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0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局长似乎是有点见不得女人流泪,就赶紧凑到她跟前,哭丧着脸说道:“我哪敢搭理你呀,你那个老公太厉害了,三拳就把我打得面目皆非,你心里最清楚不过的了,我只是动了动手,我什么都没得到啊,我冤不冤?”
  沈芳说道:“不冤,一点都不冤。就冲你好几天不理我,就不冤。”
  局长知道这是女人在跟自己撒娇。
  沈芳又说:“我老公厉害,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你之前也知道,现在事情败露了你知道怕了,早会干嘛去了?”
  局长被沈芳抢白的没了话说,就说道:“我早先只知道他是县委书记,谁知道他不顾影响,敢跟我动手啊,搁谁都得怕。”
  沈芳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道:“怕,你就躲开了,不理我了,你怎么不关心一下我呀,他要是把我杀了你都不知道呢?”
  局长坐在她的身边,知道她这是撒贱,就说道:“哪能啊,他不会杀你的,就是杀我,也不会杀你。”说着,就伸出手去拉沈芳的手。

  沈芳甩掉了他的手,说道:“别碰我,一边去!”
  局长不高兴了,说道:“不让我碰,干嘛找来?”
  “找你来就是让你碰的吗?我是有话想跟你说。”沈芳抹着眼泪说道。
  局长一听,就泄了气,说道:“有什么话,说吧。”
  沈芳想了想,说:“那天怎么样?他打坏了你了吗?”
  局长站起身,说道:“你说哪?”
  沈芳看着他的背影,说道:“对不起了……”

  听见沈芳说这话,局长的心里舒服多了,他转过身,继续坐在她的身边,说道:“有你这句话就值了。”说着,手就开始不老实了。
  沈芳半推半就,渐渐地,就陶醉了……
  沈芳饿着肚子,在锦安这家知名的商务宾馆里,和她的上司,圆满完成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轨。
  女人都是感性动物,当她满含羞涩,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梳洗完毕,和床上那个男人吻别时,那个男人居然还不忘问她一句话:“我比他如何?”
  沈芳红着脸说道:“去!不告诉你。”
  尽管沈芳没说,但是她的上司心里非常清楚,这个女人忘不了自己了。只是,他在亢州的时间不多了,不然可以好好享受这个女人的。
  此刻,沈芳的心也被幸福和满足占据着内心,她满面春风地走出了锦安这家知名的商务宾馆,坐进了单位的轿车,随后,离开了宾馆,回亢州去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看见她出来后,旁边另一辆车上,一个高挽着头发,十分漂亮迷人的女人,掐灭手中的香烟,然后推开车门,优雅地走进了这家宾馆,塞给服务员两张大钞,服务员便给她打开了局长睡觉的房间,她便走了进去。
  屋子里,弥漫着一种**的气味,女人用手扇了几下,冲着床上的男人咳嗽了一声,男人停止了鼾声,睁开眼后,腾地坐起来,说道:“你怎么进来了?”
  女人优雅地笑了,说道:“我怎么不能进来,别的女人都能进来,何况我是你正宗的夫人,就更能进来了。”说着,就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他。
  男人重新躺下,说道:“你有事吗?”
  “当然有,不然能找到这里来?”女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明知故问。”
  “如果是离婚的事,请你免开尊口,如果是别的事,还可以商量。”电局长说道。
  “哈哈。”女人笑了:“是不是让人家的丈夫给逮着了?”
  男人没好气地说道:“不关你的事。”
  “但人家男人可是找到我了,你说关我的事不?”女人边说边点着一根烟。
  “找你干嘛?”男人问道。
  “当然是结盟了。”
  “你怎么说的?”
  “我什么都没说。”男人坐起来,说道:“求你个事。”

  “只要你同意离婚,什么事都可以谈。”女人吐出一个烟圈说道。
  男人想了想,说道:“算了,我也不绷着了,离就离吧,孩子归我,市区街面的两套房子归我,另外,把我调回锦安,或者是经济好的地方当局长,同意了,我就离,马上签字。”
  女人吐出一个烟圈,说道:“是不是受到她男人的威胁了?我说,这次你可是玩大发了。我看她的男人可不是善茬。”
  男人没有理会她的话。
  她又继续说道:“凭直觉,刚才那个女人是个不错的良家妇女,你就不怕她缠上你,嫁给你?”
  男人说道:“这不是你考虑的事情,抓紧给省里打个电话吧,按我说的办,这是本人的条件。”
  女人听了后,很优雅地用食指弹了一下烟灰,说道:“凭你现在的情况,你照顾不了孩子。”
  “我照顾不了,还有孩子爷爷和奶奶。”男人的口气里就有了不耐烦。
  “这样吧,那个中心地段的房子归你,稍远点的那个归我吧,你现在是单位的一把,想要多少房子没有?”女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也是一把呀?”电局长反驳道。
  “我那里是一个小局,和你们亢州没法比,还不如你一个小指头。”女人争辩着说。

  显然,男人不想跟她讨论这个问题,而是撩开被子,赤裸着身子走进了浴室,胡乱洗了洗后出来,说道:“这事我着急,尽快办吧,房子的事按你说的办,我得下去吃饭了。”说着,穿上衣服后就走了出去,全然不顾屋里的女人。
  我们无从考证这对夫妻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使他们能这么淡定地面对面地谈离婚的条件,而且对于丈夫的“不轨”居然不闻不问,看来,曾经发生过的种种,已经消磨掉了他们彼此的在意,剩下的,恐怕只有漠然和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以及条件了。
  彭长宜一直没有回家,中途,娜娜给他打过电话,问他回不回家,彭长宜告诉女儿,单位有事回不去。
  沈芳没有顾忌到丈夫的感受,她所有的感官和心思,全在局长身上了,局长冷落了他几天后,重新又跟她近了起来,尽管不再让她加班,但在单位,他们还是眉来眼去的,单位早就有人看出了端倪,便有一些风言风语的传出了。
  这天,沈芳的妈妈给彭长宜打了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说道:“长宜啊,怎么这么忙,好几天不回来了吧?”
  彭长宜说道:“是啊,现在是汛期,不敢离开,您有事吗?”
  岳母明显地听出彭长宜这是借口。就说:“长宜啊,我这几天没什么事,想去三源看看,听说你们那里很凉快。”
  彭长宜说道:“是啊,我早就说让你们过来,你们总是放不下工作,放不下孙子。”

  岳母说道:“工作就是那么回事,我本来就是离退的人了,医院返聘我,也是看着方方面面的关系才返聘我回去干了两年,人啊,终有退出历史舞台的那一天,前几天部长就把我一顿好损,所以啊,我昨天已经从单位彻底退下来了,所以才想着去三源散散心。”
  彭长宜说:“退下来好,早就该好好休养了。您什么时候来,我下周四五可能出差。”
  岳母说道:“如果去的话,我会提前打电话给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