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38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中一家姓段,段家这次给征用的地多,按正常的补偿,也会有一笔钱,但段家却认为将他家的好地都征用了,将来他们家也就失去了赖以生存资本和经济来源也给杜绝,补偿的钱虽说不算少,但这些钱能够维持他们家多久?五年十年后,又怎么来解决生活问题?所以,就提出来他们家的要求:一是解决他们家两个工作指标,二是对征地的补偿以如今的十倍赔付,才肯签约领取。
  这样的要求不管是不是合理或过分,县里自然都不会答应的,一旦答应,不仅会牵涉到本县里的其他被征地的人家,要怎么样来重新补偿,还会牵涉到整条路的征地补偿。只要有一家出现了特殊例子,其他的人听到这样的消息后,肯定会将补偿提高,之前签下的合约也将变得无效。
  另一家倒是没有什么理由,也没有提出什么超高要求,就是不肯将地签走,说是自己的地五十年的使用权都在他手里,他不想变更。
  据村里人说,那家人一向来都是这样的思维,自己认了的死理就不肯改的。村干部和镇里的干部也几次到家里说服,都没有什么进展。

  更细节的地方,张为也说不清楚,介绍了后,就请示说,是不是将镇里主要领导和相关的工作人员都通知到镇里集中。杨秀峰没有表示,而是说先去看看情况,没有镇里的领导在,或许会得到更真实一些的东西。
  几个人下车后,沿着田埂上走。从乡级路到征地点有三四里路要走,其实也就转过一个山梁。在折坳镇的平坦土地并非很整齐,只是在山梁底相对平缓,便于耕种。走路却要爬上山梁再下去才到达目的地,这一伙人也习惯走路,不算高的山梁倒是不会很吃力。
  翻过山梁,往下看也就见到从山脚下曲折向镇里那边而去的平缓耕地渐渐地扩宽了。也能够看到这些地上有人在忙碌着,张为介绍,说那些地大多都开发成大棚蔬菜用地,一至两年后,这里将是全省最大的蔬菜基地,产值暂时还不能够完全估计,但收益确实干部和村里人都看好的。
  杨秀峰就说,“目前的规划和所做的工作都很到位,大家的积极性也都高,但要实现这一目标,最重要的保障是什么?”
  “要将路修通。”张为说,对县里和镇里的发展未来,张为脑子里是很清晰的。杨秀峰见他说得快,也就笑着说,“心里很清楚嘛,工作上也要有这样的大局观,这个很重要。”
  “是,市长,我检讨……”张为说,也不会将责任推卸走,修路这边的工作,确实和他不是直接关系,但他却有领导责任。
  在半坡,就看见下面有一堆人围着,其他路段却是有施工对在开始挖掘,大型的挖掘机在山坡上看似节奏很慢地慢慢动着,但工效却不会差,比起人力来,算是非常高效率的。张为就说围着人堆之所,就是姓段哪那家人的地,此时也看不出什么来,但那些人似乎在对抗着、争吵着。
  张为也担心市长很就都没有到县里来走走,今天过来却看到这样的冲突,今后他地要做多少工作才能弥补这次让领导形成的坏印象?对镇里那两个自己提拔启用的人,就有些怨怪,工作能力是有,但格局和视野还是太窄,总将工作划分成两派来对待。
  段姓人家闹成这样,是不是与他们工作不力有没有关系?等过了今天,得紧一紧两人身上的皮了。张为心里忐忑着,跟在杨秀峰身后,也不好再多介绍大棚蔬菜开发工作的喜人进展。
  下到山脚,那围着的人堆也就渐渐看清楚了。走到离人堆不远,那些人也都没有注意有人接近。很明显的两对峙着的人,一伙是以段姓人家的人为主,手里拿着农具,不知道这些农具是不是他们准备用来做武器的。另一伙则在拦阻那些手拿农具的人,争吵着,等杨秀峰等人走近后还没有分散争执。

  张为在镇里有足够的威信,但杨秀峰却让他躲在周叶身后,要听一听这里的争执时为什么。听一会也就明白,段姓人家要在土地上进行耕种,今天特地请来了一些村里的人,准备突击地将他家的地种好。另一伙人则是施工方的人,他们认为用不了十天或半个月,这里的地就会堆上从半坡挖掘下来的土。此时让播种下去,今后就是更大多麻烦,说不好又会给农家一笔不小的赔偿。这种小心思,在哪里都会遇上的,施工队的人自然要拦阻。

  双方也就为这样的事情对峙起来。
  杨秀峰倒是不急于表态,也不让张为就站出来,见有外人进来,段姓人家也就找到诉苦的对象,拉着杨秀峰和何磊两人,要他们帮着评理。虽说不认识杨秀峰等人,但不难看出这几个人都是领导的身份。
  “我一个农民,除了土地还剩下什么?没有了土地,今后我们一家靠什么来生活?不管怎么说,总不能够将我们一家往死里逼,谁要这样做,我坚决不答应。”段姓人家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人站在杨秀峰面前,很夸张地挥着手,表达他的决心。
  杨秀峰笑着,没有应和也没有否定,他见杨秀峰年轻又转而对何磊说,“我看你们就像是领导,不管是县里的还是市里来的、省里来的,道理你们比我知道得多。如今是党的天下,三农问题早就进入了党和国家关心的主要问题,我家的土地没有了,我们就无法生存,算不算三农问题?不管什么领导来,总之一句话,那就是答应我的条件,保障我们一家今后的生活我就同意签合约。包括答应,我们家会誓死守住我们的土地。”

  何磊应对这些也是有经验的,在市府办秘书长的位置上,自然遇上过不少这种情况的。当下脸上挂着笑,先看了看杨秀峰,不知道领导对这一情况会有什么样的态度。这一家人不肯签约,征地工作也就无法结束,随之而至的就是施工方无法进展下去,会影响到整条路的工期。这样的情况虽说早就有考虑的,只是在溪回县里,这样具体的情况下,确实不怎么好武断处理。何磊不知道这一问题是不是有更深的意思在里面,看今天领导的意思却是要将问题解决了的。

  当下说,“省里规划修这一条高等级公路有什么重大的意义,镇里是怎么样宣传的?”“镇里的说法是不错,他们说修这条路是为了我们整个市的发展,对我们镇里的发展非常地主要。”何磊没有等他将话说完,插进话来问,“那是不是这样,镇里有没有说假话?”
  “镇里没有说假话,折坳镇的大棚蔬菜没有这条路也就没办法扩大规模进行生产,这是事实,是对镇里其他的人都有好处。可我没有了土地,连生活的基本保障都失去了,修这条路对我们家来说就是天大的灾难,是坏得不能再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