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35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厨啊,这个呢,书上没有说,书上没有说。”刘洋点着烟,把头埋到了膝盖上。
  “嫩妈你们别扯淡了,咱们出去看看,他们好像下水了。”老九指着舷窗外,几个黑影从舷边跳到了海里。

  “卧槽,九哥,我们出去合适吗?”我心里有些打鼓,白鲸轮上的科学家那一批人看上去都有政府以及黑道的背景,他们考察沉船我估计肯定不想让别人知道,不然的话不会选择在凌晨这个时间,而我们这么贸然走出去,万一惹怒了这帮人,会不会遭到他们杀人灭口?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老九掏出一支烟,把手里的啤酒瓶子放到桌子上,大步的走了出去。
  “我们都出去吧。”我抬头看了看刘洋以及大厨,心想怎么着我们也有四个人,人多力量应该大一点。
  甲板上的风并不是很大,而且我们此刻处在了赤道附近,昼夜的温差也比较小,刚才恶补了这么大的历史知识,让我心里还有些燥热,身上也不自觉的冒出了汗。
  轮椅哥发现了我们,他把轮椅调整了一下方向,犀利的目光朝我们直射了过来。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我们虽然见过几次面,但是从来没有说过话,老九在轮椅哥面前不足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们快走了几步跟在了他的身后。
  “王,王,王教授,钓,钓鱼呢呀?”大厨总能在第一时间把气氛调节成逗比节奏。
  轮椅哥虽然不知道我们几个人过来的目的,但他毕竟好几十岁的人了,玩过的女人比我们见过的男人都多,而且从老九的脸上他也大概知道了我们几人对他并不是特别的友好,所以他选择了沉默,但是目光却还是犀利无比。
  “王教授,你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大厨的人格已经分裂了,他这十几年遭受的侮辱是常人都未曾见识过的,所以轮椅哥的装逼对他的打击也只相当于被蚊子咬了一口,所以大厨依旧谄媚的笑着,而且说出来的话十分的有内涵。

  “谢谢,我不饿。”大厨不管是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无微不至的关心让王教授很是受用,他点了一下头,嘴角微微向上扬了一下,缓缓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王教授你好,我是机舱轮机长刘洋。”二尾子刘洋紧随其后,**的朝轮椅哥伸出手。
  “年轻有为,年轻有为。”轮椅哥也把手伸过来,仅仅的攥住刘洋。
  “哎呀我去,这老头子怎么变的这么和蔼了呀,我攥成沙锅大的拳头该怎么用力的捶下呀!”我有些郁闷的暗道,本来以为这老头子会用轮椅来撞我们,我们只能自卫反击,把他的轮子拆下几个,没想到人家的笑看上去还挺有风采。

  “你好,王教授,我是白鲸轮大副,我叫李小龙,我听说我们航行的目的是来寻找大白鲸的,怎么现在成了潜水了?”这几年的航海生涯让我的胆子和行为意识都狂放了许多,而且我已经做到了第二级别的大副,整个人的高度也上升了不少,绅士了一句话之后,我直奔了主题,心想着有老九在这,打架我不怕你,有大厨在这,恶心我不怕你,有刘洋在这,太监我也不怕你,你能有什么能力反抗我。

  “你好大副,航海的事情你们说了算,但是科研的事情,好像和你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吧。”王教授还是极有涵养的,他笑眯眯的看着我,但是内心应该还是很愤怒,因为他的小臂不停的在那里抽动着。
  “嫩妈老王,只要是到了船上,你就得听船长和大副的,我们可不管你是什么科学家还是什么医学家。”老九最受不了的就是这种酸气,他用手指着王教授,居高临下的感觉很是霸气。
  “你个小子,你连我女儿都上了,你叫我一声王叔不为过吧?”王教授被老九的话彻底激怒了,他用力的按住轮椅,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我擦!这,这俩人以前认识?”我心头不禁一惊,听轮椅哥话里的意思,老九好像是把他姑娘糟蹋了,不对呀,老九要是有这么一个牛逼老丈人,他怎么可能跑船呢。
  “嫩妈老头,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嫩妈我王老九一人做事一人当,嫩妈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家姑娘。”老九拳头攥的紧紧的,诬陷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不太好受,更何况是老九这种以暴力闻名的人身上了。
  “哎呀呀,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大厨竟然在这个时候站到了轮椅哥那边。
  “刘叔,你?”我有些疑惑不解的看着大厨。
  “哎呀呀,他,他女儿就是那个女大学生!”大厨朝我挤了一下眼睛,我这才知道原来跟老九在舵机房首尖舱疯狂的那个女大学生竟然是轮椅哥的女儿!!!
  “这下完蛋了”我深吸了一口气,老九这是作了大孽了呀。

  “嫩妈,嫩妈,嫩妈。”老九也愣住了,不停的说着自己最爱的语气助词。
  “哎呀呀,王教授,你看这都凌晨了,我把你推房间去,下面给你吃好不好呀?”大厨没想到在关键时候居然发扬了伟大无私的奉献精神,和稀泥的功夫真不是盖的,不过大厨老是下面下面的,让我猛然想起了他的尖锐湿疣,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对呀,王教授,你看天气这么冷,您别冻感冒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我擦了一把额头的汗,一脸不安的看着轮椅哥,这种画面好像我把他女儿上了一样。
  “你几几年的,有家室吗?”轮椅哥并没有搭理我们,而是微笑着盯着老九,似乎老九上了他女儿给他解决了一大难题一般。
  “嫩妈,嫩妈,嫩妈。”老九显然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刺激,他还是不停的自言自语着,这辈子上过的人不少,当着人家老爸的面上姑娘,那可真算是头一次呀!
  “九哥,九哥。”我用手碰了一下老九,把他从恍惚中拖回来。
  “嫩妈。”老九低吟一声,调头朝生活区走去。

  “对不起啊,对不起啊!”我躬着要替老九道了歉,紧跟在老九的身后。
  老九回到房间之后把房门反锁,任凭我怎么敲打就是不开,而我也没有心情吃宵夜,也不关心水下是哪个太监的骨灰,回到房间洗洗也就睡了。
  “哎呀呀,咱老百姓,今个真高兴啊,咱老百姓今个真高兴,高兴,高兴,今个今个真高兴!”第二天一大早大厨在餐厅里用抹布啪啪的摔打着节奏,老九的挫败让他一时间兴奋十足,早餐甚至给科学家们加了好几种口味的包子。
  “刘叔,昨晚上怎么样了?”我看四周无人,赶忙向大厨打探一下消息。
  “哎呀呀,小龙啊,我给你说呀,昨晚上我陪着王教授喝了几杯老酒,这老头,什么都给我说了。”大厨递给我一支烟,脸上的表情十足的兴奋,提到王教授的时候,甚至都要跳跃起来了。
  “都说什么了?”我对大厨的行为感到不解,这种表情又好像是他上了王教授的女儿一样。
  这么一会功夫,我们三个都好像上了王教授的女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