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16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与楼主是什么交情,你一会就知道了。”将火山的话顶回去之后,广义又对着广仁说道:“广仁师兄。你我再如何也是私怨。既然姬牢到了,那我们先放下私怨如何?”这话说的广孝脸上一阵发烧,当初方士一门崩塌他也是参与者。现在和广义相互依靠。在这里广仁、火山没有直接发难已经算是他的运气好了。现在姬牢赶到,恐怕很快就要重提当年宗门崩塌的事情,第一个倒霉的是姬牢,第二个恐怕就是自己了。

  “就依师弟”广仁回答了一句之后,他装作没有看到广孝的变化,转头对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您要保杀徒之仇,也不急于这一时。等到了结完楼主姬牢,您再动手如何?”
  当初百里熙也被两位楼主围剿过。还是席应真出手相救。现在元昌就在面前也不担心他逃了,当下老术士也想要看一下广仁三番五次相救元昌到了为了什么。点了点头之后,对着广仁说道:“就依你这一次。没有第二次了。”
  “多谢大术士体谅”广仁随后对着有些失神的元昌说道:“元昌你还有这最后一次机会,把握住机会我便向大术士求情。放过你的魂魄,让你下一世也能做人。如果你连这次机会都没有抓住,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
  说完之后,还没等元昌回答,远处的归不归已经笑嘻嘻的抢先说道:“我人家我现在都好奇,当初你们两位大方师到底在占祖的乌龟壳里面看见什么了?”

  “这个归师兄你马上就要知道了…….”广仁说话的同时,外面已经传过来一阵脚步声,随后一个身穿破旧修士服饰,背着一个破烂包裹的男人跟着清月走了过来。
  来人正是已经合二为一的问天楼主姬牢,当处在夏口见过之后,过了这么多年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只不过现在的姬牢变化的让人认不出来,现在的姬牢身上穿的破旧衣服满是窟窿眼,透过窟窿眼已经可以看到里面满是油泥的皮肉。也不知道他多久没有洗过澡了,姬牢出现之后,距离他最近的广孝被一股臭味熏的直皱眉头。姬牢背着的包裹里面是他随身带的行李,里面的被褥也都是破洞,露出来一团一团的脏棉花。

  “几年未见,各位依然风采依旧,姬牢见过各位了。”说话的时候,问天楼主对着在场所有的人分别行礼。礼毕之后,微笑着对那位大术士席应真说道:“应真先生,请看在我师燕哀候的面子上,留下元昌一条性命吧。”
  “你不说。术士爷爷我都快忘了你是席应真那个老家伙的弟子了……”说到燕哀候,席应真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术士爷爷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燕哀候那样的方士,会教出来你这样的弟子。姬牢,如果你拜在术士爷爷的门下。这个时候早已经不知道投胎几次了。”
  说到这里,席应真怪异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如果说你师尊燕哀候到了,那么术士爷爷就给他一个面子。放了元昌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和你实在没有那个交情。凭什么你一句话,术士爷爷连弟子的仇都不报了?”
  “那我便以自己的性命,来换元昌的命。”姬牢说完之后,看了一眼正在盯着他的元昌,叹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当初就是因为我的贪欲,才把他害成这个样子的。没有当年我种下的恶,元昌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他现在所做的恶事也都是想自保而已,元昌,我说的对吗?”

  不管姬牢说什么,元昌一直都在紧紧的盯着他。生怕这位昔日的师尊从自己的面前跑掉一样。
  看到元昌不回答,姬牢索性自己替元昌解释:“元昌顶着要被我同花的阴影一直活到现在的,虽然当中吞噬了我的一些术法。不过还是担心有朝一日我将他的肉身、术法一起抢夺回去。这才拼命的找自保的法器,也是他晕了头才犯下了这样的大错。没有当年我的步步紧逼,元昌或许已经轮回几世,在世间享受自己的天伦之乐。”
  “楼主的消息很灵通嘛,连百里熙出事的事情都知道。不是你这宝贝弟子杀人的时候,楼主躲在暗处延期呐喊吧?”这时候,归不归突然插嘴说了一句。
  “几天之前,我在地下替十万冤魂夺生机,看到了百里熙先生的冤魂,是百里熙先生亲口告诉我的。”楼主解释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我这才知道元昌犯下了这样的大错,这个时候便想舍弃肉身,代替元昌去死……”
  这事,没等席应真说话,一边的广仁已经抢先说道:“元昌,你的错既然是因为楼主所起,那你来了结楼主,就当他弥补早年的错误了……”

  姬牢听后,对着广仁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说道:“大方师说的对,元昌,你来弥补我的错误吧?”
  说话的时候,姬牢将自己破烂的衣服脱下,露出来赤裸的胸膛。这个时候,在场的人才看到楼主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虽然同样是长生不老的体制,不知道为什么这周身上下的伤就是好不了。
  姬牢冲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我代元昌死后死之后,希望你可以放过他。”
  “等一下,术士爷爷我什么时候说过,你代元昌死,我就不用给百里熙报仇了?”席应真冷冷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死你的,他死他的。这个叫一个一个来,不能叫做替死。别说你死了之后术士爷爷坑你。今天不管谁死,元昌都是活不了的.......”
  “术士爷爷。您这话其实可以晚点说的。”这时候,归不归笑嘻嘻的继续说道:“等到楼主替元昌死掉之后,这话是可以对元昌说的。”

  “你以为术士爷爷会做这么龌龊的事情嘛?”席应真有些不屑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又对着姬牢说道:“还有,别没事的时候和术士爷爷攀交情。燕哀候到了还说的过去,术士爷爷之前没有逞过你的人情,你攀不上这个交情。”
  听到这里,楼主沉默了片刻。轻声的叹了口气之后,默不作声的打开了包裹从里面拿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绢帛,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低着头走到了席应真的身边,将手中的绢帛递到了老术士的手中。随后有低着头回到了刚才所在的位置……
  而席应真看到了楼主拿出绢帛的时候,已经认出来绢帛的出处了。只是看了一眼之后,他的掌心便出现了一个火球,将这绢帛瞬间烧成了飞灰。姬牢好像没有看到一眼,始终低着头不发一眼。
  “既然你有这个制约,刚才为什么不拿出来?”烧了绢帛之后,席应真沉着脸对姬牢说道:“宁可代替元昌去死。也不把这封绢帛拿出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本来可以用这个来压住我的,别说留下元昌一条命了。就算是席应真死在你的面前,我除了照做之外都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又这样的东西。你却选了自己去死……”

  “几年前我去拜望师尊之前居住的洞府,在里面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绢帛里面的内容只有我看过,请应真先生放心……”姬牢轻声继续说道:“只要姬牢死后。这秘密再没有人知道。只要应真先生答应,我来代替元昌去死。死后还要麻烦您封了我的魂魄……”
  日期:2017-06-18 07: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