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655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蹩脚的设计,让我说什么。
  眼镜男看了我一眼,说道:“带走吧。”
  带我离开的时候,经过郭天瑞身边,郭天瑞小声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一句,大概只有我听得清楚,因为几乎没有什么声音,完全是嘴型。

  我冷哼一声。
  说实话,我只是摆摆态度,我不怪郭天瑞,他低头肯定有他的道理,一定是被逼无奈。没办法,人生在世就是这样,要不断的妥协。
  当晚,我被关了起来,第二天自己一个人干坐了一天,好在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我心情还可以。就是有点想要知道外边的讯息。
  第三天,我见到了齐语兰,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董宁,对不起,我害了你。”
  我说:“领导,你快别这么说,谁也不知道这是一个陷阱。”
  齐语兰看起来忧心忡忡。我问她怎么了,齐语兰说道:“董宁,这件事对你很不利,周围没有监控,无法证明你的清白,但是证据确凿,屋里面有你的指纹,也有你的残留物。”
  我说:“不可能,我都没有做那事,证明可能有残留。”
  齐语兰说:“你别激动,有可能是伪造的,可是他们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我说:“领导,到底是谁要害我。这里面有特勤参与。”
  齐语兰说道:“我知道有人牵扯其中,但是不知道是谁带的头,现在证据有了,证人也有了,你的情况不乐观。”
  证人大概就是郭天瑞吧,真心寒啊!
  可就在我跟齐语兰说话的时候,那个眼镜男出现了。他跟我说了一句话。
  “董宁,你可以走了。”
  我可以走了,什么意思?
  眼镜男的话让我有点懵。
  辛辛苦苦设了这么一个套,把我搞了进来,又是丨警丨察又是特勤的,人力就不用说了,物力肯定是一笔不小开销。
  况且,现在,齐语兰忧心忡忡,对方搞得很大,并且很细节,不仅仅策反了郭天瑞,让他站出来指认我,坏我名誉,并且还握有很多证据,分泌物指纹这种东西都造了假,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不能造假的。
  说实话,我挺好奇的,分泌物怎么说是我的呢,特勤就算再牛逼也没有样本啊!难道凭借我的DNA伪造出来?
  感觉好扯。
  扯归扯,这么快放弃,总感觉里面有事。
  “怎么。没听清楚我说的话?”
  眼镜男轻笑一声,我有一种被施舍的感觉,很不好。
  我说:“是啊!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次。”
  眼镜男说道:“董宁,我说你可以出去了,这次听明白了吧。”
  齐语兰说道:“为什么?”

  眼镜男冷笑一声,说道:“原因你们应该知道啊!何必来问我。”
  我看了看齐语兰。如果有什么变化,那应该跟齐语兰有关,可是齐语兰问了为什么,这就不好说了。
  果然齐语兰轻轻摇了摇头,说明跟她没关系。
  眼镜男笑笑,说道:“怎么了,觉得这个地方挺好。不愿意出去了,是不是,你要愿意在这里呆着也行。”
  谁愿意在这里呆着,傻逼才愿意在这里呆着,虽说有点莫名其妙,可还是先出去再说吧,外边还有人等着我呢。
  我进来的时候也没什么东西,只有手机钱包车钥匙,走的时候当然要还给我了,拿到东西,我先看了手机,上边有未接来电和信息,白子惠发来了,昨天晚上约了。我被关了起来,爽约,白子惠打了五个电话,发来十多条信息,有点暴躁,不知道是不是生理期,看的我有点怕怕的。
  这事等我出去之后处理,钱包也看了一下,不少东西。
  不知道私人物品有没有动手脚,我一边往外走一边检查,看看有没有安装什么窃听装置,眼镜男看到了,他冷哼一声,说道:“先跟你说一声,我们没动手脚,知道你是特勤,搞这个没用。”
  我对眼镜男笑笑,说道:“我是检查上面有没有沾染上你们的气息,还不错,没搞得一声毛病。”
  眼镜男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声,“幼稚。”
  走出了大门,眼光还有点炙热,已经是下午四五点钟,监狱一日游,真是醉了。
  我上了齐语兰的车,齐语兰送我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心神不宁的。

  齐语兰也皱着眉头开车。
  我说:“领导,你觉没觉得这事有点怪怪的。”
  齐语兰说:“确实挺怪的,不过也解释的通,没准有人动用了关系,保你平安。”
  我说:“不能吧,谁会帮我啊!”
  齐语兰说:“我也说不好,回头我问问。你去哪?”
  我说:“送我回家吧,我洗澡换换衣服,洗洗晦气。”
  齐语兰说:“行,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饭。”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领导,改天吧,今天不行。”
  齐语兰笑笑。别有深意的说:“我明白了。”
  把我送到了家,齐语兰便走了,我觉得挺抱歉的,齐语兰那么忙,还过来帮我的忙。
  上了楼,我赶快洗了个澡,身上都是汗。衣服也臭了,洗干净,把衣服扔进洗衣机,我拿起来电话,准备面对白子惠。
  说实话,我现在应该考虑考虑这事到底怎么回事,谁要害我,谁又救我,这事跟潜影计划有没有关,跟同舟会有没有关,虽然一直没有联系我,可我没忘这茬。

  想来想去,我只能靠齐语兰给我消息,我在特勤也就是个边缘人物,虽然被某些人盯上,可是我清楚的明白,我就是一颗小棋子。
  小棋子说话,大人物是听不到的。
  所以,我静待其变。
  安抚白子惠要紧。
  白子惠那边短信说的很绝,什么话都说出来了,可是我真没办法。我被关进去了,不可能看到,也不可能回复。
  电话拨了过去,一直响,白子惠没接,直到自己断掉,我不死心,又打了过去,这回有反应了,不过是被直接挂断,呵呵,白子惠这是生气了。

  爽约这件事很严重,一是失信,尤其是男女朋友。女人怎么任性,男人差不多都会原谅,可是男人要是出点问题,那坏了,这是搞事情,火星撞地球,大爆炸。
  没办法。我确实有不对的地方,男人这个时候认点怂不丢人。
  我又打电话过去了。
  这一次,等了一会,白子惠接了。

  “董宁,你还有点打电话过来。”
  我说:“我昨天遇到事了。”
  白子惠说:“遇到什么事?美事吧,跟那个女学生挺投缘吧,看对眼了是吧,昨晚爽不爽。”
  好大的怨气,不过,这事还真怪我,昨天我跟白子惠说了,我要见那个女学生,当时我着急没解释清楚,没说明白这个女学生不喜欢男人,白子惠一看打电话我不接,发短信我不回,多想了。
  我说:“别提了,那女学生死了,我被当成犯人抓起来了,刚被放出来,我就给你打电话了,这事是有人陷害我,搞得挺大的,昨天我不是不想联系你,手机被没收了,我没办法回复。”
  白子惠沉默了,过了一会,悠悠一叹。她说道:“董宁,又是这种事啊!”
  日期:2017-05-26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