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5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有点黯然,我是想要好好过日子的,可是事情一件一件主动找上了我,我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造了什么孽,非要这样的对我。
  我说:“老婆。不好意思!怪我。”
  白子惠说道:“我不怪你,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次次都这么针对你,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生活就怕这样,被逼无奈,一天两天行。就算一年两年也行,可是五年十年,谁能忍受,怨念越积越深,感情终究会被磨平。
  我说:“别担心我,我会处理好的。”

  白子惠说道:“希望你们处理好,只是,我帮不上你什么。”
  我说:“谁说你帮不上的。”
  白子惠好奇,说道:“能帮上什么?”
  我说:“昨天受了气,需要你的抚慰。”

  白子惠说道:“滚蛋!”
  我说:“不滚,我去你家了,等你呦。”
  白子惠也没拒绝,冷哼一声挂了电话,傲娇。
  下了楼,我想起来了,车还在那个破地方呢,想了想,先不过去了,先去白子惠那里,我不是空手去的,去超市买了不少东西。我和白子惠这种状况,出去吃不现实,顾虑太多,到了白子惠家,做好了饭,其实也没做什么,就是一些家常菜。
  白子惠回来。看到桌子上的才,脸色缓和不少,不过,还是板着脸,毕竟惹生气了,不可能马上哄好。
  “你做饭干什么?”

  白子惠来到餐桌前,巡视一圈。冷声说。
  我说:“当然是求你原谅我啊!”
  白子惠一屁股坐了下来,我殷勤的递上了筷子。
  美人看了我一眼,轻笑一笑,不过还是嘴硬。
  “董宁,我可没原谅你啊!要我原谅你,做梦!”
  口是心非。
  我笑笑,心说,白子惠啊白子惠,只要你态度有缓和,别的都好说。
  吃完了饭,我洗了碗,白子惠打开电脑工作,我切了水果,摆在茶几上。拉着白子惠过来,她还不情愿,可我软磨硬泡让她坐在了沙发上,找了一部电影,爱情片。

  点击播放,音乐起,灯光暗。
  白子惠渐渐放松。情节推进,手爬了过去,抓住了她的手。
  轻轻拉了拉,身子靠了过来,火热。
  偏过头,看她的侧颜,美如画。
  呼吸急促。
  电视屏幕,光影,流光溢彩。
  可此时,不吸引人。
  视线交融,瞬间千百万个刹那,纠缠,沉浸,不分彼此。
  看眼,仿佛看进了心。
  心,跳得飞起。
  砰砰砰!
  头不受控制,彼此向着同一个方向,慢慢靠近,触碰。
  火热的唇,火热的夜。
  电影是什么?
  不知道。
  只有把夜揉进梦里的冲动,好像永远这般醉生梦死。
  沙发上,地板上,床上。

  衣服慢慢的少。
  身子越发的热。
  重重跌倒在床上。
  夜,幽梦。
  梦,总有醒来的一刻。
  睁眼,天光大亮。
  火热激情,柔情蜜意。
  眼睛睁开又闭上,仔细体会这一刻,好似上了天堂,见到了诸神,头皮发麻。
  白子惠睁开眼,拳头捶过来,捶在了胸口,不疼。
  我笑。
  白子惠瞪眼,嗔道:“你笑什么?”
  我说:“昨晚一夜鏖战,娘子没力气了吧。”
  白子惠轻笑一声,说:“我没力气也可以,你没力气的话能行吗?”

  挑衅,很好。
  猛虎扑食,白子惠尖叫一声,双手护住。
  “你干什么?”
  我狞笑一声,说:“让你看看我有没有力气。”
  手抓紧,白子惠要挣脱,好似一条美女蛇。
  火将燃。一触即发。
  这一刻,却传来了敲门声。

  白子惠脸色一变,推开了我,身子一翻。
  “子惠,开门,是妈妈,有事跟你说。很重要!”
  扫兴!
  白子惠妈妈,我服气,每次都来的这么巧,故意的吧。
  我可以预料接下来的场面,鸡飞蛋打。

  白子惠会整理好自己,收拾好床,不被她老妈看出破绽。要快要彻底,有点困难,我则会穿好衣服,狼狈的爬到楼下,自己滚蛋。
  我预料剧本是这样的,虽然不爽,没办法早上温存一下,可算是有惊无险。
  白子惠示意我快点,我叹了口气,这算是什么事,阿姨也太敬业了吧,真是完全不给我活路啊!赶尽杀绝啊这是,不能因为你绝经了没欲望了就打扰别人追求幸福吧。
  无奈归无奈,可我还是要快点。叹了口气,可怜兮兮的看了看白子惠,我便起来了。
  门外面,白子惠妈妈升级了。
  啪啪啪的拍门声,夹杂着白子惠妈妈叫声。

  “子惠,快点开门,别逼妈妈,妈妈要做什么事的话,原谅妈妈。”
  这是什么话?
  不太对劲啊!
  不仅我这样感觉,白子惠也有不祥预感,我们对视,眼中的彼此有些狼狈,衣服还没套上呢,坦诚相待。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钥匙插入门的声音,转动。
  完了!
  我惊恐的看着白子惠,白子惠惊恐的看着我。
  这个时候,我俩都被吓到了,忘了动。
  这他妈的尴尬了,难道要跟阿姨交个底?
  门开了,我一下子回了被窝,顺带给白子惠盖上,遮挡住春光。
  外边大概是艳阳高照,暖风和煦,可屋里,马上便是一场暴风雨。
  门打开了,白子惠妈妈的视线射了过来,精准。
  也怪白子惠。把家里装修的很现代,她自己一个人住,空间打通,打开门,能看到大床,这是挺有情趣的,光线也很好。可是此时却是致命的。
  白子惠妈妈一下子爆炸了,我似乎看到她的喷出热气,可她脸上的表情是我就知道你们会搞在一起。
  快步走了过来,白子惠妈妈就要来掀被子。
  白子惠说:“妈,你能先出去吗?我们穿好衣服,咱们在聊。”
  白子惠妈妈指着我,说道:“董宁。你不是人,畜生!”
  白子惠说:“妈,你非要这样吗?那咱们就这么谈。”
  说着,白子惠一掀被子,露出身体,白的耀眼。
  白子惠还是有分寸的,她拉开了被子。没有露出我来,不过,我也戒备着呢,抓着被子抓的紧紧的。
  白子惠妈妈说:“子惠,你疯啦!”
  白子惠说:“你不是想要这么谈吗?”
  我身边的这个女人依旧冷静,面对她的妈妈像是面对对手一样,你来我往,见招拆招,你冲进来,那我索性不在乎了,我不在乎,你要在乎你就输了。
  白子惠妈妈忍耐着,她看向我的目光中带着很多情感。
  厌恶,嫌弃,怨恨,还有恐惧。

  白子惠妈妈的瞳孔收缩,眼睫毛也微微颤抖,我纳闷,阿姨到底是在害怕什么,我做了什么事情让她这个样子,这里面应该有什么误会。要不然不会这个样子,我只是睡了她女儿而已,你情我愿,大家都是成年人,这是很正常的,况且,床上运动也是一种减压方式,没必要上纲上线吧,我知道白子惠妈妈不喜欢我,想要拆开我和白子惠,可你老也注意方式方法吧,怀柔一点,这样硬着来,白子惠会有逆反的。所以,恐惧不应该啊!

  日期:2017-05-27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