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1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小许说:“小丁,我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什么话只要一到咱们彭哥的嘴里,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丁一“呵呵”地笑了,她降下了车窗,说道:“把空调关了吧,草原的空气太好了。”
  辽阔的大草原,一望无际,天空,湛蓝如洗,大朵大朵的白云随风流动,偶尔有几只盘旋的大雁掠过头顶,发出“嘠嘠”的叫声,悠悠地,传得很远。向外远眺,逶迤的砂石板路,伸向天际,河水远处一条小河,曲折流向远方。凉爽的风夹着野草的清香吹进车里,立刻,嘴里、鼻子里,沿着喉咙象泉水般涌到胸腔,浸着五脏六腑。远处大片的牧草如同海浪般次序起伏,时而“抛”出藏在草海里的羊群,时而又将这些精灵“淹没”得无影无踪……

  这就是草原,没有江南那种精致的秀丽,只是以原始的沉寂和莽苍包容了一切。如果说江南水乡象个青春靓丽的花季少女,那么北方的草原就如同一个成熟的女人,静静地伫立在那里,却通身散发着无可抗拒的魅力,这种魅力中,还有一种让你不忍淬读的忧郁……
  彭长宜又是一句:“停车停车,我要下车照相。”
  又是一阵快门的咔嚓声……
  草原,到处是风景,多么伟大的摄影家,也无法用相机复制和诠释草原的美丽,只能?是这美丽景色的记录者。

  “真大啊!”丁一感叹了一声。
  丁一就想,如果阆诸,搬到这里如何?北京,搬到这里如何?上海、伦敦和纽约搬到这里又如何?但无论多么大的城市,与没有尽头的大草原相比,都仿若尘埃。尽管从课本上、电视画面上,她知道长宜的广阔和美丽,但真正见到草原后,她才知道草原到底有多广阔和美丽了,广阔的足以让她心灵震撼!
  草原的路尽管车很少,但却很不好走,有一段路坑坑洼洼的不说,还泥泞不堪。一段本该两个多小时的路程,他们就走了有五个多小时,直把丁一摇晃得散了架,浑身疼。好不容易拐上了一条柏油路,望着刚才那条蜿蜒在大草原中的公路,丁一说道:
  “天哪,可是有平坦的路走了。他们为什么不修修这条路啊?”
  “这个,你得问市长。”彭长宜说道。

  “这里归他管吗?”
  “所有的计划都归他管。”
  丁一笑了一下,说道:“支边干部管这么多?”
  “当然了,他现在做得就是这项工作。”
  丁一不想讨论江帆的问题,就直起身,捶着后背说道:“还有多长时间到?”
  小许说:“快了。”

  彭长宜想,丁一坐在后面,她比不得开车的,肯定被摇晃得有些累了,就说道:“这样,反正咱们也不晚,找个地方,把车停下,歇会吧。”
  “太好了。我同意。”丁一腰疼得的确有些坚持不住了。
  小许说:“在坚持一下吧,市长肯定是把眼都望穿了。”
  不知为什么,如果小许不说后一句话,彭长宜可能不会说下面的话,听了这句话话后,彭长宜回头,冲丁一诡异地笑了一下,说道:“望穿了好,我决定,下车休息。”
  小许笑了,说道:“那好,少数服从多数。”
  丁一下车活动着腰身,她从车里拿出墨镜戴上,又戴上了遮阳帽,手搭凉棚望着四周的远方。
  彭长宜照例举起相机,他感觉自己角度不够,就想站到车顶上去拍照。
  小许说:“你一百六十多斤,站上去恐怕车顶撑不动,如果是德国车会好些,钢板厚,日系车够呛。”

  彭长宜感觉小许说得有道理,就把丁一叫了过来,说道:“到上面去,拍几张照片。”
  丁一说道:“撑得住我吗?”
  小许说:“总比他轻吧。”
  于是,丁一就在他们俩的帮助下,脱掉了鞋子,踩着保险杠,爬到了车顶上,海拔增高后,她才发现,不远处,有着成片的牛羊和蒙古包。对着茫茫的草原,摁动了快门。拍照了几张后,她便停了下来,把相机移开,她感觉站在车顶上,视野更开阔,草原更广阔。

  “为什么蒙古包都是白色的?”丁一突然说道。
  彭长宜说道:“这个问题,你还是问市长去吧。他是学者型的官员,肯定把这些问题都搞明白了。”
  丁一说道:“我也许能琢磨出答案来。”
  “如果琢磨,任何人都能琢磨出来,无非就是云彩是白的,羊群是白的,蒙古包外面的毛毡是羊毛做的,所以是白的。”
  丁一说:“呵呵,是不是对于白色,他们有一种先天的敬仰?”

  “哦,这个还真没琢磨过,看来,你真的要问市长了。我替你记住了这个问题。”彭长宜在下面说道:“把相机给我,你站着继续看风景,继续想问题。”
  丁一弯身递给他相机,直起身后,手搭凉棚,继续向四周眺望。
  远处的草原,丘陵起伏,一条河穿流而过。许多大大小小的湖泊,似块块明镜嵌在绿色的原野上,水域辽阔,湖面上有不知名的鸟儿栖息、飞过。这时,她发现,在湖边,有一辆面包车,面包车上,居然也有人驾着三脚架在拍摄。她笑了,说道:
  “看那里,有个大湖,有人也在车顶上拍照。”
  彭长宜说:“我听市长说过,这里,一年四季都有成群结队的摄影爱好者来,这里的旅游业就是让这些人带动起来的。”
  “哦,那真是不错啊。咱们过去看看吧?”丁一说道。
  彭长宜说道:“好,难得在大草原上看到外人。”

  小许看着表说道:“还去吗?”
  “去,为什么不去,市长等他的,咱们玩咱们的,玩够了再去找他。天还早着呢?”
  小许就看着丁一,丁一调皮地说道:“我同意。”
  他们驱车来到了湖边,看见湖边的草地上,有三三两两的或趴或站着,统一的摄影马甲,后背上印着几个大红字:北京夕阳红老年摄影家协会的字样。
  他们下了车,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就见这些老年人们,每个人手里至少有两个相机,全副武装,有的人对着湖水在取景,大多数人都坐在地上等着什么。
  彭长宜过去后,礼貌地跟他们打招呼,这些人一见彭长宜口音标准,就说道“你们是从北京来?”
  彭长宜说:“我们是北京周边的。你们在等什么?”
  其中一个戴眼镜,高个子的老人说道:“我们在等太阳,太阳再落下一点,湖面和草原才是最美的。”
  彭长宜一听就来了兴趣,也坐在地上和他们攀谈起来。
  其余的人也都纷纷围拢了过来,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看着丁一说道:“小姑娘,给我们当会模特怎么样?”

  丁一一听,一时拿不定主意,她看着彭长宜,彭长宜笑着说道:“你们摄影是协会组织的还是自发凑在一起?”
  这时,一个带着棒球帽的老人过来,说道:“我们都是爱好者,没有任何的商业目的。”
  立刻就有人说:“这是我们谢会长,国内外都发表很多艺术作品,非常有名,是摄影家杂志退休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