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1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驶上五环,出了八达岭高速路后,彭长宜笑着说道:“小丁,咱们很快就要出关了。”
  “哦,是哪个关?”丁一问道。
  “居庸关。”
  “哈哈,我刚要说山海关。”
  不知为什么,离开了她生活的城市后,丁一的心里舒畅了许多,没有了任何禁忌,甚至就连来时的那种莫名其妙的忐忑都没有了,她高兴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彭长宜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丁一,说道:“小丁,我怎么感觉是送你出塞和亲?”

  “哈哈。”丁一开心地笑了,没有半点难为情。
  小许也笑了,他说道:“古有昭君出塞,今有小丁出关。你们走的可是同一条路啊。”
  丁一笑了,说道:“错了,我和她走的可不是同一条路,尽管我们都是从国都出关的,但她是从长安出的,我是从北京出的,根本就不是同一条路。”
  小许认真地说:“怎么不是同一条路?彭哥,彭书记,你说是不是?”
  彭长宜笑了,说道:“小丁的话你尽管相信,不会错。”
  小许说:“为什么?所有跟北方和亲的公主,走的都是这条路,不可能绕道去山海关?”
  彭长宜笑了,说道:“加入国都不在一个地方,出关自然不在一个地方了。”
  小许眨着两只眼睛说道:“我不明白。”
  丁一笑了,说:“昭君出塞是汉朝时期,国都在长安,也就是现在的西安,她是走不到北京这里的。”
  小许说道:“嗨,我还以为她是从紫禁城出去的呢?”
  “哈哈哈哈。”彭长宜大笑不止,身子不得不伏在方向盘上,放慢了车速。
  小许说道:“笑什么呀?我一直认为她是从紫禁城出去的。”

  彭长宜边笑边说:“别说了,再说我可就真开不了车了。”
  小许说:“要不您停边上先笑会,我来开。”
  彭长宜说:“呆会,呆会,我开累了你再开吧。哎,这一笑啊,可是比开车累多呀。”
  丁一怕小许尴尬,所以没敢大笑,她说:“你是不是把王昭君放清朝来了?”
  “对呀,我一直认为她是清朝的公主,因为就看反应清朝的影视剧多一些。”小许说道。

  彭长宜笑够了,逐渐恢复了车速,他突然问道:“你们都请了几天假?”
  小许说:“我五天。”
  丁一说:“我也五天。”
  彭长宜说:“五天可能不够,咱们临时改了路线。我忘了告诉你们了,咱们不去单位找市长了,而是去锡盟大草原的深处,也就是快到边境线了,他在那里等咱们。”

  小许说:“怎么又改哪儿了?这要远出好多好多呢?”
  彭长宜说:“是啊,他现在正在那里蹲点,那是风资源丰富的地方,他们在那里正在搞风电建设,尽管远了点,但是咱们沿途可以领略到真正的草原风光,那里的草场据说是保养得是最好的,是放牧的天堂,草原风光比较原始,咱们真要去他单位的话,兴许我们会对草原失望,过度放牧,导致那里的沙化严重,草原,应该不是咱们想象的那个样子,他昨天跟我商量着,我也跟你们商量商量,如果你们不愿意去的话,我就跟他联系,让他回单位等我们……”

  不等彭长宜说完,丁一就说道:“我想看原始的草原,接近边境的草原。”
  小许说:“我没有意见,出来就要玩得开心,多一天少一天的没事,你们俩个谁的工作都比我重要,你们不怕,我就更不怕了。”
  彭长宜看了一眼丁一,笑了。丁一的脸不由得红了,赶快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汽车驶出了居庸关,向关外一路高速前行。
  瓦蓝的天空逐渐变得纯净透明了,空气介质也比城市好了许多,漫长的国道也开始变得美丽起来。笔直的公路伸向没有尽头的崇山峻岭之间,汽车就在波状起伏的群山绿海间飞越穿行。
  北国的草原风光已经逐渐显现了出来了,沿途,到处是固沙林和防风林,绵延起伏的丘陵地带,闪着波光的海子、河流,山脉,满眼的绿色苍茫。尤其是头顶的天空,蓝得耀眼,白得透明。
  “那是什么鸟?”丁一指着路边电线杆上傲然伫立的鸟儿问道。

  小许:“多半是雄鹰。”
  是的,只有草原和大山才有雄鹰。眼下,草原的景色已经渐行渐近,时常有雄鹰展翅冲向蓝色的天空。也可能,惟有在这样雄浑广阔的天地间,才能孕育出成吉思汗这样的“雄鹰。”遥想当年,铁木真长刀铁马,纵横驰突,征服了大半个欧亚大陆,那是何等豪迈英武!而今,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只有牛马驼羊,一团一簇地行走在山岗上、云端下,它们是草原的精灵,草原因为有了它们,才响起了那悠扬的蒙古长调。

  白色的越野车,就行驶在这蓝天白云和绿海之间了。
  忽然,天上不知哪朵云彩阴沉了脸,立刻,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太阳雨。”丁一说道。
  小许说:“这就是草原的特色,四周都是响晴的天,说不定哪块云彩带着雨,就浇在你的头上,一晃就过去了。”

  他的话刚落,雨就不下了。
  彭长宜说:“你在内蒙当的兵?”
  “对,是内蒙古的集宁。”
  他们已经走了七个多小时了,又往前走了一段,彭长宜便把驶离到一处稍宽地带。他解开安全带说道:“小丁,你先在车上呆会,我和小许到那边树林看看,等我们回来,你再去看看。”
  丁一明白他“看看”的意思,因为,这个时候,高速路还没有修通,在这条国道上跑车,司机大部分都是在路边解决内急问题,但是因为车里有丁一,彭长宜和小许便跑进了一片树林解决去了。
  等他们回来后,丁一也跳下了车,彭长宜从后备箱里拿出一把大黑伞,递给丁一,说道:“你照直走,里面,有块空地,这伞大,撑开后完全能挡住你。
  丁一笑了,接过伞之后,便进了前面的防风林。
  丁一蹲下了身,果然,这把大伞,便把她完全包裹住了,她暗暗佩服彭长宜想得周到,越来越像一只老母鸡了。
  等丁一回来后,彭长宜说道:“饿吗?”
  “有点。”丁一答道。
  “是不是早上没吃饭?”
  小许说:“就是早上吃饭了,也到饿的时候了,您老人家看看,都两点多了。”
  彭长宜说:“我头来的时候,咨询市长了,这段路比较好走,到了那边就不好走了,都是沙石板路,咱们第一天一定要把路程赶出来,不然明天天黑都到不了。”
  “天,那么远哪?”丁一惊叹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上当了吧,不但远,等到了他们的省际路,还颠簸哪,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后备箱里有吃的东西,咱们边走边吃,不在路边饭店吃了,路边的东西一是卫生难保,再有都是牛羊肉,小丁不吃,现在,你们俩到后备箱去取东西吃,我研究一下地图。”说着,就开开门,拉开了后备箱的开关。
  小许说:“有我你不用研究地图。”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我也大致看一下,心里有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