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1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乃翔怀疑地看着女儿,说道:“孩子,听爸爸一句话吧,没有比贺鹏飞更适合你的了。而且,上次他爸爸请我吃饭的时候,也真诚地向我道歉了,并且希望你们两个年轻人能生活在一起。”
  “贺鹏飞的确优秀,在外人眼里,贺鹏飞是最合适的,可是,您不了解女儿的心……”说道这里,她就低下了头,眼圈红了。
  丁乃翔一时没了主意,说道:“反正,我不看好那个姓江的,而且比你还大那么多,又结过婚,我不喜欢他。他能和你这样,说不定这几年和多少个女人这样呢?”
  丁一怔了一下,说道:“爸爸,无论他现在是什么样,我都想对自己有个交代,您就让我去草原吧,只有去了、见了,才能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丁乃翔听她这话有道理,就不再说什么了。
  夜里,丁一失眠了,尽管爸爸的话似乎对江帆有着某种偏见,但是爸爸的担忧又似乎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只是,她也不敢肯定,他,还是原来的他吗?

  有心想给他打个电话,但还是放下了,既然自己已经决定去草原了,还是见着他再说吧。
  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被草原之行覆盖着,早早就准备齐全了,工作也都提前做了,而且也跟台里请好了假,就等着彭长宜启程的电话了。
  这天,岳素芬打电话,把丁一叫到了办公室,说道:“小丁,小飞这几天怎么不露面了?”
  丁一说道:“他是不是忙了?”
  岳素芬说道:“不知道,昨天我们去他家,很晚了他也没回来,说是加班,而且,准备回省城。”

  “哦,他们工程结束了,他当然要回单位了。”丁一解释说道。
  岳素芬看着她,说道:“他妈妈还问我你们的事着呢?”
  丁一看着她,说道:“你怎么说的?”
  岳素芬说:“我能说什么,我说,这两家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还这么拉着锯呢,这也是事实嘛。”
  丁一说道:“岳姐,我们的事,你清楚不过的了,我和鹏飞,真的,真的只是同学关系,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小飞追了你这么长时间了,就没打动你的芳心?”

  丁一笑了,说道:“你这话都问了我无数遍了,人家贺鹏飞都不这么认为。”
  岳素芬说:“好,算我瞎管闲事,你们的事,我也懒得管了,我都见怪不怪了,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你出去旅游吗?”岳素芬问道。
  “跟谁出去?”
  丁一想了想,说道:“原来的朋友。”

  岳素芬见丁一不说,就不在问了。
  彭长宜终于忙完了,丁一也终于等来了他的电话。
  丁一有些激动,同时,心里就有了一种莫名其妙地忐忑不安,她不知是因为自己即将要见到的人不安,还是其它别的原因造成的心里不安,反正,她就是不安。
  由于彭长宜和小许已经在阆诸入住了,丁一提前将小狗送回爸爸这里,晚上,她没有去酒店见彭长宜他们,而是很早就回来了,做着明天启程的准备。
  晚上,她接到了哥哥的电话。
  “我听爸爸说你去草原旅游,是吗?”
  “呵呵,要带上长袖衣服,那边温度低。”
  “嗯,带好了。”
  “好,祝你旅途愉快。”
  “谢谢哥。”丁一由衷地说道。
  “呵呵,好,早点休息吧。”

  哥哥没有追问她去草原干嘛,反而让丁一心里有了某种失落。
  挂了哥哥的电话,江帆的电话就到了。
  “嗨。”他算是打过招呼。
  “嗨。”她也算是打过招呼。
  江帆笑了,感觉出丁一的心情不错,就说:“都准备好了吗?”
  “不用带太多东西,只带上换洗的衣服就行了,我这里,都给你们准备好了。”
  忽然要再次面对所爱,她有了不知所措,不知该说什么好。
  江帆也可能感觉出她的心情,就说道:“我刚才打电话,长宜他们已经睡下了。要不,你也早点睡?”

  “好。”她本想跟他探讨一下刚才自己莫名其妙的那种心情,但又不知如何说起。
  江帆笑了一声,说道:“紧张吗?”
  丁一的心一跳,违心地说道:“呵呵,有点。”
  “那就对了,我也是。”江帆的语气就有了粗重的气息。
  她握着话筒不再说话,脸就有些灼热,心跳也加快了。
  一时,握着话筒的两个人,就出现了短暂的沉寂。

  还是江帆打破了这沉寂,他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好了,我们见面再谈,好吗?”
  “好。”丁一甩了一下头说道。
  “呵呵,那你早点睡,我等你们。”
  “好的。”说着,她迟疑了一下,还是率先挂了电话。
  天已大亮,彭长宜才开着车,带着小许赶到了丁一家的老房子,他直接开到了胡同门口。
  小许对彭长宜知道丁一家老房子的地址和路线感到很是诧异,不由地说道:“您认识她家?”
  彭长宜当然明白小许的意思,他嘴一翘,笑了一下,说道:“我怎么就不能认识呢,你别忘了,我当年可是来这里,参加过京大在职研究生面授的。”
  小许点点头,他知道当时彭长宜报名是通过丁一爸爸的关系,尽管如此,他还是似明白又不明白地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丁一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拎着一个大袋子,从胡同里走了出来,她还是一身休闲打扮,头上戴着一顶米色的宽边遮阳帽,一条宽松的棉质牛仔长裙,上面是一件白色的针织套头衫,白色的软皮平底鞋,还是那么的干净,清纯。
  小许急忙下车,帮助丁一把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丁一看见后备箱的东西后,惊叫一声,说道:“带这么多东西啊,名副其实的百宝箱!难怪不让我买东西了。”
  彭长宜没有下车,他示意丁一坐在后面,小许重新坐在前面,他回头对丁一说道:“家里的门都锁好了?”

  丁一“嗯”了一声。
  “所有的电源断开了?”
  丁一说道:“其它的断了,冰箱没有。”
  “窗户关上了?”
  丁一笑了,说道:“关上了,呵呵,真像老母鸡啊。”
  小许说:“是啊,我头一次跟彭哥出门,才知道他准备工作做得这样细致。不过今天他起晚了,还是我叫得他呢。”
  彭长宜的确是起晚了,也可能这段他心里不干净,一直睡眠不好,冷不丁放下一切思想负担,睡在远离纷扰的地方,竟然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正在做梦,渴得我受不了,眼看水要喝上了,他把我叫醒了,我这个气呀,踹他两脚的心都有!”
  “哈哈。”丁一和小许都笑了。
  等丁一坐好后,彭长宜说道:“给你两分钟的思考时间,在这两分钟之内,你可以反悔,可以下车,两分钟后,我就要开车直奔草原了,半路你想反悔可是没门了,也就是说,你一旦上了贼船,想下就难了。”说着,就从后视镜里看着她。
  丁一笑了,看了一下后视镜里的彭长宜,抿嘴笑了,说道:“出发!”

  “哈哈。”彭长宜笑了一声,摁下门锁,放下手刹,掉头就驶了出去。
  早晨,路上车还不是很多,他们很快就驶出了阆诸市区,直奔北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