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30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玉露突然尖叫了一声,然后是一阵微微喘息,最后呢喃道:“你……你确定?”
  只听蒋竹君小声道:“能不能快点出去,全看你了,我估计要不了十分钟,他就……”
  说完,好一阵没有听见两个人的说话声,只是隐隐传来微微的娇喘,忽然,好像是周玉露尖叫了一声,随即就像是再也无法控制似的,那声浪一浪高过一浪。
  直听得陆鸣一颗心颤巍巍的,身体里有股滚烫的热流到处乱窜,最后实在听不下去了,一伸手一下就关掉了监视器,坐在那里呼哧呼哧直喘。
  妈的,眼不见为净,想诱惑老子开门,没这么容易。红楼梦有句话,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这次非让你们两个婆娘学会怎么尊重男人不可,否则今后还不上房揭瓦?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让两个婆娘和钱睡几天,让她们过足“钱”瘾,今后看见钱就想吐,省的今后老是惦记着自己的钱。

  陆鸣以顽强的毅力战胜了蒋竹君和周玉露的迷死人的诱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两个小时之后终于睡着了,不过,在梦中他还是梦见了两个婆娘并给他们分别“隔空下种”,以至于第二天差点爬不起来。
  为了避免被阿龙看见金库里面惊世骇俗的一幕,第二天,陆鸣就把他打发去了王夏村金库看守,而他自己则盘腿坐在床上,开始练习打坐,尽量不去想金库中两个数钱的女人。
  可只要让自己的脑子闲下来,马上就会浮现出被单被掀起的一瞬间那一闪而过的诱人风景,以及两个女人的莺声燕语,以至于让他整天都硬邦邦的处于亢奋之中。
  妈的,不管怎么样,也要让她们在里面待上三天,否则不仅前功尽弃,而且肯定会让两个婆娘笑话,不仅达不到惩治教育的目的,到头来反而会让她们发现自己的七寸从而更加变本加厉。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陆鸣就像一头饿狼一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好几次都不由自主地走进了监控室,最后还是凭着顽强的毅力缩回了试图打开监控的手,不过,他觉得从来都没有这么对两个女人牵肠挂肚过。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强迫自己去考虑当前面临的一些严峻的事情,比如,那些有关他掌握着财神同伙犯罪证据的传言会不会要了他的命?前天晚上“不经意地”向徐晓帆透露的那些证据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等等。
  可不管哪个问题最终都想让他想起徐晓帆,今儿想到周玉露、蒋竹君,最后就会出现昨晚在监控中看见的一幕,然后一颗心就不知不觉地跑到金库里去了。
  妈的,这两个婆娘该不会有什么事吧?对了,竹君可是已经有了身孕的人,会不会影响到胎儿啊,哎呀,金库里没有窗户,那扇门也有良好的密封性,她们在里面该不会缺氧吧?
  想到这里,陆鸣终于给自己找到了妥协的理由:可千万别闹出人命啊,那里面可有三条命呢,再说,惩罚两个婆娘怎么能把自己女儿捎带上呢,她可是无辜的……
  想到这里,陆鸣跳起身来就窜进了监控室,颤抖着手打开了监控,然后闭上眼睛等待着监视器慢慢清晰起来。
  还没有等他睁开眼睛,首先传来了周玉露的声音。“哎呀,妹妹……我数到几了?怎么突然忘记了?”
  “哎呀,讨厌……你这么一打岔,我也不知道自己数到几了……”只听蒋竹君嗔道。
  陆鸣慢慢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随即就猛地睁圆了,一眨不眨地盯着金库里的两个女人,嘴里直骂贼婆娘。

  只见金库中灯火通明,蒋竹君盘着双腿就那样光溜溜的坐在地铺上,面前高高堆着一叠纸币,挡住了关键部位。
  而周玉露也光着身子,背朝着摄像头,一个大屁股竟然坐在一堆纸币上,手里正飞快地数着一叠钞票。
  陆鸣差点哭了,嘴里骂骂咧咧地看了一会儿,最后就像是重病患者一样哼哼唧唧地站起身来,拿起钥匙就出了门,带着沮丧的心情打开了902室。
  然后走到保险门跟前侧耳听了一下,什么都听不见,于是颤抖着手输入密码,深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拉开保险门。

  随着两声娇呼,只听陆鸣大喝道:“好哇,原来你们早就勾搭成奸了,看我怎么惩罚你们……”
  说着话,伸手一把掀开了被单,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嘴里怪叫一声,就朝着自己的两个俘虏扑了过去。
  “哎呀……关灯……妹妹,快关灯……”只听周玉露呜呜咽咽地哼哼道。
  “姐姐……怎么样?我说对了吧……肯定熬不过两天……”只听蒋竹君得意地说道。
  “你们……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我不想活了……”良久黑暗中才传来周玉露的抽泣声。
  只听蒋竹君轻笑一声道:“姐姐,你要是不活了,这么多钱给谁啊……”

  周玉露马上就不出声了,过了一忽儿,只听吧嗒一声,火光一闪,黑暗中一个烟头一明一灭。
  “哎呀,库房重地,严禁吸烟……那箱子里装着汽油呢……”蒋竹君娇嗔道。
  “都是你们两个的人造汽油吧……”只听陆鸣有气无力地说道。
  “哎呀,讨厌,别压住你女儿……”蒋竹君娇声道。
  周玉露好像刚才一个人承受了陆鸣的攻击,所以有资格批评蒋竹君了,哼了一声说道:“哪有这么娇气?压一下都不行……我怀蒙蒙的时候还在警校训练呢……”
  “蒙蒙?就是你儿子?”陆鸣问道。
  周玉露娇嗔道:“是你儿子,以后就叫陆蒙……”
  陆鸣沉默了一会儿,好像认命了,嘟囔道:“这个名字不好……”
  只听周玉露腻声道:“他爹,那你就给起个名字嘛……”

  只听蒋竹君也娇滴滴地说道:“她爹,你也给女儿起个名字吧?”
  陆鸣哼了一声道:“女儿还没有成型呢,不急……我看,玉露的儿子就叫陆成周吧……”
  “陆成周?”蒋竹君念叨了一边,说道:“哎呀,好老气的名字……”
  周玉露却说道:“我倒觉得这个名字老成持重,一听就是一个正经人……”
  蒋竹君笑道:“也好,希望他将来别像他爹那样老不正经……”
  陆鸣谄笑道:“我本来是个正经人,都是被你们教坏了,这辈子的节操算是毁在你们两个婆娘的手里了……”
  蒋竹君笑骂道:“玉露,你听听,得了便宜还卖乖呢,哼,你的操守从走进看守所那一刻起就没有了……哎呀,别在胡扯了,她爹,这里究竟有多少钱啊?”

  陆鸣哼了一声道:“自己不会数?”
  周玉露娇声道:“阿鸣,这要数到什么时候啊……奇怪了,这些钱应该一万块一叠,每箱子的数目应该都是一样的,怎么会残缺不起呢……”
  蒋竹君嗔道:“感情你还没明白,肯定是这个混……坏蛋故意搞成这样,想让我们在这里数上几天钱呢……”
  陆鸣说道:“那你可冤枉我了,我发现这些钱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不知道财神是有意还是无衣意弄成这样……”
  蒋竹君说道:“何必为这件事发愁呢,管他是有意无意,咱们明天找把称来称一下就知道了,一万张百元大钞是十公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