节,我和几位老哥们去了,在那里住了一天,你这个人长得什么样我们没有记住,但是彭长宜这个名字我们记住了,当时在宾馆我们闲着没事,还研究你这个名字的含义着呢。”
  彭长宜赶紧向前,跟他握手,说道:“幸会,幸会,真是他乡遇故知啊。”
  谢会长说道:“去年的桃花节我去的,我们几个人差不多都去过。不过不是你们开幕的那天,是在桃花盛花期的时候去的。”

  彭长宜说“以后,欢迎你们常去。可以把我们那里当做你们一个点,我们为你们提供一切便利条件。秋后,我邀请你们去,发作品的有奖,得奖的大奖励。您看怎么样?”
  谢会长说:“你这个县委书记意识很超前,许多旅游业都是靠摄影家的作品带动起来的。某种程度上说,摄影作品,就是当地旅游业的先行官。靠视觉、靠游记推动当地旅游业的发展。”
  彭长宜一听,立刻又握住了谢会长的手,说道:“你说得太对了,我回去后,立刻就着手做这事,给你们发邀请函。”
  谢会长说:“彭书记,你们到这里来是……”
  “我们本来是去呼和浩特的,不巧的是,朋友到这里来蹲点了,我们去北边找他。”
  “你们跟我们去边境那边吧,那边的风景更美。”
  谢会长说:“我们就是从那边过来的,我们一会奔盟里,然后明天就回去了。”
  就这样,丁一在这里给这些摄影家们当了一会模特,小许看了看表,催促说道:“彭书记,咱们该赶路了,还有一百多公里呢。”
  彭长宜点点头,便和这些老艺术家们告别了。
  接下来的路逐渐变得顺畅好走了,继续行驶在辽阔的内蒙古高原上,跟刚才颠簸时候的心情有了很大的区别。公路上,偶尔有车辆经过,也可能是难得一见,每当会车时,双方都会鸣笛祝贺。蓝天下,灰黑色的柏油路象一条飘带在绿草中飞舞。在蓝色和绿色的空间里,汽车变作一颗快速闪动的反着夕阳光亮的亮点在驰骋。
  接近傍晚的草原,一片云蒸霞蔚的景象,晚霞洒满山坡,蒙古包炊烟袅袅,牛羊声,使人浮想联翩……
  其实正是那些踏着草原节奏,在幕天席地缓缓行进的牧民,以传统的轮牧方式才保持了草原的千年生态。牧民没有土地,却最了解草原。牧人的一生总在不断转场中周而复始着:牛羊跟着肥草走,牧人跟着牛羊走,一走就是千年,大草原滋养着牧人的生命,牧人则维持着草原的生机。
  暮色余辉洒满山坡和山顶的敖包,远望有如金山一般神奇。

  敖包对于蒙古牧人来讲,是神圣之所在。有两大用处:一是向神祈求吉祥的载体。牧民可以拜祭。路人经过敖包时,添上一块石头,顺时针转三圈,再逆时针转三圈,就会心想事成;二是早先牧民做为路标使用。在无际的草原上,人们很容易迷路,用大小石块堆积起来的巨大石堆,插上草木枝叉,此谓神树。神树上插有五彩神幡(或有字经幡),风吹时,鲜艳的神幡如手臂般召唤着远方的牧人和牛羊,指引他们回家的路。

  越往北走,人烟越稀少,太阳,几乎接近了地平线,此时的大草原,有着一种神圣般的庄严,一切都很幽静、沉寂。也许就是因为偏远,草原,才有着一股令人敬仰的美丽……
  江帆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小镇,这里是他来的时候工作过的地方,是从前的秘书巴根的家乡,也是江帆经常下乡的地方。盟里的那达慕大会要在这里举行,这两天非常热闹。所以,他才跟彭长宜定在这里。为的是让他们领略到草原真正的风光和民俗。草原,是个好客的民族,当这里的领导知道江主任有北京的客人要来时,特地举行了一个盛大的篝火晚会,?欢迎远方的客人。
  江帆最近一直在这里蹲点,督导这里的风电建设进展情况。他特地为他们准备了蒙古特色的佳肴,特别隆重地准备了一道大餐,烤全羊,精心挑选出蒙古族厨师掌刀,就等他们到来后,来为他们表演。
  太阳刚刚落山,篝火晚会就开始了,人们载歌载舞,非常热闹。
  欢乐的人群,越积越多。
  等他们赶到草原北部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篝火晚会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彭长宜他们循着歌声就到了。
  只见在这个偌大的空场上,中间堆着一堆高高的篝火,正在熊熊燃烧,不时有松油噗噗的爆裂声,人群外,悬挂着一只大汽灯,照得四周如同白昼。
  围着篝火,早就形成了内外两大圈手拉手跳舞的人们,两大圈跳舞的人群,分别向不同方向旋转,随着节凑,不时地拍手,呐喊,非常热烈。
  彭长宜他们把车停在了人群后面,三个人就下了车。他们刚靠近外围的人群,立刻,就有人向他们伸出了手,拉他们加入了跳舞的队伍中。
  三个人也被这热情、奔放、欢乐的气氛所感染,他们边手拉手随着人群跳跃,知一会,就掌握了这种舞的节凑和动作,没有什么节拍,也没有什么节奏,大家怎么跳,他们就怎么跳。他们在外面的左转转,右转转,他们大声欢笑着,陶醉在这陌生的异地他乡,陶醉在这欢乐的人群中了,渐渐地,他们便忘记了旅途的疲劳,忘情地和人们跳在了一起。
  当几位身着蒙古民族服装的青年男女唱罢一曲蒙谷族民歌时,又有一位手拿马头琴的上了年纪的人来到中间,坐在椅子上,立刻,欢快、热烈、奔放的节凑,就从他的弦下蹦出,他演奏的是节凑感非常强烈和鲜明的蒙古族舞曲《万马奔腾》,刚刚停住的人群,立刻又手拉手地随着节凑跳了起来。
  彭长宜累了,他跳出人群外,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喘着气。丁一和小许见彭长宜离开了跳舞的人群,他们也都跑了出来,学着彭长宜的样子,哈着腰,喘着粗气。
  马头琴的音乐在高丨潮丨处戛然而止。这时,一位身穿蒙古族服装的小伙子走到中间,拿起话筒说道:“今天,在着明月高悬的欢乐时刻,自治区的领导和我们旗的乌力罕书记也来和我们同乐,下面,我们就欢迎尊敬的江主任也就是我们的江书记为大家演唱一首《草原夜色美》,欢迎!”

  “哗——”人群中,就想起了热烈的掌声。
  彭长宜本来都掏出了手机,想给江帆打电话,这会听到主持人让江帆唱歌,他就收起了电话,便直起身,向人群的中间眺望。
  立刻,就有人附和着说道:“江主任,来一首。”
  “欧——”彭长宜在后面带头起哄叫好。

  这时,就有人从外围簇拥着江帆进来了,江帆赶紧拱手,说道:“乌力罕书记,我唱不好,你知道,我还要我等客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