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居然全被我撞了一遍》
第36节

作者: 张无忍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怒脸尸体已经被装进了一口柳木棺材里,棺材上横七竖八的弹满了墨线,上面还贴着三张三清镇尸符。这是完整的道家符纸,还是老鸦观的追风小道士特意提供给我们的。
  作为报酬,帝铭上校自作主张赠送给了我们两具十字弩,还有配套的弩箭。这玩意儿我们在灵寿县暂时借用过,当时馋的不要不要的,没想到帝铭上校却舍得送给我们。不过转念一想,恐怕帝铭上校也知道这趟活不好干,才给我们两件东西防身用。
  那个戴着面罩的女子还给我们算了一卦,说,这趟活看起来凶险,但如果你们能临水而行,自然会化险为夷。最主要的是,还有可能从中得到好处。
  我知道自己被帝铭上校给坑了,到现在哪里还惦记着好处?只求平平安安的把尸体送过去就行。张无忍倒是淡定无比,检查了一下没问题之后,趁着中午阳光猛烈,直接上了京港澳高速。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在张家界市的五道水镇,距离石家庄足足有一千四百多公里。如果都是高速还好说,最多也就是一天一夜就能赶到,可我仔细看过了地图,五道水镇所在的位置挺偏僻,这一趟没两天时间根本就赶不到。
  一路上我和张无忍分析了一下关于九尸迎宾和特案处那位神秘的处长,不过因为知道的事情很少,所以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日期:2018-05-17 05:36:00
  不过有一点我俩基本上都达成共识了,那就是送完尸体后,坚决不能跟帝铭上校他们再产生联系。
  我们可不想稀里糊涂的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只是当时我们都没想到,有些时候你不去找麻烦,麻烦总会来找你的。

  我们走到河南一带的时候,天气就变得阴沉了下来,京港澳高速上双向八车道的快速路也变得空荡荡的,几乎没有几辆车。那时候是张无忍在开车,我有点扛不住了,就把座椅放下来了一点,准备眯一会儿,等到了下一个服务区再换张无忍下来。
  结果正躺的迷迷糊糊,却听到身后的棺材里传来了咣当一声。声音很小,就像是有人在棺材里挪动身子一样。
  要说我现在可是跟刚出道的时候不一样了,眼中所见,耳中所听,全都能精准的反映到大脑里。所以我立刻清醒了过来,拉起座椅就说,老张!不对劲!
  张无忍说的确是不对劲,他奶奶的,里面这位大哥怕是要闹腾。这才到河南啊?
  本以为这怒脸尸体无论如何也得等到天黑后才会闹腾,不过现在阴云密布,让这家伙提前开始了蹦跶。张无忍开着车,说,你检查一下墨线和三清镇尸符,要是没变化,就由着他闹腾,反正咱们不打开棺材就是。
  我答应了一声,隔着副驾驶的座椅就趴在了后面,结果这一看不要紧,当场就把我吓坏了。
  日期:2018-05-17 05:56:00

  因为棺材上弹出来的墨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融化了,变成了一滩漆黑的墨汁,顺着棺材板流在了商务车上面。三清镇尸符的两个子符已经完全变成了漆黑,那一张主符倒还保持着本来的颜色,可我分明看到上面黑气缭绕,恐怕也支撑不了多少时间了。
  我吓得声音都变了,说,老张!不行了,你快来看看!
  张无忍见我吓成这样,赶紧把车停在了应急停车带上。他解开安全带,抓着密宗铁棍就打开了商务车的后门。
  他只看了一眼就说,卧槽!帝铭上校这是坑咱们呢?
  周围凉飕飕的,还夹带着风出来的雨滴。我说,老张,这样可不行,趁着现在天还没黑,赶紧想个办法!
  张无忍咬牙切齿的从工具箱里抽出了一根钢钎,对准了棺材缝就要撬开。我急忙拦住他,说,你疯了?现在撬开,他蹦出来咋办?
  之前张无忍和追风小道士联手都没能把这家伙给制服,反倒是追风小道士被怒脸尸体给挠了一下,差点就一命呜呼。现在我们俩虽然全副武装,可也绝对不是这家伙的对手。
  可是张无忍却说,你在筒子楼里见过这家伙撞击楼房吗?这玩意儿根本就像是一个人型坦克,等镇尸符和墨线全都烂掉,掀开棺材盖是分分钟的事。你赶紧去拿棺材钉,我要毁了这家伙的尸门命脉!
  俗话说人有命门,尸体也有命门。
  日期:2018-05-17 06:16:00
  只要找对地方,用棺材钉钉进去,就能隔断这家伙身体里的阴气流转。我知道处理这种事情老张比我在行,赶紧的拖出包裹,拿出了六根一尺多长的棺材钉。
  棺材钉也是追风小道士送给我们的,这玩意儿是用桃木制成,还在三清道祖面前接受过供养,当真是厉害无比。我拿着棺材钉过来的时候,张无忍已经撬开了棺材,正呆若木鸡的站在面前。
  我过去一看,才发现怒脸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棺材里面改变了动作,他的双手平托,掌心向上,像是要推开棺材盖一样。
  我总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这怒脸尸体用身上的尸气融化了墨线,侵蚀了三清镇尸符,然后开始挪动身子准备掀开棺材盖。可是现在天还没黑,三清镇尸符还有一张主符没能侵蚀掉,所以只是做出了这样的动作,还没动手。
  我瞬间一阵后怕,心说还好张无忍当机立断打开了棺材盖,要不然等我们在路上开车的时候,这家伙掀开棺材盖冲出来,那才真的是要命。
  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害怕,拎着棺材钉就冲了上去。张无忍递给我一柄锤子,说,心口一支,眉心一支,四肢各一支。穿透尸体,钉死在棺材板上。

  我比划了一下,对准了怒脸尸体的心口就用锤子砸下去,结果这玩意儿的身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我连续砸了好几下,棺材钉就是扎不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