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帝国的子民》
第364节

作者: laohu599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家人上前:“杨掌柜的,对不起了。这命算出来的不太好,你也就别当真,赏钱就免了。”

  杨岳发为人一惯豪爽,出手也很大方。据说达官显贵到此算命的,都是大黄鱼不拿大洋。
  Ji院的窑子娘们,也没少于5块大洋的。所以没敢多拿,也是防着“五百年”看钱说话。
  奉承话有的是,听着不花钱。送货上门遇到小家子气的,赚到便宜陪着笑脸都是拜年话。
  算得很堵心,喘气都觉得费劲。但这才是他想听到的真话,没个几十年谁知道准不准?!
  又掏出10块大洋,放在了桌上。躬身谢过了那个家人,蒙蒙瞪瞪的离开了“五百年”家。
  杨岳发示意杨冠琦站在身边,五百年的家人让了一下,也没再勉强。杨冠琦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其貌不扬的五百年,并没什么仙风道骨。要是不瞎,他走在大街上,最多不过是个靠着吃上辈老底,养尊处优的老少爷。而且最初看见他,杨冠琦根本看不出来这个睁眼瞎的眼睛有毛病,他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过五百年的眼睛,好在五百年没戴墨镜,他才得以确定:确实瞎!
  杨岳发回家的第二天,就自己在家好顿折腾,才把太上老君连同佛龛,一同请出来堂屋。
  杨冠琦按照老爸的吩咐,买上了一车砖瓦和100捆祭祀用香,还雇了两个瓦匠。杨岳发在离家2里多地以外,找了个高岗,让瓦匠垒起一座1M多高的小庙,把佛龛连同太上老君和家里上供的坛坛罐罐,都在小庙里摆放好,点着了香火摆好供品,又下跪磕头,好生的嘟囔了一番。
  最后把带来的100捆香,仔细的在了佛龛两侧摞好,给过路的人膜拜烧香,提供个方便。

  杨岳发担忧太上老君不高兴,有人能顺手上香,老君的烟火不断,或许就不会怪罪降灾。
  忙碌了整整一天,杨岳发当晚就高烧不止,一场大病十几天才算过去,但再也不出门了。
  杨岳发和乡村郎中长清县大李庄(今:德州齐河县大李庄)的朱红灯,是结拜兄弟,也是长清县“义和团”的发起人之一。不愁吃喝参与义和团,是义兄朱红灯几次登门,请他帮忙助威,能在长清县立足并能成为拳首。杨岳发也幻想能因此光宗耀祖,博得荣华富贵或者官职功名。
  毕竟是“兴清灭洋”和“拿洋教、保江山”,大丈夫能为江山社稷出力,机会也是难得。
  杨岳发幼年就拜师习武,在同门中辈分较高,天资也不错,少林罗汉拳更打得虎虎生风。

  聚众要么依靠家族号召力,好么自身具备号召力。穷途潦倒的朱红灯都不具备,杨岳发两样都不很占优势,但两样优势又都有。家族在当地几代富庶,算是小有名气,比较受人尊敬。
  杨岳发分家后有点经济基础,在乡里朋友中出手至少不吝啬,在当地混的人缘也算不错。
  借助同门的辈分和着实不错的武功,以家中的财力和自身的实力,都能为朱红灯添色不少。
  日期:2017-05-27 00:08:08
  杨岳发的弟弟,几年前就去了青岛商家做学徒,每年过年都能拿回来一些洋玩意,即是炫耀的显摆,又是新鲜玩意馈赠亲友,迎来送往能省下一些钱。但这便招来乡里的妒忌,更有亲戚间分配不均,造成远近亲疏的矛盾,甚至引发过争执,事与愿违的反倒因此彼此结下怨气。

  长清县归德镇的拳民,到大李庄惩治教民和二鬼子,这是武装大串联的萌芽状态。本乡本土太熟,七大姑八大姨骨血相连也下不了手。杨岳发的一个未出五服的本家,就暗暗的把拳民引向了他家。哥俩和父母分家后,还在一个大宅院里分火分灶没单立门户,弟媳和两个孩子,媳妇和两个孩子,加上父母,全家八口死在了拳民的棍棒之下,家也被砸的稀烂,几乎找不到一样完整家什。杨冠琦幸亏在隔壁杨岳发的伯父家,玩困了就独自睡在了下屋,才躲过了一劫。

  杨岳发此时正和朱红灯,应李长水之请,率高唐、茌平、长清等地义和拳众二三百人,开赴平原县杠子李庄。教训教民地主李金榜:荒年存粮不借,反而借故欺压拳民的首领李长水。
  杨岳发亲笔书写“天下义和拳兴清灭洋”,做成一杆大旗,引导众人浩浩荡荡杀将过去。
  光绪二十五年底(西历1989年),朱红灯被官府缉拿到案处死。杨岳发东躲西藏2年,实在无路可走,潜回伯父家,背走了儿子。伯父追到大门口,还不敢放开喉咙:“别再作孽了…。”
  “五百年”实乃神算,自己手上确实有7条人命,如果算上群殴,杨岳发也不知道有多少。
  既然被一语道破,后面的就不能不信了。但杨岳发真的有些绝望,不知道那场大的血光之灾来自何方,又会什么时候降临,如果没有小媳妇和儿子牵挂着,他真想找个地方出家当和尚。
  转年一开化,杨岳发卖掉了房子,搬到离满沟站西十里地的赵家窑子,好在不是故土难离。
  赵家窑子没有官道,买下屯边挨着的两块宅基,有一亩(1,000M2)多地,全家搬进了四间还很不错的草房里。爷俩便开始大兴土木,垒砌2M多的院墙,防止进贼。盖起正房七间,东西厢房各四间。杨岳发和杨冠琦商量后,又置下不到三垧的水浇好地。杨岳发没心思再去种地,杨冠琦也没种过地。置地就是为了租出去,每年都能收到地租子,丰衣足食又不至坐吃山空。
  生意不能做了,还有灾难要躲,再走南闯北是找死,老老实实的躲在家里,总能躲开是非。

  杨岳发给杨岳发重新置办了一挂胶轮带轴套的大车,三匹大马拉着。这在满沟方圆百里,也是第一挂现代大车,装得多还跑得快,就守在满沟车站去拉脚,收入多少也算是有个营生。
  杨冠琦谨从父命:就在车站周围干活,雇主超过50里,给多少钱都不去,没活宁愿闲着。
  四间草房被隔在了后院当成圈舍,两头猪两只羊一头牛,鸡鸭鹅加在一块也有20多只。
  杨岳发就是要图个五畜兴旺,两个女人也有个事干。猪哼哈牛羊咩哞,公鸡报晓鸭鹅呱嘎,嘈杂的院子,才能显家里得生机勃勃。每天他还是闷闷不乐长吁短叹,家里就跟着大眼瞪小眼。
  从满沟带过来的两只鄂伦春猎犬崽子,不指望它长大能家护院,狂吠几声吓人也就行了。
  和兵刃挨边的,杨岳发都扔了,连和杨冠琦都随身带的匕首,都一把没让留。但又觉得心里发空,专门到了铁匠铺,打了4把斧子和两把砍刀,劈柈子剁骨头的家什,总不能算是刀枪。
  杨冠琦的媳妇第二年开春便显怀,庚午马年的秋天,还真就给杨家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
  孙子满月那天,杨岳发在院子里杀猪宰羊,摆下十桌酒宴,把屯自里的男女老幼都请到家。
  不单单就是为了庆贺,杨岳发也是想和邻里乡亲都搞好关系。有生之年多陪笑脸取悦乡邻,不再与任何人红脸结仇。孙子下面还要有一代要单传,惹乎到谁都可能突发变故,就断子绝孙。
  孙子降临人世,家里除了鸡飞狗跳,又有了婴儿啼哭带来的笑声不断,杨岳发憋闷了近二年的压抑,彻底的缓解了。尽管还有那场灾难没到,在家躲着不出门,遭雷劈那就是没办法了。

  杨岳发给孙子起名“杨弘福”,希望杨家从此能洪福齐天,安安生生的躲灾避祸繁衍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