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1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叫了他一声,把那个笔记本送到他面前,贺鹏飞严肃地说道:“丁一,你不该这么小气。”说完,换上自己的鞋子,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丁一放下笔记本,她想出门送他。
  贺鹏飞回身拦住了她,说道:“给我一点面子,不要看着我狼狈地离去。”
  丁一看着他,微微点下头。
  贺鹏飞深深地看着丁一,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说道:“不得不承认,我的性格里,也有懦弱的一面,不然,我完全可以把你占为己有,但我认为那不是爱,是伤害。”
  丁一看着他,不知说什么好。
  贺鹏飞说道:“好了,再见。”说完,使劲握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后大步走了出去,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

  既然贺鹏飞不希望她出去送他,她就没有出去,坐在刚才贺鹏飞做过的地方,靠在沙发上,想想贺鹏飞这么长时间陪伴在自己身边,而且始终有礼有节,心里的确有着很强烈的内疚,但这又是一个两难的事,是没法迁就的事,忽然想起时下流行的一句话:我爱着你,你心里却爱着别人……
  又过了两天,爸爸他们从北戴河回来了,是陆原开车把他们送回来的。
  陆原如今已经是一名正团级干部了,眉宇间都洋溢着春风得意。丁一早就把家里收拾干净,把热水器的水烧热,迎接他们回来。她开门一看见陆原,老远就说道:“路团长,你怎么得暇回来了?”
  陆原边开后备箱,边从后备箱里往出拎行李,说:“我听爸爸说你要出差,就赶回来给你送行来了。”
  丁一笑了,就走向前去,从陆原手里接过一只行李箱,又牵过小侄子的手,说道:“小虎,你爸爸说的对吗?”
  小虎看着姑姑说道:“爸爸是来北京学习的,然后把我们送回来了。”
  “你这个没良心的,看见姑姑就忘了老子了!”陆原说着,就使劲摸了一下儿子圆圆的脑袋。
  进了屋里,丁一把提前泡好的水,给每人倒了一碗。爸爸喝了几口水说道:“不行,我有点累,得先去躺会。”说着,就进了卧室。

  杜蕾见乔姨也进了卧室,就转身从包里拿出一个天色锦缎包装盒,里面装着一条优质的珍珠项链,说道:“小一,这是你哥哥出的血,给你买的。”
  丁一高兴地接了过来,说道:“谢谢嫂子。”
  “嗨,怎么回事,你该谢我才对。”陆原挑理了,他冲丁一瞪着眼说道。
  “是嫂子没有阻拦你花钱,你才给我买了项链,你说,我不谢嫂子谢谁。”丁一振振有词地说着,就打开包装盒,拿出这条珍珠项链,就往脖子上戴。
  这时,乔姨出来了,她看了一眼包装盒,又看看丁一正往脖子上戴的项链,说道:“小原,你果然买了这条项链,这可是整个商场最贵的一条,我不是说不让你买吗,你到底还是把它买来了。”
  杜蕾赶紧说道:“没那么严重,不是最贵的。”
  丁一见乔姨脸色不高兴,就把项链摘了下来,说道:“哥哥,你疯了,干嘛买那么贵的?”
  陆原看了妈妈一眼,说道:“谁说是最贵的,最贵的要一两万呢?再说了,我妹妹长得天生丽质,戴珍珠项链是最合适不过的了,何况还是著名电视主持人,哪能戴几百块钱的项链。”陆原故意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
  “你这哪是几百元,是几……”
  “好了,孩子们的事,你就别掺和了。”爸爸在卧室里打断了乔姨的话。
  乔姨干张着嘴,愣是没把下面的话说出。
  丁一摘下了项链,说道:“哥哥,你不该买这么贵的,还是给嫂子戴吧,我们出镜有要求,是不能戴首饰的。”
  杜蕾笑了,冲着丁一做了个鬼脸,拿过自己的包,打开,悄悄让丁一看了看,丁一就发现,她的包里,还有一条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项链,她就笑了。肯定是乔姨心疼儿子花钱,对哥哥买的礼物有微词,哥哥瞒着她,悄悄地买了这两条项链。
  丁一笑了,冲着哥哥小声说道:“谢谢陆原哥哥啦——”,就把项链装进了自己包里。
  晚上,哥哥一家三口走了后,爸爸来到她的房间,说道:“小一,你在电话里说要出去旅游,去哪儿?”
  丁一起身,把房门关上,神秘地说道:“爸,你猜。”
  爸爸说道:“我们都猜了一路了,这大夏天的,你总不能去海南吧,难道是去长白山?”
  丁一笑了,说道:“差不多,方向一样,我呀,要去草原。”
  “草原?”
  “是的,草原。”丁一强调说道。
  丁乃翔看着女儿说道:“是单位组织的?”
  “不是,是我自己组织的。”
  “你自己?”

  “对,我和亢州的同事,我们一起去草原。”
  丁乃翔怔了怔,说道:“去草原干嘛?”
  丁一的脸就红了,说道:“爸爸,我们……去……看……他。”
  “他?他谁?”丁乃翔心里就紧张了起来。
  “江帆。”丁一终于说出了这个名字。
  丁乃翔一听,就瘫坐在了椅子上。
  丁一见状,走了过来,拉起爸爸的手,说道:“我知道您的心思,爸爸,可能我无法按照您的愿望选择爱人,三年了,我心里的确是忘不下他,这您也知道,而且,我跟贺鹏飞也谈了,他也很理解我。”
  丁乃翔说道:“先别说贺鹏飞,先说那个姓江的市长,他不是一直都没有离婚吗?”
  丁一笑了,说道:“您那是老黄历了,他早就离了。”
  “离了?”
  “对,离了,我也是这次跟贺鹏飞去三源才知道的。”

  “是你那个科长告诉你的?”
  丁乃翔的心里就是一动,又问道:“他当年一声不响地走了,没有跟你解释一句,早就离了婚,也没有回来找你,他的心里肯定是没有你了,而你,却还等着他,放着那么好的小伙子不愿意,小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丁一笑了,拉过一个小凳,坐在爸爸旁边,握起两个小拳头,就开始给爸爸捶腿,说道:“别生气,我跟您说啊,他,也在等着我呢——”说完,就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轻轻地捶着爸爸的腿。
  爸爸看着她,说道:“真的?”
  “他跟你说的?”
  “那你怎么知道?”

  丁一笑了,说道:“别问那么细致了老同志,反正我知道就是了。”
  丁乃翔想了想,半天才说道:“他,就一直没娶?”
  “嗯。”丁一又点点头。
  “可是小一,如果你见了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怎么办?我可是不想让你再次遭受到打击。我对这个人不是十分看好。”丁乃翔严肃地说道。
  听了爸爸这话,丁一笑了,站起身,就来到爸爸后面,开始给爸爸捶后背,说道:“您只看好贺鹏飞一个人,可是爸爸,感情的事是不能强求的。如果这次去草原,他变了心,我就回来,就永远把他从心里清除出去。”丁一说完,还调皮地做了一个很坚决的手势。
  丁乃翔说道:“你能做到?”

  “那有什么不能?他心里没有我了,我也就死心了,也不再装着他了。”丁一抬起头,望着桌上江帆给自己和小狗照得另一张照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