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0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她不说这句话,说别的倒还好,一听她问自己还好吗,局长就耷拉着脸,赌气说道:“好什么好,我真是倒霉透了,栽在你手里了。”
  沈芳一听他这么说,就委屈的眼泪涌了上来,说道:“怎么能怨我啊,也不是我跟他勾搭好设计陷害你,你倒好,一人躲回锦安了,连个电话都不打,我心里好受吗?”
  局长皱着眉,听了沈芳的话,有些不耐烦,说道:“好了好了,都他妈的是我的不是,好了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打你主意了,我是真怕了他了。我说小沈啊,你说我他妈的冤不冤,只有你知道我有多怨,你的一切要求我都满足了,办公室主任你当上了,就是你从来都没想过的局班子成员你也当上了,我他妈的够意思了吧?什么都不说了,算我倒霉。好了,你今后好好跟他过日子吧,我也有可能要调回去,这个地方我没脸呆了。就这样吧,我还有事,马上要回市里开紧急会。”说着,不等沈芳说话,局长就往出走。

  猛然,沈芳就从后面抱住了局长,她把脸附在他的后背上,温柔地说:“对不起了……”
  局长抬起头,长出了一口气,说实在的,他还要感谢这个女人呢,如果当时她不是往北跑下去,引开彭长宜,他还会多挨几拳呢,想到这里,他就转过身,轻轻抱住沈芳说道:“不怪你,只怪我太倒霉,好了,我必须要走了,中午约好人了。”说着,就走出了办公室。
  其实,局长不是去开什么紧急会议,所有的会议通知沈芳都掌握着呢,沈芳知道他这个理由站不住,果然,他不是开会,而是锦安有午宴。
  沈芳哪里知道,彭长宜给他一个月的时间让他调离亢州,否则,就会把他许多丑闻曝光,所有,他必须抓紧活动,有些关系他是需要打通的,离开亢州不是难事,后面有一串的人排队等着呢,谁都知道亢州经济条件好,工程多,油水大,而且经济实力一直在锦安数一数二,在这个地方当官,市局领导都会高看一眼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到这个地方来的,包括这里的工商、税务等等垂直单位,都是如此。

  尽管此时离锦安午宴还有一段时间,局长他完全有时间跟沈芳调调情,但是他不这样做,倒不是他从内心怕了彭长宜,而是他对沈芳用的是欲擒故纵,他要等沈芳主动上钩。所以,他没有犹豫,毅然决然地走了出去。
  沈芳悻悻然地拿着一沓子单据走了出来,她直奔财务室去了。
  一连两三天,局长都没有单独跟沈芳会面,沈芳就有些生气,心想,天下的男人怎么都这么自私啊,出了事也不张罗着问问我的情况,自己倒先躲起来了,哼!沈芳就有些气。更气的是这几天她本人受到了冷落,那些善于察言观色的家伙们似乎也不太围着她转了。这让沈芳刚刚兴旺起来的成就感和荣誉感,有了很大的落差。
  尽管她还是车接车送,但每天下午按时下班让她感觉自己似乎不那么风光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她尝到参与社会、参与单位高管层次的一切活动,她感觉自己风光耀眼不说,还有一种不甘彭长宜之后的满足,可是冷不丁闲了没事干,她就有些不适应了。
  有一句话说得好,让乞丐穿上鞋子容易,但是要让一个丰衣足食的人脱掉鞋子当乞丐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沈芳为了拯救自己的权力和威信,彻底迷失了……
  今天,省电力公司来人,检查验收亢州公司“省一流县级供电企业”达标的事,按理说,这类事上下协调,尤其是招待都应该是办公室的事,但是,局长却把这个事安排到了相关各个科室,只是在客人走的时候,需要带礼品了,才从办公室领取。
  沈芳的心理有多失落是可想而知的了,她对局长就没了好脸,对那些前来领礼品的同事也就没了好脸。关键是那些人太会看风向了,这么大的事没让办公室参与,这很不正常,难免有人会猜测会议论。
  没了局长的关照,她似乎也不那么受到大家追捧了。

  现在,沈芳只有在开会的时候,才能见到局长,尽管局长没有自己丈夫英俊年轻,但是他非常老练成熟,非常的会调情,也非常地懂女人,知道该怎样去取悦女人,知道女人身上的每一个兴奋点,尽管沈芳到现在跟局长还没有实质性的交he,但从内心来讲,她已经是非常渴望的。跟局长在车里调情,被丈夫抓着了现行,就是没有做过那事,丈夫也认为他们做了,甚至做了无数次,正因为如此,她才从不为自己争辩。

  跟局长在一起,享受到的感官刺激,是沈芳结婚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从丈夫那里享受到的待遇,局长越是不理她,她越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他的好,女人,一旦陷入情yu的魔窟,就很难自拔了……
  沈芳终于等来了机会,这天,她和局长要去锦安开会,局长为了不跟她坐一辆车,头天就回锦安去了,所以,第二天,沈芳一人坐着局里的车,赶到锦安供电公司会场和局长汇合。沈芳在签到薄上,写下了局长和她的名字,尽管她没有见到局长,但他知道,一般情况下,局长都不亲自签字,都是由随从人员代签。
  开会的时候,沈芳没有和局长坐在一起,因为她知道,局长的妻子,也是局长,也会在开会的人当中,快散会的时候,她给局长打了一个电话,表示中午聚聚。
  局长尽管受到了彭长宜的威胁,心里有些惧怕他,但是对女人身体的渴望,尤其是想到一个月后,自己有可能就不在亢州了,沈芳又主动投怀送抱,似乎有不用白不用的心理,带着对彭长宜的怨气,就跟沈芳说了一个地址后挂了电话。

  沈芳就无心开会了,内心里,一直在想着和局长见面的情景,好不容易散会了,她便用眼瞄着前排的局长,看见他和众人一同站起来后,沈芳才慢慢走出会场。
  沈芳没有到局长跟前说话,她看见局长自己开车走了,这才坐着车,来到局长说的地方,在一个商务酒店门前下了车,她给了司机两张钞票,让司机自己去吃饭,愿意点什么就点什么,她和局长在上面宴请客人。说完,就挎着小包上了电梯。
  按照局长说的房间号,她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门虚掩着,估计是局长给她留着的,推门进去后,就看见局长正在里面,刚从卫生间出来。
  局长见她进来后,没有出现沈芳想象的那样的惊喜,甚至都没有用正眼看她,看来,他的确怕了彭长宜了。沈芳没等局长让座,就坐在了房间的软椅上。
  局长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
  沈芳见局长不说话,自己也不开口说话,就默默地坐在哪儿,坐着坐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局长一见沈芳掉眼泪了,就赶紧关上电视,说道:“嗨,你哭什么呀?”
  沈芳更委屈了,眼泪就流的更欢了,她没好气地说道:“你说我哭什么,是不是我要是不哭,你准备一辈子都不跟我说话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