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35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政府这边目前似乎处于一种低调期,杨秀峰自己对市里的一些事情就没有表态,这样会让一些人迷茫和不解,也会使一些人看错立场的。这些情况对杨秀峰说来或许不在意,但对阵营里的其他人而言,就会考虑到人心背向和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等问题。
  市里的格局随着肖建海的到任,本来就让市委那边有了新的气象,而杨秀峰在市政府这边又没有表示,一直都很配合的样子,不知情的人自然就将市委那边看作市里的主流。人心向往不免就有所挪动,而后,肖建海在市里也是有所动作的,经济统筹协调小组的组建,插手高等级公路工程项目指挥部工作,将赵贵名收在身边,继而又争取到招标标的等等,市委进来的光彩确实耀眼了些。
  杨秀峰在市里却还是像之前一样,默默地做着各种,彼起此伏,也会影响到身边的人一些信心,更会让腾云等这些市里核心人物身边的人气往下降沉。这种情况,也不是人人都能够看得很透看得很淡的。杨秀峰将他的意思说透后,大家心里自然亮堂,只要在事业上有进阶之机,谁也不肯为这点利益所动的。
  换一个话题,也就将这事给岔开。

  肖建海虽说这段时间很是有点意气风发的感觉,特别是在市里的明显地感觉到人们投过来的目光有所不同,那种发自内心的尊重,给人的感觉当真会让人的骨头都变得轻很多。在其他人面前,肖建海的神情似乎就更严峻些,或许是要借以掩饰心里的那种得以,或是借以来强化自家在众人心目里的威严。总之不会将这种得意线路给人看,给人看穿了,以为他浅薄。其实,这种情绪是油然而生的,与浅薄无关,精神爽和顺境自然是扭结在一起的。

  赵弘坤跟在肖建海身边时间长,也就能够体会到领导的情绪变化,市里的形势对市委大利他也是能够看得出来的。赵弘坤对杨秀峰那边倒是没有丝毫轻视,觉得如今这样的情况不是杨秀峰的性格。之前能够在一个人无援的情况下,都能够在市里进行折腾,将根深蒂固的陈丹辉、黄国友等人击溃,如今他在市里势力已成,力量不小,反击的力度也就会更强。溪回县那边之所以这样强硬,还不是因为有他的支持?要不,龙昭华或郑雨苏敢这样跟市委较劲?

  在柳市时,杨秀峰作为一个仅仅是开发区主任就敢跟市委市政府放对相抗,其硬气给赵弘坤的印象尤为强烈。
  时局虽说很有利,肖建海也不会因为得意就忘乎所以的。在南方市里所谋甚大,但也有不少的烦恼事让他难以处理。主要是因为吴建华和张忠正两人,这两人对市里所掌控的标的,贪求无限。肖建海已经按省里的意思,将其中两个标的划归在吴建华和张忠正名下,彼此之间的承诺也都沟通好了,但吴建华还是多次表示要将其他的标的也拿下。
  虽说不是强硬地要,但每一次都在不断地将价码往上加一点,似乎在考验肖建海的底线有多高。吴建华所给的价码也不算高,或许吴建华觉得这样的价码已经很不错,让肖建海占利超出预计。但肖建海却看到市里的政治因素,市里也是要靠平衡的,一个人独吞会让其他人无法忍受。
  在肖建海的计算中,吴建华和张忠正所接承的标的,可划归在省里领导的意思。余下四个标段,至少要给市政府留一个,墙头草们留一个,他自己弄一个,另一个则是该身边追随的人所掌控。招标中,一般的要求肯定要达到,运作时自然会有指挥部的人按照市里的意图来进行。
  这样的打算是肖建海反复权衡的结果,这样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极为痛苦的过程,而如今,吴建华还在不断地将肖建海视为伤疤之地,反复地撕开来。但肖建海也是无法,省里领导有没有这意图,无法直接询问,但领会省里精神又觉得他这种做法才是目前对他说来最为有利的。

  对吴建华和张忠正带来的头痛,肖建海也唯有忍耐,耐心地在应对着,偶尔给吴建华诉诉苦。
  另一个让肖建海头痛的事,就是市政府那边都没有任何反应。杨秀峰似乎当真一头扎进经开区引进华兴天下集团进驻的工作中,对高等级公路这边的事都不再关注,这是非常诡异的。也就让肖建海一直在琢磨着,杨秀峰会在哪些方面对他进行回击?杨秀峰的招数很难预料的,面对标段招标隐含的利益,在体制里又还有谁看不穿?在柳市时,杨秀峰确实和项目招标没有多少关联,那是因为他当初就一个人,不沾利益的原因是想得到省里领导的认可。但在南方市里却不同,有不少的同盟,就算他不想沾惹这些利益,可其他人哪肯错过?强行压制只会使自己的阵营分崩离析,肖建海最乐意见到的就是这种情况出现。杨秀峰阵营自乱了,今后在市里也就没有谁能够与他相抗。

  只是,不论他自己怎么琢磨,还是赵弘坤在市里探索着,都得不到市政府那边任何信息。离召开市委常委会的时间越近,肖建海心里也就越发地不安。会不会有可能,杨秀峰要将这六个标的都用完全公开的方式来进行运作?按他之前的做法,是有可能的。如果这样运作,到时候就会将他这段时间来的所有计划都弄乱,吴建华和张忠正份内的那两宗标段,都有可能给人竞标夺走。或者,会出现条件超过已经谈好的坎,也会让省里看到他在市里无法掌控的局面,从而对他失望,就会将他今后前进的路给堵住。

  惹怒吴建华和张忠正虽说还能够承受,但要是这两人本身就是代表了省里领导的利益出现的,那就惹出大祸了。当然,市里招标还有一层隐忧让肖建海担心不已。
  省里对高等级公路大多数标段进行招标,与市里的六个标段的招标条件按说应该是基本吻合的。但市里真要完全放开地进行招标,最后的结果和对应的条件,或许和省里的差距就比较大,这样一来就完全是将响亮的耳光打在省里一些主要领导的脸上。那才是惹出大祸来,省里的一些领导也会乐意见到这种局面吧。到时候,他这个市委书记自然会在一片褒奖中,给省里主要领导踢下位子来。
  但就这样的问题,要放下身段和杨秀峰沟通,肖建海又觉得难以做出来。何况,这样的担心按说是不会发生的,杨秀峰在工作过程中接承到的项目运作不少,其中有什么潜在的规则早就熟悉,也知道将这些规则抖开来不是仅仅得罪他肖建海,会让全国的领导干部都恨他坏别人的好事的。这样的傻事,只要还想在体制里走,都不会去做。也不能去做,与世人为敌还有路可走?
  这两个头痛的事纠缠难释,让得意中的肖建海又不断地警醒自己。李宇夏、赵弘坤两人在利益上好安顿,赵贵名那边要给一些实惠的,而石卫和他是同盟的关系,处理彼此的利益分配时,就要更加慎重些。肖建海也觉得要是可能,他会将其中一宗标段的运作,放在石卫名下放手由他来运作,就会让彼此之间的关系彻底地稳固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