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92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昨天青塘村发生的事情肯定已经传出去了,他的大名恐怕也已经被不少人知道了,谁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像徐晓帆一样坚信周玉露还活着。
  反正不管怎么样,自己肯定已经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接下来可能就要对付自己了,所以,福田小区这个地方目前对他来说仍然是核心机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陆鸣在街上磨叽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最后确定没有人跟踪自己,这才跳上了一辆公交车,辗转了大半个城市,最后在车站坐上了开往董家岭的班车。
  陆鸣一路上就想着周玉露那天在毛竹园掉进厕所的情景,那热气腾腾的木桶浴以及蒸汽钟雪白的**让他气血翻涌,再想想福田小区盼星星盼月亮等着自己回去的女人,可以说是一路上硬邦邦的回到了公寓。
  不过,陆鸣是个细心的男人,他猜想周玉露昨天晚上可能也没有吃什么东西,所以回到福田小区之后,冒险去了一趟菜市场,用徐晓帆借给他的钱卖了一只鸡,打算回起给女人炖一锅鸡汤给她压压惊。
  等他带着心跳敲开公寓房门的时候,差点鼻血流出来,只见来开门的周玉露上身只穿着一件吊带背心,下身不伦不类地围着一块浴巾,那模样好像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
  周玉露见到陆鸣显然也很激动,还没有说话,一张脸就成了一块红布,扭捏道:“啊……你怎么才回来……我的衣服洗了……还没有干呢……”
  陆鸣这才恍然,反倒有点微微失望,心想,原来并不是专门脱给自己看的。
  不过,一进门,他的狗鼻子就翕动了几下,稍稍愣了一下,随即就注意到门边一双紫红色的拖鞋胡乱丢在那里,看看周玉露的脚,却穿着一双黄色的拖鞋,他记得所有的鞋子都应该在鞋柜子里才对。
  本来,这些细节应该引起他的注意,但此刻他的一双眼睛完全被周玉露吸引过去了,脑子里尽想着接下来旖旎的一幕,哪有功夫分辨这些细节。
  “我本来早就回来了……昨天徐晓帆盘问了我一个晚上,好不容易才放我回来……”陆鸣哼哼着,一边甩掉了鞋子,光着脚走进了屋子。

  周玉露伸手接过陆鸣手里的塑料袋,问道:“这是什么?”
  陆鸣谄笑道:“刚才在菜市场买的……冰箱里没什么菜了,昨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吧,这是专门给你买的……”
  周玉露一听,一双美目就水汪汪地瞟了一眼陆鸣,小声道:“你……你还想着这些?”
  陆鸣一双色眼又打量了一下衣不蔽体的周玉露,沙哑着嗓子说道:“先拿到厨房去,等一会儿我给你炖鸡汤……哎呀,你看,我这身衬衫还是徐晓帆跳借来的……我先去换衣服……”
  周玉露媚眼如丝地瞟了陆鸣一眼,扭着屁股走进了厨房,等她出来的时候,只见陆鸣光着上身,只穿着一条短裤坐在沙发里,两只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她,嘴里娇呼一声,绯红着脸跑进了小卧室。
  陆鸣就像看着一只惊慌失措而又无法逃脱的猎物,脸上带着一丝坏笑,然后不慌不忙地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条中华烟,拿出一支点上,惬意地吸了两口,极力控制着跟进我是的冲动。
  好像是为了缓解周玉露的紧张情绪,嘴里说道:“哎呀,徐晓帆这婆娘怎么就不信你已经死了呢……”
  良久才听周玉露说道:“他们是不是在找我的尸体?要是找不到的话当然不能确定我已经死了……”

  陆鸣说道:“这事还麻烦,看来你要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露面了……”
  周玉露忧郁道:“那人家……今后怎么办呢……难道就躲在这里?”
  陆鸣说道:“这个地方也不能待时间长,昨天离开现场的时候,小区里好多人都看见过我,他们肯定把我认出来了……”
  “那……那你打算怎么安置人家……”周玉露娇娇怯怯地问道。
  陆鸣站起身来慢慢走到我是门口,信誓旦旦地说道:“我既然救了你,自然会替你安排好的,过几天我就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
  徐晓帆虽然猜测你还活着,可好像也不打算追究你的责任,倒是吴淼不会甘心,她好像怀疑你跟东江市袭警案有关……”
  周玉露颤声道:“啊,她……她是不是怀疑我出卖了他们?”
  陆鸣说道:“那还用说?好在徐晓帆对你还有点基本的信任,不过,有件事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

  你不是说要老老实实向我交代吗?现在就把你干过的坏事一五一十都告诉我,要是再敢隐瞒,我可没这么好的耐心……”
  只听周玉露颤巍巍地说道:“那你……你进来,人家全部都交……交代……”
  陆鸣浑身一阵微微颤抖,慢慢走近了卧室,只见周玉露身上裹着被单,脊背朝外侧躺在床上,被单下面一个大屁股高高地隆起,看的陆鸣忍不住咽了口吐沫。
  不过,他并没有马上扑上去,而是小心翼翼地在床沿坐下来,那模样就像生怕惊醒沉睡的美人似的。

  “那你说,你究竟把我妈被关在豪客来宾馆的事情告诉谁了?”陆鸣几乎是在哼哼,哪有一点审问的样子。
  周玉露腻声道:“你……你早就猜到了,何必……问人家……”
  陆鸣哼了一声道:“我要你亲口说出来。”
  周玉露憋了半天才小声道:“陆建岳……”
  “你那天不是说陆建华吗?为什么撒谎?”陆鸣尽量让自己听上去怒气冲冲的样子。
  周玉露哼哼了两声,颤声道:“人家不敢说……怕你告诉徐晓帆……万一徐晓帆要是找陆建岳调查,那我儿子就……就危险了……”
  陆鸣哼了一声道:“你是担心拿不到他给你的好处费吧?你这婆娘也够缺德的,陆建华好歹对你们母女有恩,你竟然陷害他……”
  周玉露辩解道:“反正他也没干过什么?丨警丨察也不会为难他……阿鸣,你上次都说了,再也不提这件事了,不管我把你妈的事情告诉过谁,可人家真的没有害人的心啊……”
  陆鸣朝着周玉露倾过身去,想看看她倒是脸,可随即就翕动着鼻子到处嗅了几下,脸上一脸疑惑的样子,忍不住朝着和门外面瞥了一眼。
  周玉露还以为陆鸣是在嗅她身上的香气呢,不禁一阵微微颤抖,颤巍巍地说道:“阿鸣,先别……等……晚上再……”
  陆鸣一听,再也顾不上鼻子里嗅到的“异味”了,伸手想把周玉露转过身来,可女人卷缩着身子抗拒着,只好松开了手,说道:“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这一次丨警丨察之所以来抓你,就是因为陆建岳到公丨安丨局举报了你们母女两……”
  周玉露啊了一声,焦急道:“你……你有我妈的消息吗?”
  陆鸣哼了一声道:“你是敲诈勒索的策划者,你妈是执行者,她去找陆建岳要过钱,还说了什么威胁的话,既然丨警丨察来抓你,自然是你妈先进去了,不够,她倒是没有出卖你,自己承担了一切……”
  周玉露一听,再也装不下去了,一翻身坐了起来,还尅有说话,忽然嘴里痛呼一声,又侧身倒在了床上,嘴里直哼哼。
  陆鸣惊讶道:“怎么?你受伤了?”
  周玉露微微颤抖着不敢乱动,嘴里哼哼道:“擦……擦破点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