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9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看伤在哪里?严重不严重?”
  说着,伸手就掀开了周玉露身上的被单,周玉露本能地屁股往后一缩,裹在下面的浴巾就掀起了一截,露出屁股上的两条鞭痕。
  周玉露想躲已经更来不及了,被陆鸣压住身子趴在那里,只能让他仔细检查自己屁股上的鞭痕,嘴里哼哼道:“哎呀,别看了……好羞耻……”

  陆鸣一脸惊异地问道:“这……这是怎么搞的?”
  周玉露哼哼着说不出话。
  陆鸣慢慢站起身来,鼻子吸溜了几声,然后慢慢走出了卧室,周玉露还没有明白过来,急忙爬起身来跟了出来,嘴里说道:“哎呀,也不严重……过两天就好了……”
  陆鸣好像没有听见周玉露的话,站在客厅里东张西望,最后瞥了一眼门口的那双拖鞋,鼻子又吸溜吸溜地响够一样嗅了好几次,然后就慢慢朝着大卧室靠过去。
  周玉露急忙说道:“阿鸣……你干什么?快过来,人家还有事情要交代呢,难道你不想听吗?”
  正说着,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周玉露一愣,紧张地说道:“哎呀,谁来了?”
  陆鸣脸上露出一丝狡猾的微笑,说道:“别怕,你去开门,是阿龙来了……”
  说着话,忽然两步冲到大卧室门口,伸手就哐当一声关上了房门,然后迅速用挂在上面的钥匙转动了几圈,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声道:“竹君,别躲了,我一进门就闻到你的味道了……”
  沉默了一会儿,果然听见有人用力拉门的声音,随即听见蒋竹君气急败坏地骂道:“你这混蛋,赶快把门打开,要不然……”
  陆鸣也骂道:“你这贼婆娘,竟然想暗算老子,我就知道你该现身了,你等着,等一会儿我也让你尝尝鞭子的滋味……”
  说完,见周玉露还呆呆地站在那里,喝道:“好哇,你这婆娘忘恩负义,竟然敢跟她合起火来暗算老子……”

  周玉露急得快哭了,哼哼道:“哎呀,你可别误会……她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想……想……”
  这时又听见敲门声,陆鸣喝道:“还不开门?”
  周玉露嗔道:“人家这样怎么……怎么开门……”
  陆鸣这才意识到女人几乎没穿衣服,马上跑过去凑到猫眼看了一下,然后打开了房门,只见周玉露娇呼一声一头钻进了卧室,并且关上了门。

  陆鸣冲阿龙说道:“你来的正好,我抓住了一个丨警丨察……还是隔阂卧底,你去把她揪出来……”
  只听蒋竹君把门敲得砰砰响,一边还威胁道:“陆鸣,你开不开门?我可要放火烧了……”
  陆鸣笑道:“竹君,你可别想不开啊,你要是自杀了,你妈肯定也活不下去……只要你乖乖的,我就跟你好好谈谈,你要是再敢跟我撒野,从今以后咱们就各走各的道……”
  蒋竹君在门上踢了一脚,骂道:“你这混蛋……你等着……我也不想活了,看我一把火烧了这房子……”
  陆鸣虽然不太相信蒋竹君会**,可考虑到这婆娘性子烈,也不能排除她在羞愤之下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于是冲阿龙说道:“你快去把她揪出来,不过,小心点,它会武功呢……”

  阿鸣一脸疑惑地问道:“老板,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陆鸣说道:“你就别多问了,把她揪出来就是了……对了,最好把她的手捆起来,不然她要撒野呢……”
  阿龙犹豫道:“老板,你说她是丨警丨察,手里有没有武器啊……”
  陆鸣想了一下说道:“不会有……你小心点……对了,把枪给我……”
  阿龙掏出手枪递给陆鸣,然后从口袋里摸出昨天从周玉露手上解下来的那副手铐,走到卧室门跟前,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只手拉紧门把手,另一只手用钥匙打开了门锁,然后猛地冲了进去,只听里面一阵娇斥伴随着搏斗的声音。
  陆鸣紧张的连枪都没有举起来,身子还不由自主地朝着后面退了两步,还没有等他站稳,就看见蒋竹君双手背在后面,嘴里骂骂咧咧地被阿龙推了出来。
  陆鸣顿时眉开眼笑,朝着蒋竹君迎上去,笑道:“哎呀,我还担心阿龙不是你的对手呢……”
  陆鸣话音未落,只听蒋竹君娇斥一声,忽然一头撞进了陆鸣的怀里,撞的他手里的枪掉在了地上,好不容易才站稳。

  阿龙急忙捡起手枪,抓着蒋竹君的一条胳膊,想把她拖开,没想到蒋竹君竟然飞起一脚踢在了他的胯间,痛得他惨叫一声,蹲在那里半天站起不起来。
  陆鸣一看,大喝一声,整个身子扑过去,顿时就把蒋竹君扑倒在了沙发上,一边紧紧压着她,一边冲阿龙喊道:“快,拿绳子过来把她的脚也绑起来……”
  蒋竹君嘴里含混不清地咒骂着,在陆鸣身下一阵猛烈的挣扎,可最后还是被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再也动弹不得。
  陆鸣爬起来气喘吁吁地瞥了一眼阿龙,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阿龙哭丧着脸哼哼道:“这婆娘真狠,差点被她断子绝孙……老板,什么来头?要不要把她冻了……”

  陆鸣没出声,拉着他来到门口,小声道:“这事你别管了,怎么样?库房没什么事吧?”
  阿龙说道:“没事,我每天都查看好几遍……”
  陆鸣点点头说道:“那就好,我已经在市里面看中了一个店面,过两天就去盘下来,争取这个月开张……我的手机带来没有?”
  阿龙把那天陆鸣交给他的手机钥匙银行卡等东西还给他,然后说道:“可我们缺少人手啊,这边库房不可能没人……”
  陆鸣说道:“商店那边的人你负责物色,我看,有三个人足够了,库房这边我已经有人选了,过些天再决定……”
  打发走阿龙以后,陆鸣回到屋子里,只见蒋竹君已经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周玉露正蹲在那里想把她抱起来,可力气显然不够。

  陆鸣也不理会她们,径自走到对面的沙发里坐下来,点上一支烟,一声不吭地看着两个人。
  周玉露急忙道:“阿鸣,你放了她吧,她也没想害你……”
  蒋竹君喝道:“你别求他……哼,就算我瞎了眼,现在……你相信了吧,他……他早就想报复我了……”说着话,忽然哼哼唧唧地呜咽起来。
  陆鸣就像看到了什么新鲜事,走过去蹲在蒋竹君面前惊讶道:“哎呀,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哭?真稀奇……”
  蒋竹君一听,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翻身趴在地上顿时哭的死去活来,最后哭的陆鸣肝子肠子都粘在了一起,心中一软,双手伸到下面把她抱进卧室放在了床上。
  周玉露急忙爬上床上去,也不管春光外泄,把蒋竹君抱在怀里,也跟着呜咽道:“妹妹,有什么话好好商量……你不是说要跟他……”
  蒋竹君怒道:“谁要跟他商量?有本事他就杀了我,要不然我非把他……把他……”
  陆鸣听周玉露叫蒋竹君妹妹,惊讶的合不拢嘴,心想,这两个婆娘在此之前虽然互相知道名字,应该不认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