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0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个局长脸白了,他这才发现上了彭长宜的当。说道:“你这个人不讲信用。”
  “我很讲信用,是你自己做的。我告诉你,照片上的这几位的丈夫,我都认识,只要把这些寄给她们的丈夫,倒时揍你的就不只是我彭长宜一人了,小子,你错就错在专搞当官的女人,我告诉你,这里的人,哪个都能办了你,你信不?”
  彭长宜这话,还真不是威胁,电局长的额头就冒出了汗珠。
  彭长宜又说道:“别觉得自己的老婆让当官的玩了,你反过来就玩当官的女人,告诉你,当官的女人可以闲置不用,但是轮不到你用,你用,就是在玩火,能烧死你!信不信?识相的,赶紧滚出亢州!我给你的期限是一个月,一个月,必须滚蛋!你刚才也说了,都在道儿上混,你只要滚蛋,这事一笔勾销,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记住,滚蛋!”说完,使劲咬了咬腮帮子,转身就出去了。

  等彭长宜出去后,电局长越想越气,自己也是堂堂的处级干部,凭什么就被他玩于股掌之中?看来,沈芳这个女人,真的是他的霉星。想到这里,他气愤地把自己手里的电话,冲着门口就砸了过去,电话碰撞到门上,弹回来,跳了几跳后,电池的后盖和电池、机身就散落了一地……
  彭长宜直接回三源去了,当天晚上,他接到了女儿娜娜的电话,娜娜在电话里问他在干嘛?他说:“在看报纸。”娜娜就告诉他,她正在和妈妈看电视,写完作业了,问他什么时候回家?
  彭长宜知道,这个电话有可能是沈芳让孩子打的,就说道:“什么时候有时间爸爸就回去了,你要好好学习,每天作业要按时完成。”
  娜娜说道:“知道了,爸爸再见。”
  孩子,就是夫妻之间最好的纽带和桥梁,以往,彭长宜和沈芳吵架出来后,大多都是让孩子给自己打个电话,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了沈芳的态度,但是这次不同,彭长宜尽管在做着挽救他们婚姻的工作,但那只是工作,这个芥蒂,是一时半会消除不了的。

  第二天早上,彭长宜刚到办公室坐下,羿楠和吴冠奇一前一后就进来了。
  彭长宜看到他俩,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说道:“呦呵,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夫妻双双把门登?”
  羿楠微笑着,双手捧过一个大红请柬,恭恭敬敬地放到了彭长宜面前。
  彭长宜看着她说道:“这是什么?”
  羿楠只是笑,不说话。

  彭长宜看了一眼后面的吴冠奇,吴冠奇也笑嘻嘻地看着他。
  彭长宜站了起来,他没有打开请柬,仍然跟羿楠说道:“你们俩是不是美得昏了头了,进门就乐,也不说话。羿楠,难道说请我喝喜酒就这么难以开口?你不要不好意思,奸商也是人吗?再说了,奸商也有好的有坏的之分,就说咱们吴总吧,那就属于较比好的奸商,较比不错的男人。”
  羿楠回过头,看着吴冠奇就笑了。
  吴冠奇说道:“哈哈,我说彭长宜同志啊,什么叫‘较比’?那是‘比较’。头进门的时候,小楠就跟我说,说你保证会提‘奸商’这个事,我还维护你的形象呢,我说不会不会,那是书记,是好朋友,怎么会在意你当初的说法?你呀,让我白给你挣口袋了,真不给我争气,?果真小心眼。你怎么忘了咱们老家有句老话了,叫‘褒贬是买主’,她开始之所以跟我叫奸商,是想用这个标准来衡量我,衡量来衡量去,发现我只奸不商,不对不对,只商不奸,所以才通过了政审这一关啊。”

  “哈哈。”彭长宜高兴地笑了,看到吴冠奇经过长时间的追爱长跑,终于抱得美人归,从心里为好友感到高兴,他看着羿楠说道:“羿楠啊,老吴这后半辈子可就交给你了,你可得把他关管好了,如果老吴犯了错误,我可不认为是老吴的毛病,我就会认为是你的毛病,你要像牧羊犬那样,来管理他,规范他,让他老老实实地拉车卖力。”
  羿楠笑了,说道:“吴冠奇,听见了吧,你以后要是不老实,我就会像牧羊犬那样修理你。”
  没容吴冠奇说话,彭长宜就低头琢磨着说道:“吴冠奇?怎么这仨字从你嘴里说出来这么别扭啊?老吴,怎么回事?”
  吴冠奇赶忙说道:“这是我们家务事,您哪,就别操那份闲心了。”
  彭长宜一本正经地说:“我从来都不插足别人的家务事,我只是感到有些不公平,有人小楠小楠的叫了一百年了,人家呢,一声‘吴冠奇’,就立刻彰显出地位的悬殊和不平等。羿楠,不是我批评你,这什么事得差不离,不能差太多了啊——”
  羿楠脸红了,她笑着冲彭长宜微微一欠身,柔顺的长发就随着身体向前飘散下来,说道:“是,谢谢彭书记指教——”
  彭长宜仍然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不是指教,是考虑到了以后有可能出现的问题,我是提前让你注意。好家伙,从你哪儿一受了气,就跑来跟我撒野,动不动就拿撤资威胁我,羿楠,你说我可是就长着一个心脏啊,他三天两头跑这来吓唬我,搁谁头上谁都受不了啊,所以,我交给你一个任务,就是要照顾好这个吴老爷。”
  羿楠笑了,她凑到彭长宜跟前,小声说道:“彭书记,你放心,他以后就不敢来威胁你了。”
  彭长宜“哈哈”大笑,笑得眼泪就流了出来,他故意学着羿楠的声音叫道:“吴冠奇,听见了吗?”
  吴冠奇说道:“我这堆这块就交给你们两个人了,你们看着办去吧。”
  彭长宜开心极了,他这才从桌子后面走出来,把他们让到沙发上就坐。秘书过来给他们沏好水后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从茶几底下拿出香烟,递给吴冠奇。

  吴冠奇连连摆手,表示不抽了。
  彭长宜奇怪地问道:“怎么了?当着老婆连烟都不敢抽了,你也忒让我看不起你了?”
  吴冠奇悄悄地指指羿楠的腹部,又冲他摆摆手。
  彭长宜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却故意问道:“怎么了,跟我打什么哑语?你老指羿楠肚子干嘛?”
  羿楠听他这么说,就一回头,正看见吴冠奇在跟彭长宜比划,她的脸就红了,狠狠地瞪了吴冠奇一眼,说道:“彭书记,别理他,他在做白日梦。”
  “什么叫白日梦,我敢肯定……”
  羿楠的脸更红了,她不容吴冠奇把下面的话说出来,赶紧冲吴冠奇举起拳头,刚要砸下去,这时,她的电话响了,她起身就出去接电话了。

  彭长宜见羿楠出去了,说道:“你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当着外人什么都说?你是过来人了,人家羿楠还是个姑娘家。”
  吴冠奇说:“我说什么了,我只是比划了两下,再说了,跟别人我连比划都不比划,这不是跟你吗。另外,我就是要消除她的一切羞涩心理,然后,给我生一个大大方方的女儿。”
  彭长宜撇了一下嘴,小声说道:“怀上了?”
  “目前还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