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6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那么麻烦,术士爷爷我自己来说。”让姬牢意想不到的是。席应真竟然没有隐瞒下去的意思,他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绢帛上面写的是术士爷爷的来历,只是当年我写给你师尊燕哀候的。当年我和燕哀候立下过盟约,相互写下来最隐秘的事情作为制约。不管是谁,只要拿了这件绢帛来找术士爷爷。我都会竭尽全力去帮他。姬牢,我只问你,明明有这件东西。为什么一早不拿出来。到现在还在一心求死?不要用传音之法,直接说——术士爷爷尚且都看开了,你也不用替我遮羞……”

  姬牢犹豫了半天之后。叹了口气,低声的说道:“如果有人知道了绢帛上面所写,用来要挟大术士……”
  “生我之人由不得我,养我之人也不由我,我有什么过错?这些事情术士爷爷早就看开了……”席应真说完之后,突然变了一个语调,随后继续说道:“今天术士爷爷索性便在这里说开了,广仁、归不归你们这些人都听好了。术士爷爷是周初修士席伯牙的子嗣,席应真是翁媳所生。生我之人犯了人伦纲常,报官之后被乱石打死。
  我母死后所生的席应真,后来被私娼拣回,被娼妇当作娈童养到了五岁,机缘巧合之下,席应真被游方的师尊看到。将我买回去当作养老的弟子,后来又受了燕哀候的恩惠,这才有了现在的术法。好了,你们要耻笑尽管耻笑好了……”
  席应真所说的席伯牙是周初有名的修士,因为儿子早死,便和儿媳有了苟且乱伦之事。后来被前来摆放的同门撞破了丑事,席伯牙在惊吓羞愧之下中风。后来他和已经身怀六甲的儿媳被官府抓去游街,被百姓用乱石砸死。这一段后来被编成粉段子,只不过谁也不知道后来这位陆上术法第一人的席应真会是他的后人。

  席应真说完之后,在场的众人都低着头不敢接话。就连平时油嘴滑舌惯了的归不归都看着自己的脚面,好像刚才压根没有听到席应真说的是什么一样。
  半晌之后。唯一一个胆大的张口说道:“这有什么?不就是老公公娶了儿媳妇,又生了个儿子吗?老子之前在匈奴人那里听说过不止一次两次了?人家老头死了,改嫁给老公公怎么了?老子不明白这有什么好丢人的。你们谁跟老子讲讲,这个娈童是什么?祭祀用的孩子吗?”
  “傻小子别乱说话,刚才你席应真爷爷在玩笑呢。你别当真,出去千万别乱说……”归不归一把捂住了自己便宜儿子的嘴巴,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席应真打断:“谁会开这种玩笑,不过如果当年你刚刚认识术士爷爷那会。说不得要杀了你们灭口,不过这都多少年了,我早已经放下了。有人想说只管去说就好,大不了术士爷爷烦了一人一巴掌拍死了算……”
  虽然席应真自己说不在乎,在场的这些人又有那个敢说。当下还是广仁先一步改了话题:“元昌,既然姬牢一心求死,你便成全了他。稍后你的生死都在大术士一念之间,还在犹豫什么?成全姬牢……”

  “广仁,你住嘴。术士爷爷我改主意了……”席应真直接打断了广仁的话,随后看着低头默不作声的姬牢说道:“本来你带着制约过来,可以要术士爷爷我来替你做件事情的。不过当初和燕哀候制定盟约的时候。已经定下只要将制约当中所写当中说出来,便已经破誓。不过看在你宁死都不肯将绢帛拿出来现世的份上,我也可以答应你半个要求……”
  说到这里。席应真顿了一下,看了看远处的元昌和尚之后,继续说道:“要我不杀元昌,又对不起死去的百里熙。这样,你我各退一步。我让元昌在苟活百年,百年之后我再取他的性命。到时候就算燕哀候死而复生,要代元昌去死,我也不会答应。姬牢,一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你将元昌带走吧……”
  元昌自己都不敢相信会逃过一劫,不过听到席应真最后的一句话,他的脸色又变成死灰一般的颜色。跟着这位楼主离开会有自己的好下场吗?当下,他还是站在原地,根本不敢向楼主那边去看。
  “多谢大术士让元昌再苟活百年,我本来只是想夺了元昌长生不老的身体,让他过了原本的寿数。既然大术士说了,也省了我的麻烦……”说到夺元昌长生不老身体的时候,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姬牢的脸上。

  不过楼主还是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他冲着元昌点了点头,说道:“想必你也不会和我一起离开,那我们还是分道扬镳的好。望你好自为之……”
  楼主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正苦笑的看着席应真,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人家我就不明白了,凭什么元昌就是苟活百年,我老人家找不到人就是一百天?”
  他说话的时候,他身边的百无求也接着话说道:“老家伙,老子刚刚想起来件事。百里熙看见咱们也不是马上就死的,怎么临死也不说是谁害死他的?”
  “傻小子你不说的话,老人家我就把这事忘了。差点让这和尚滑过去……”说完之后,归不归转头冲着正在犹豫是不是离开的元昌说道:“和尚——广孝,没说你……元昌和尚,从百里熙那里得的宝贝,是不是也该吐出来了?大术士饶你百年的寿命。你不会想带着那些法器再过一百年吧?把法器给大术士留下,其他的事情一会再说。”
  听到席应真说饶了自己一百年的时候,元昌如释重负一般。不过现在听到归不归要他吐出法器,和尚的脸上又露出来不甘心的表情。杀百里熙将自己身至险地,都是为了这几件法器。不过不把这些法器交出去,自己似乎是无法从这里走出去了。
  当下,元昌面无表情的伸手在地上虚抓了一把,随后就见地面上凭空出现了一个细长的木匣。看到了木匣之后,元昌对着身边的几个人说道:“都在这里了。三套龙鳞法器,还有这一匣子浊脑……”
  没等这和尚说完,吴勉突然冷哼了一声。盯着他说道:“地上几件法器?元昌,我让你再说一边。”
  元昌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脚下的地面发出来一声轻响。归不归看了一眼吴勉,见到这个白发男人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之后,老家伙这才笑眯眯的对着元昌说道:“都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是耍这种小聪明。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这样的小聪明你比得过在场这几位大方师吗?你说为了这一件半件的法器,再减个九十五、六年的,总共就一百年,那个时候你怎么办?”

  说这话的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看着不远处的席应真。不过老术士并不在意他的话,看到元昌将法器都拿出来之后,对着这个和尚说道:“走吧,一百年之内躲着点术士爷爷,小心术士爷爷看见你想起来百里熙。等不了一百年……”
  “多谢……”这个时候的元昌已经顾不得说场面话了,当下对着席应真的方向草草行礼之后,便转身离开。广仁看着这个和尚彻底离开之后。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将目光对准了还留在原地的楼主姬牢,说道:“元昌已经离开了,楼主你还在在这里待多久?”
  日期:2017-06-18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