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56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哪国的军舰!”老九朝水手大叫道。
  “九哥,这里可是争议海域,这里的军舰要么是华夏的,要么是菲律宾猴子的,我们可得小心点啊,要是华夏的还好,菲律宾猴子可是不讲理呀。”我在一旁小心提醒道,我们可是在马来西亚还有印尼都吃过这帮鬼子们的亏,按照地理位置来说,菲律宾的猴子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草!挂的是美国旗!”我把头伸出舷窗外之后,也看到了那艘银色的军舰。
  “嫩妈美国?”老九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当然在这个海域碰到美国的军舰也不足为奇了,全世界哪里有争议,哪里就会有美国的身影。
  “九哥,没事儿,我们挂的荷兰旗,大家都是北约的,都是资本主义强国,一个单位的。”我回头看了一下我们船尾的荷兰国旗,心里顿时舒服了一些。
  航海生涯这几年,挂的最多的就是巴拿马旗,还挂过一次基里巴斯旗,这次好不容易挂一个牛逼的荷兰旗,我的内心还是比较自豪的,怎么着15世纪的时候,我们大荷兰也是资本主义航海大强国呀!
  美国大兵的船只是围着我们绕了几圈,也许他们也看到了我们和他们之间是同僚,没有恶意的来找我们的麻烦,或者说他们在这个海域根本就没有执法的权利,拉了几下汽笛之后也就离开了。
  美国军舰离开之后,紧张的测绘工作还没有结束,除了那些大片的阴影,还有一些小片的阴影,红军姐姐告诉我们这些小片的阴影也有可能是一些瓷器的碎片,一会要用船上的大马力抽泥管把它抽上来,然后清洗干净之后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至于那些大阴影的,抽泥管根本不能吸进来,只能是等把附近的泥沙清理干净之后,潜水员下去直接把它们捞上来。

  我没有想到测绘显示这条沉船附近的竟然散落了这么多的阴影,甚至在两海里外的地方都被这帮科考人员设置为重点采集区域,红军告诉我说这是因为沉船在下沉过程中一直不停的朝前方飘动,而船舱中所载的货物也就这么一点点的散落了出来,导致沉船的四周全部都是当年的货物。
  “九哥,全部都是啊!我们脚底下可是宋代的东西啊,随便拿个瓷器不得好几千万上下呀!”我激动的拽住老九的胳膊,这玩意儿太刺激了,这话如果让大厨知道了,他还不得立马就钻海里去捞呀!
  “嫩妈老二,这沉船里的瓷器和咱们没有什么关系,咱们就负责开船。”老九正气凛然的盯着我,表情好像抗日战争胜利后我方战士的雕像。
  “我去,九哥,你怎么变的这么变态了”我心里小声的嘀咕着,不知道老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老九说完这些丧尽天良的话之后,大手一挥,从科考人员的办公室里退了出来,我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只能跟在他的身后,去到了他的房间。
  “九哥,你什么意思呀,你是不是因为红军要和你好了,王教授是你老丈人了,你就变了,这可是宋代的瓷器呀!宋代啊!听着就值钱啊!”我递给老九一支烟,心想老九是不是要成为亿万富翁的女婿了,整个人已经对钱财看的不是那么重了。
  “嫩妈老二,你看看。”老九悄悄的把门关上,从他的怀里掏出了他心爱的黑莓手机。
  “这是什么?”我把头伸过去,不知道老九要给我看什么东西。

  “嫩妈老二,我已经把这些地方都拍下来了,你看看,这里阴影最重,他妈的经纬度都给我们写好了,这里水深只有不到10米,到时候叫着老刘,嫩妈我们三个下去捞它一把!”老九的黑莓手机上显示的是他刚刚偷拍的一个照片,上面就是科考员们的声呐探测器上显示的照片,老九拍的则是水深最浅,阴影最重的一个地方。
  “我去,九哥,可以啊,你什么时候拍的。”我把老九的手机抢过来,心里也开始盘算,昨天打出来的气象图,最近的一个周几乎都不会有什么恶劣的海况,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来进行打捞作业,而且这里的水深特别浅,我们几个都有打捞经验,不管是热带还是寒带,大家都是能拿出手的潜水员,所以这点不用担心,但是怎么才能想个理由把救生艇骗下水呢,演习?不行,演习的话人太多,看来只能是晚上偷偷干了。

  “嫩妈老二,你笑的什么玩意儿?”老九用力拍打了一下我的肩膀。
  “九哥,宋朝啊,宋朝的瓷器啊!”我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了,只能不停的重复着脚底下沉船的朝代,来抒发我内心的情感。
  老九抽着烟不在说话,我能看出他心里也是十分的兴奋,毕竟我们这次实打实的可能要发一笔小财了,这是在所罗门还有北极地区潜水捞东西所不能比拟的,在那里你根本不知道海水里有什么,而我们这次最差也能捞到几个青花瓷的盘子,如果碰到上帝发慈悲,有可能还能搞到传说中的大金元宝,这事儿想一下就比和红军弄事都要舒服。
  “嫩妈老二,去老刘房间,让他想办法去王教授那里套点东西。”老九把烟头狠狠的碾碎在烟灰缸里,快步的跨了出去。
  “找老刘套什么东西?他可是猪一般的队友啊!”我小声的嘀咕道。
  白鲸轮的勘探工作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所有的科学家们开始聚集在一起绘制图册,然后又制定了气动抽泥打捞方案,主要是将沉船外侧的小型瓷器以及瓷器的碎片抽吸干净。
  因为害怕出什么茬子,他们将抽泥机排出口,也就是瓷器出来的地方,拉起了警戒线,除了船长和科考人员,任何人不允许靠近。
  这让老九和我很是反感,老九也就无所谓了,他就是一个水手,想我一个堂堂的大副,第一副船长,竟然拉起警戒线不让我过去,他妈的这次一定得偷偷弄几个瓷器出来,不然怎么对得起他们的侮辱。
  大厨的心情也十分的郁闷,老九让他想办法从轮椅哥那里搞几套潜水用的设备,可是大厨却不知道如何下手,但是大厨听到我们准备去捞价值好几千万的瓷器的时候,也开始动摇了,他告诉我们说,王教授的科考设备仓库和他的菜库就隔着一层墙,而这层墙也是临时搭起来的,我们完全可以从这堵墙入手,从菜库钻到科考员设备库里,到时候,那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吗?
  “九哥,这墙是铁的啊,这是铜匠焊好了的,怎么过去啊?”我们三人趁着别人都在午睡的时候,来到了菜库,准备考察一下,看能不能快速的翻到墙的另一面去。
  “嫩妈老刘,你不是说这墙是临时搭上的吗?”老九也有些郁闷,他以为这墙是用三合板遮挡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6个毫米厚的钢板焊接上的,这可让我们为难了。
  “九哥,实在不行我们把他们设备库的门撬开?”我感觉在墙上掏洞实在是太困难了,还不如直接就去搞他们的库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