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0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笑了,说道:“难怪羿楠说你做白日梦,我看的确是这样,有影的事你不知道,没影儿的事你倒是很肯定。”

  “十有八九吧。”吴冠奇得意地说道:“我说彭长宜有个女儿,你也得给我生个女儿?”
  彭长宜听了他这话,就想起了目前跟沈芳的关系,他惆怅地叹了口气,说道:“定的是哪天?”
  “下周三,请柬上有。”吴冠奇指了指桌上的请柬。
  彭长宜说道:“你说你早不结晚不接,干嘛偏偏等我要出门的时候结婚呀?”
  吴冠奇说道:“你要出门?”
  彭长宜说:“我准备这几天出差呢,你说你们结婚,我是参加还是不参加?”彭长宜这话没错,他正准备跟市委请假,这个周末带丁一去草原,而吴冠奇的婚礼是下周三。
  羿楠这时进来了,她正好听见彭长宜的话。吴冠奇看看羿楠,羿楠也看看吴冠奇,吴冠奇就靠在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说道:“您看着办,参不参加随您,谁让我们定日子的时候没先征求您彭大书记的意见?”
  羿楠笑了一下,说道:“彭书记,老吴还说让你给我们主持婚礼呢?你要是出差,我就等你回来再嫁。”

  吴冠奇连忙说道:“我不这么认为,他出就让他出去吧,我们该娶娶,该嫁嫁,离了臭鸡蛋还不做槽糕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羿楠,看到了吧,你一答应嫁给他,他立马涨行情。好吧,谁让你吴冠奇百年一遇,好不容易大婚呢,我出差的日子往后推。”
  羿楠笑了,说道:“太好了,多谢彭书记……”
  吴冠奇拦了一下羿楠,说道:“谢什么,本来就没有悬念的事,他非得给我吴冠奇整这么一出,如果不这样,就不是彭长宜了。”

  彭长宜哈哈笑了,说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形象?”
  “比这更次。”吴冠奇小声跟羿楠嘟囔了一声,羿楠看着彭长宜就笑了。
  沈芳这几天按时下班回家,倒不是因为彭长宜发现了自己的不轨,而是她没有了接待任务。
  本来单位上也没有那多的接待应酬,都是局长硬加给她的,假公济私而已。办公室主任的权力都是领导给的,领导想让这个权力有多大就有多大。
  这几天,沈芳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电局长消失的两三天中,她几次给他打电话他都不接,回来上班后,明显的见着她就躲。她不觉就有些来气,心想,男人怎么都这样,一点担当都没有,也不张罗问问这两日是怎么过的?
  单位谁都不知道局长怎么突然住院养伤,更不知道他那晚跟谁喝多摔伤了,上上下下是个谜,而且局长住院的地方保密,许多想拍马屁的人也无法去探望,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
  沈芳当然知道局长为什么突然住院了,她一方面假惺惺地参与别人猜测,一方面就想自己男人那几拳肯定把他揍得不轻,破了相,才想到住院这一招的。想到这些,沈芳就觉得有些对不住局长,毕竟,她的所有要求,他全部都满足了她。有心想给他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毕竟是自己男人打的他,又有些张不开嘴。
  好不容易挨到了第二天,沈芳就提前想好了一个工作上的借口,给局长打了一个电话,哪知,电话刚响了没几声,他就挂了她的电话。沈芳就来气了,她就又打了第二次,第三次,等第三次接通的时候,当听到对放沙哑着声音“喂”了一声的时候,沈芳居然鼻子一酸,说道:“讨厌,为什么挂我的电话?你以为我好受吗?”

  电局长怔了怔,半天才说道:“沈主任,我这里正有事,一会给你打过去。”
  沈芳一听,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冤枉他了,赶紧说道:“好的,那局长您先忙。”
  挂了电话后,沈芳就开始抹起了眼泪儿。她在等局长的电话,一直到下午下班,也没有等到,悻悻地就回家了,正好碰见梁晓慧,梁晓慧打老远就对从车上下来的沈芳说道:
  “呦,今天这么这么早回来了?你这个大忙人,怎么今天不忙了?平时还真很少见到你啊?”
  沈芳听了这话就有些别扭,她无法判断梁晓慧那天晚上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就应声答道:“今天单位不忙,我就赶紧溜回来了,总是把孩子扔在娘家也不是个事。”说着,就跟梁晓慧摆摆手,背着时髦的小包往自家门口走去,全然不管梁晓慧看自己的眼神。
  尽管彭长宜这两日比较相对稳定,没有再找她什么茬,但是局长的态度让沈芳心里没了底。
  三天后,局长来上班了,只能沈芳还能看出他右眼角有淤青,除此之外,从脸上看不出什么破绽来了。
  上午,开完班子成员会后,几位局领导都纷纷表示给局长压惊,局长摆摆手,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不要了,没什么惊好压的,我比较倒霉,摔了个大跟头,中午我还有事,改天吧。”
  局长说到这里,沈芳就看了一眼局长,但是局长却没有像往日那样和她眉来眼去,而是一直绷着脸,表情严肃,他布置完工作后就率先离开了会场。
  沈芳静静地等在自己的办公室,她原以为局长说中午有事,会和她单独见面,没想到,过了中午下班的时间了,她也没有等来局长,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有,她就有些失望了。后来还是办公室司机推门进来,问她中午怎么安排,她才知道局长早就坐着车回锦安了。
  一连过了三四天,她也没有捞到单独和局长说话的机会,一旦没有了往日的暧昧和私情,一般情况下,局长是没有多少时间和一个办公室主任单独相处的。
  沈芳总在寻找各种机会往局长办公室跑,但局长不是打电话就是屋里有人,要不就是低头写东西,跟本不给她说别的话的机会。
  沈芳心里就七上八下的,她唯恐惹恼了局长,把自己刚当上没多长时间的官给“摩挲”下来,因为办公室前些日子调来一个转业的女军人,这个转业女军人据说在部队是一个相当于团级的干部,还没有明确的工作岗位,这几天总是往局长眼前凑,几乎天天在他办公室泡。女军人长得很漂亮,比沈芳年轻好几岁,但却没有过硬的后台,给她安排这个单位实属万幸了,据她自己说,她那点转业费都送礼攻关了,沈芳估计,她现在正在攻局长的关,想在单位捞个一官半职的,所以,沈芳感到了危机,据说,女军人是部队文职干部,相当于团级。

  这天,沈芳手里拿着厚厚一沓报销的单据敲开了局长办公室的门,发现局长正在打电话,见她进来了,只抬了一下眼皮,眼里不像往日那样有光发出来,她就感到有些委屈,好不容易等局长打完电话了,她走到他的跟前,没有说话,而是把这一沓厚厚的发票就放在了他的眼前,两眼盯看着他。
  局长没说话,默默地拿起单据,一张一张地翻看着,也可能出于对沈芳的信任,也可能他觉得这样太浪费时间,翻了几张后,索性不再往后看了,就拿起笔,把单据倒扣过来,开始一张一张地签字。直到三十多张单据签完了,他们也没有说一句话。
  沈芳一直在等他先开口,眼看他签完字,就要站起身的样子,这才赶忙轻声说道:“你还好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