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9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然,只听咔哒一声响,隔壁的一扇门打开了,只见阿龙走了出来,他只是惊讶地瞥了两个女人一眼,然后就一声不吭地用钥匙打开了房间的门,然后又一声不吭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一切就像是在演一出哑剧似的。
  陆鸣就像个大老爷一样背着手走进了房间,两个女人又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跟着走了进去,好像生怕里面有埋伏似的。
  “把门关上。”陆鸣严肃地说道。
  周玉露赶紧关上了门。
  陆鸣又说道:“我告诉你们,我们在这个房间里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将受到别人的监视,所以,我希望你们不要做太过分的动作,或者说不合时宜的话……”
  蒋竹君哪里有时间听陆鸣的话,早就把房间打量了一边,陆鸣话音刚落,她已经几步窜到了保险门跟前。
  “上帝啊,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个混蛋,害的人家好苦……”只听蒋竹君喃喃自语道。也不知道是在骂陆鸣还是骂陆建民。
  周玉露也不是傻瓜,看见那扇带着密码的保险门,似乎也隐隐猜到了什么,慢慢走到蒋竹君身边,颤声道:“妹妹……这是……什么地方?”
  蒋竹君没有回答,慢慢转过身来,不可置信地盯着陆鸣,小声道:“还傻站着,打开啊……”
  陆鸣站在那里没有动,脸上是一副严峻的神情,要是在以往,蒋竹君早就大发娇嗔了,可此刻,忽然觉得男人身上撒发着一种说不出的威严,让她不敢放纵自己。
  甚至连人都变得娇娇柔柔的,走过去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袖,撒娇似地低声道:“好哥哥,进去吧……”
  陆鸣没想到蒋竹君连以前经常在关键时刻哀求自己的私房话都说出来了,顿时有种充满了成就感。
  一边的周玉露见蒋竹君叫的亲热,也不甘落后,走过来摇着陆鸣的另一条胳膊,娇声道:“好弟弟,别卖关子了……”
  陆鸣觉得这两个婆娘表现的也太肉麻了,于是转过身来盯着门上方的一个隐秘摄像头,用命令的语气说道:“阿龙,不许偷看……”
  两个女人啊的一声娇呼,好像这才明白房间里有监控,另一个房间的阿龙可能正在看着她们呢,顿时两个都臊红了脸。
  陆鸣这才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扇门里面有你们梦寐以求的东西,不过,进去以后就再也休想走出来了,你们还想进去吗?”
  周玉露一脸愕然,看看蒋竹君没有出声。

  没想到蒋竹君点点头,郑重都地说道:“我想,我愿意……”
  周玉露一听蒋竹君的话,马上也跟着说道:“我也愿意……”
  陆鸣点点头说道:“不是这扇门……”说完,走到隔壁的那扇保险门,运指如飞在键盘上迅速输入了几个数字,只听吧嗒一声,厚重的保险门弹开了一条缝。
  “你们可以进去了……”陆鸣目无表情地说道。
  蒋竹君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推开门就走了进去,周玉露好像一切都以蒋竹君为榜样,看见她进去了,马上也敢了进去。
  两个女人刚进去,陆鸣就哐当一声关上了保险门,把两个女人锁在了里面,随即好像再也忍不住了,弯着腰一边笑,一边迅速跑出了房间。
  阿龙就像是掐好了时间一样,打开房门让陆鸣进去,然后两个人直奔监控室。
  听过画面可以清楚地看见金库里面的情况,只见周玉露正在拉门,试图想把门打开,而蒋竹君好像压根就没有注意到门已经锁上了,正在用一个什么东西哗啦着纸箱子上的胶带。
  “哎呀,妹妹,阿鸣把我们锁在里面了……”周玉露稍微有点惊慌失措地说道。
  蒋竹君随口说道:“怎么?难道你还担心自己男人谋害你?”
  话音刚落,忽然啊的一声惊呼,叫道:“上帝啊……老天爷……”
  周玉露一听,急忙跑到蒋竹君身边,伸手就从箱子抓起一叠花花绿绿的纸币,不可思议盯着看了好一阵,这才低声感叹道:“是钱……”
  只见蒋竹君跳起身来,接连搬下来两个箱子,迅速用手里的小玩意划开交代,迫不及待地打开纸箱,最后一批坐在地上,盯着箱子里慢慢的纸币怔怔发呆,而周玉露则在每个箱子里都抓起一叠得纸币,直到两只手拿不下,这才惊呼道:“老天……妹妹……这……”
  蒋竹君似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就是陆建民留给他的赃款……我就知道……这混蛋怎么舍得把那些账号上的钱交给公丨安丨局,原来是舍卒保车啊……”
  周玉露就像是没有听见蒋竹君的话,娇声道:“妹妹,这里……该有多少钱啊……”
  蒋竹君说道:“你不会数数?”
  周玉露一听,果然就开始把箱子里的钱一叠叠拿出来放在一边,开始认真都数起来……
  蒋竹君好像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门上方的那个自毁装置,抬起头看了好一阵,然后目光随着那根管子慢慢移到了那只密封的汽油箱,嘴里娇呼一声。
  随即就看见了靠近里面的地上还铺着一块单人床垫,上面床单被子枕头齐全,床边还摆放着一个纸箱子。
  “哎呀,姐,快点数钱啊……”周玉露不明所以,还一个劲地催促道。
  蒋竹君呆呆地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伸手拍拍周玉露的肩膀说道:“你看这个……”
  周玉露嘴里数着“一百八十六……”,一边抬头朝着上面看过去,疑惑道:“这是什么?”

  蒋竹君说道:“只要外面的人接通电源,那个喷头里面就会喷出汽油,然后就会发生燃烧或者爆炸……”
  周玉露呆了一下,忽然扔下手里的钱慢慢站起身来,脸色慢慢变白,随即颤动着嘴唇小声道:“你……你的意思是……他……他……”
  蒋竹君严肃地点点头,说道:“我们可能真的再也出不去了……”
  周玉露颤声道:“你……你刚才不是……不是说……”
  蒋竹君也紧张地说道:“那你说,他装这个东西干什么?”

  周玉露慢慢爬到那个塑料箱子跟前,用力打开了盖子,爬到跟前用鼻子嗅了一下,一脸疑惑道:“哎呀,不是汽油……”
  蒋竹君也凑过去闻了一下,不解道:“好像是水……哎呀,我知道了……”
  周玉露急忙道:“知道什么?”
  蒋竹君愤愤地说道:“这好像是替我们准备的卫生间……”
  周玉露啊了一声,随即说道:“也许我们是瞎猜的,不过,他……他为什么不进来……”

  蒋竹君问道:“他刚才是怎么说的?”
  周玉露说道:“他说……这里面有……有我们梦寐以求的东西……”
  “这倒是没有骗我们……”蒋竹君机械说道。
  “可他说……说进来就再也出不去了,还……还问我们想不想进……进来……”周玉露声音已经带着点哭腔,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
  蒋竹君说道:“那你怎么说的?”
  周玉露说道:“你说愿意……也也就跟着说……说了……”
  蒋竹君慢慢坐在地上,然后茫然地说道:“那你……你继续数钱吧……这么多钱够……够我们数好几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