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0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就掏出了电话,他犹豫了一下,因为最近几次电话都是彭长宜打给陈乐的,陈乐却再也没有主动跟自己汇报过什么,似乎他在有意回避这个问题。彭长宜也想过,他偶尔回去一次,都能看见沈芳的不轨,想必陈乐也是早就发现了,他是照顾自己的脸面,不再跟他传达什么,就跟当初去三源找他时,他只是给出了局长跟别的女人的照片,里面却没有一张是沈芳的,只有一盘他们的通话记录。他当时就想,陈乐能发现酒店门口局长和沈芳吃饭晚归,难道就没有发现他们其它的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只是他不希望自己受到的刺激太过强烈而已,就连那盘录音,他都怀疑陈乐只截取了可供他能听的那部分,如果自己不是那天晚归,估计陈乐就发现沈芳的不轨也不会告诉他了。

  彭长宜想到这里,他还是掏出了电话,给陈乐拨了过去。就见陈乐连忙低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贴在了耳朵上。
  “小乐,我在右边的看台上。”这是彭长宜一贯磊落的作风,直接报出了自己的位置。
  自从移动电话问世后,常有这样的现象出现,明明看到对方,故意打电话问对方在哪儿,干嘛等,对方有的时候不便于说真话,就谎称自己在其它的地方,这样,无端增加了了彼此不信任的程度。彭长宜从不跟朋友和下属玩这套把戏,他不想因小失大,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
  陈乐举着电话,他就往这边看了过来,彭长宜跟他挥了挥手。
  陈乐放下电话,跟那几个人说了什么,然后就朝这边走来了,由于彭长宜是背对着太阳坐的,阳光正好对着陈乐,陈乐边走边把别在衣领的墨镜戴上了。
  走到跟前,陈乐看了一眼彭长宜手里的小水壶,就说道:“娜娜也来了?”
  彭长宜笑了一下,说道:“是啊,带她来看姥爷打球。”
  陈乐“呵呵”了两声,坐在彭长宜的旁边,就看向了下边,似乎回避着什么话题。
  彭长宜不打算回避,单刀直入,说道:“有什么新发现吗?”
  陈乐看了他一眼,尽管他们都戴着墨镜,但是他知道,此刻,彭长宜墨镜后面肯定有一双冷酷、受伤的眼睛。他就低头笑了一下,说道:“您那天把他揍得不轻吧,消失了好几天,现在几乎不怎么在单位呆着,总往锦安跑呢。”
  彭长宜扭过头,看着陈乐说道:“你看见我揍他了?”

  陈乐摇摇头,说道:“没有。我现在只关注他以外的一些事情。”
  陈乐这话彭长宜信,沈芳和电局长的关系已经昭然若揭,他无须把精力用在这方面,倒是获取电局长其它的一些证据更重要。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我给他一个月的时间,让他滚蛋,如果不滚蛋,我就不客气。”
  陈乐没言声,也许,这不是他能表态的事。过了一会,陈乐说道:“有机会还是调回来吧,在家的人,也的确不容易。”
  “谁容易?在外面的人就容易?”彭长宜有些恼火。

  陈乐笑了一下,说道:“都不容易,都不容易。”
  彭长宜瞪了他一眼,压抑下自己悲愤的心情。
  陈乐说:“如果,那个混蛋要真是能滚出亢州就好了,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他没有选择,必须滚蛋!”彭长宜咬牙切齿地说道。
  那一刻,陈乐见到了彭长宜少有的阴冷。也是,敢在他头上拉屎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陈乐忽然说:“要不,改天我再给他加加温,让他滚得快点。”
  “快慢可能是他左右不得了,但是可以让他滚得坚决点,彻底点。分寸你掌握,别出事就行。”彭长宜阴沉着脸说道。
  他们又说了几句话后,彭长宜说:“你忙去吧,难得有时间陪陪他们娘俩。”
  陈乐说:“是啊,我就上午这半天有时间,下午还得去单位值班。有事您再给我打电话。”说着,跟彭长宜点了一下头就走下了台阶。
  在家两天,夫妻俩相安无事,尽管没有了争吵,但在平静的外表下,是可怕的沉寂。
  与彭长宜灰暗心情相比,吴冠奇可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整天乐得合不上嘴。
  小县城就是这点好,天高皇帝远不说,有的时候,的确没有那么多的禁锢。
  吴冠奇结婚这天,几乎所有各局委办以上的中层领导都来了。彭长宜不但亲自主持了吴冠奇跟羿楠的婚礼,而且还带来四大班子领导,来为吴冠奇贺喜撑场。
  如果这是在锦安,或者是在亢州,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在三源,彭长宜敢这么做。

  昨天下午,在常委会上,当所有的会议议程进行完,准备散会的时候,彭长宜忽然说道:“有这么一件事,明天,是吴冠奇跟羿楠新婚大喜的日子,我建议在家的班子成员,能去的就都去,为什么这么说,我是出于这么几点考虑的,吴冠奇不但是咱们的投资商,而且他娶得是咱们三源的姑娘,婚礼仪式也在三源举行,这对于稳固、密切与投资商的关系,也是有积极意义的,这应该和不正之风、大操大办是有区别的;再有,尽管吴冠奇现在是新型产业园区副主任,但不是体制内的人,咱们去喝他喜酒给他出个份子,也不为过,还有一点就是吴冠奇梅开二度,他追羿楠的过程咱们也都清楚,说明咱们三源不光山水有魅力,三源的姑娘也是有魅力的。羿楠也是咱们知名记者,这么多年也是小有成就,咱们参加他们的婚礼,谁也说不上什么。”

  等他说完,县长康斌笑着说:“彭书记,用不着解释了,在座的各位,都接到吴冠奇的请柬了,早就被他一网打尽了,我们去参加他的婚礼,意义不同,所以,大家都是能够正确认识的。”
  陈奎等人也附和着说道:“老吴是我们三源的财神爷,他建设在三源、奉献在三源,我们去参加他的婚礼,也是对他的肯定和支持,是有积极意义的,在这个问题上,您放心,不会有不同声音的。”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咱们统一一下礼金,谁都不许多,一百元,想多出的,私下进行。”
  刘建业说:“我看咱们还是送他一个有纪念意义的礼物好些吧?”
  康斌说:“还是朴素一点吧,就给礼金吧,如果送礼品的话,一旦咱们中间有人偏离了航线,你说这个东西他是摆还是不摆?就随份子吧,经济实惠不张扬,咱们是山里人,不怕他说咱们老土。”
  “哈哈。”大家都笑了,其实彭长宜知道,在座的这些人中,除去他彭长宜没有得到吴冠奇工作之外的恩惠,其它人,都在所难免。彭长宜对此心知肚明,他装糊涂,只要不伤大雅就行了,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水清无鱼。
  第二天,彭长宜带头盛装出席了吴冠奇和羿楠的婚礼,他果然把他们的婚礼主持的既隆重又风趣,土洋结合、中西结合,康斌说:这是一个中西混搭的婚礼。非常热闹,笑声不断。彭长宜把自己平时跟吴冠奇的“疯”和“闹”,用在他的婚礼上,只是把吴冠奇折腾苦了。
  日期:2017-05-26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