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0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儿小声说道:“爸爸,我想去你哪儿玩,妈妈天天那么晚才回来,小舅家的孩子太吵,太闹……”

  “你个白眼狼,又在告我状?”沈芳换上了居家服进来了,她责怪地冲着女儿说道。
  彭长宜连眼皮都没抬,他把目光投向别处,说道:“怎么叫告状,本来就是事实,天天半夜才回家,孩子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习,将来都是个事。”
  沈芳没有跟吵,阴阳怪气地说道:“那好啊,你是爸爸,你也可以带她的!”
  “好,娜娜明天就跟我走。”彭长宜看了女儿一眼,冲女儿做了一个鬼脸,他不想让女儿觉得爸爸妈妈因为她而争吵。
  谁知,女儿从床上站起来,指着沈芳,带着哭腔说道:“就该是你带我,你是妈妈——”
  彭长宜和沈芳谁都没有料到女儿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沈芳赶紧走到床前,嚷道:“我是妈妈,妈妈又没有不带你啊,妈妈也有工作,要上班,要挣钱……”
  “少跟孩子讲这些没用的!”彭长宜低声说了一句,就走了出去。
  沈芳下面的话被彭长宜的话噎了回去,她看了看彭长宜出去的背影,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女儿,说道:“躺下,睡觉,没良心的东西。”
  不知这话沈芳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此时彭长宜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他不想当着孩子跟她吵架,就从卧室把自己换洗的衣服拿出来,从女儿的屋里进了书房,随后就开门出去洗澡去了。
  洗完澡后,彭长宜没有经过客厅的房间,而是从外面直接进了书房。
  看来沈芳的心思的确不在这个家里了,书房的桌上落了一层尘土,他拿起抹布,擦干净书房里的桌椅后,又拿起一把小笤帚,把床单扫干净,准备上床睡觉。他听了听,女儿的房间似乎没了动静,就悄悄走进女儿屋里,看见娜娜正睁着两只小眼睛看着他。

  他知道,夫妻二人不和,受伤害最大的就是孩子,所以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进来,说道:“怎么还不睡觉?”
  女儿也讨好地冲他笑了一下,说道:“睡不着。”
  “为什么?”彭长宜看着女儿问道。
  “妈妈骂我没良心。”说着,孩子的眼睛就红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妈妈骂你是应该的,你就是让妈妈骂的,小时候,爸爸也经常挨奶奶的骂。”
  娜娜说:“那是爸爸有错奶奶才骂,我没有错,妈妈不该骂我。”
  “哦,你怎么没错?”彭长宜耐心地问道。
  “她就是应该带我,爸爸不在家工作,她在家工作,我说的没错。”女儿据理力争。

  彭长宜笑了,说道:“娜娜,以后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你看,爸爸在外面,都是自己照顾自己,你上次怎么笑话爸爸来着,笑话爸爸的衣服不自己洗,让妈妈洗,自从你批评爸爸后,爸爸的衣服再也没有拿回来让妈妈洗,对不?”
  女儿笑了,躺着点点头。
  “所以,你的事以后也要自己做喽——”他伸出手,轻轻捏了一下女儿的脸蛋。
  “我可以洗衣服,但是我不敢做饭,妈妈不让。”娜娜自豪地说道。
  “做饭就不用了,你还太小,不会用煤气灶,等你大点再学不晚。”
  “爸爸。”娜娜小声说道:“你今晚不跟妈妈在一个屋子睡吗?”

  彭长宜知道,女儿还是担心他和妈妈吵架,就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说:“今晚爸爸要写东西,所以要熬夜,你快点睡吧,明天爸爸带你出去玩如何?”
  “太好了。”女儿高兴地伸出两只胳膊,抱住爸爸的脖子就亲了一下。
  彭长宜乐了,给女儿关上了灯,就回书房去了。
  沈芳趟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她明明知道丈夫不和自己一床睡的原因,但丈夫这样一言不发,也不知道丈夫心里是怎么想的,为了试探丈夫,她几次起床想去跟丈夫谈谈,但又的确不知道说什么好,每次走到门口,又回来了,沈芳预感到这样的日子不好过,总像心头悬着什么东西似的,一刻不掉下来,她就一刻不踏实。
  沈芳其实是个内心没有城府的人,心里存不住事,她见彭长宜不理她,也不找她算账,反而心里没底。
  第二天早上,沈芳早早就起床了,她就去厨房做一家三口的早点。她不时地用眼睛瞄着西边的那间书房,见窗帘一直都没拉开。
  往常,如果彭长宜在家,这个时候他早就起来扫院子冲地了。夏天,只要彭长宜在家,总会用水管冲地,在沈芳的监督下,把整院的碎拼大理石地面冲刷的干干净净。但是今天彭长宜却还没有起来。她几次想叫他起来干活,又把话咽了回去。
  女儿都起来了,彭长宜还没有起来。
  沈芳告诉女儿,市老龄委今天在体育场有场老职工门球比赛,他们单位有个代表队要参加比赛,妈妈要送这些老职工去体育场参加比赛,让她在家跟爸爸玩。
  娜娜点点头。只要爸爸回来,孩子的兴趣点就全在爸爸身上了,何况爸爸说带她去玩,对于妈妈去干吗,她是不关心的。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是单位的司机到了。沈芳穿戴整齐,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拎起包就要走,到了门口后她又回来了,跟娜娜说道:“今天姥爷也去体育场打门球,你和爸爸吃完饭来体育场看姥爷打球吧,去,叫爸爸起床。”

  女儿便跑回屋,推开爸爸书房的门,就见爸爸早已经起来了,正在看书。她就一五一十地把妈妈的话告诉了爸爸,爸爸想了想说道:“你想去吗?”
  女儿说道:“我想,但还想让爸爸带我去吃肯德基,去公园划船。”
  彭长宜温和地说道:“好,咱们都做。”
  女儿高兴地笑了。
  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女儿便跑出去接电话,不一会,又跑进来报告,说电话是姥爷打来的,姥爷让她跟爸爸去看他打球。
  彭长宜感到,这个电话有可能是沈芳授意岳父打的。
  彭长宜决定带女儿去看岳父打球,一方面,他感觉沈芳的行为无论是亲人还是外人,可能会多多少少地知道了一些,从来都是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由于他的特殊地位,可能人们会更加关注,沈芳也可能想在外人面前维持一个和睦家庭的形象。其实,彭长宜也是这样想的,既然目前他还下不定离婚的决心,也不想让社会上的人看到自己家的裂痕,面上的事还是要做的。于是,他就让娜娜去问问姥爷几点比赛。

  娜娜又跑出去打电话去了,一会气喘吁吁地回来了,说道:“姥爷说他大概九点上场。”
  彭长宜说:“好,咱们接下来洗脸吃饭去体育场。”
  “哦——”女儿拍着巴掌说道。
  彭长宜给女儿带了一壶水,父女俩一人戴了一顶遮阳帽就出门了,正好看见刘忠三口子。彭长宜就跟他们打招呼。
  刘忠说:“要知道你昨晚上回来的就找你喝酒了。”

  刘嫂说:“你们到一块能说点别的不?”
  彭长宜笑了,说道:“中午怎么样?”
  刘嫂说:“不行!中午回不来,好几个星期不回老家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样,你先跟嫂子请好假,我这两天没特别安排,什么时候都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