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3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政治利益对于杨秀峰这种草根人物说来,自然是最大也是最好的利益,赵弘坤心里对此也是羡慕不已。此时,他对杨秀峰也就有着更深的理解,只要能够在南方市里站住脚,能够顺延地到达市长的位子,对于杨秀峰说来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结果?之前,赵弘坤觉得自己和杨秀峰之间的差距不算太大,如今,两人已经是在不他的层面上了。让赵弘坤心中难以平衡,但又没有可行的办法来缩短彼此之间的差距。

  赵弘坤也不敢跟肖建海就拍胸脯表示什么,就算心里能够肯定周勇可信,但谁知道领导是不是有另外的信息?当下说,“老板,周勇在柳市的几年,他的公司所接承的项目在质量上是可信的,公司的资质也够……不过,在路政工程上倒是第一次应标……”
  “他在柳市那边的项目都了解过了?”肖建海说。
  “在柳市时,他在开发区里接连几宗项目,也就注意过这个周勇,同其他的建筑老板相比,他最大的优点也就在工程质量上,三四年里都没有给开发区的质监责令过返工,也算是难得的了。”柳市开发区那边对工程质监之严格,肖建海自然是知道的,对省里的工作汇报里,还特别地将这一工作作为他在市里工作的重点来进行汇报的。
  “确实不容易。”肖建海笑着说,还是在看着赵弘坤,对赵弘坤倒是没有丝毫的疑惑。这些年来,跟在自己身边做事,稳重、敏锐、踏实、勤奋,还能够用更多的词来形容和描绘这个助手,自己能够得到这样一个人帮忙,说起来也算是两人之间的缘分。不过,对于赵弘坤的努力,肖建海觉得他也是劳有所获的。在相同的人群里,赵弘坤在政治上的进步也算是很醒目和显耀的,要不是跟在他身边,能不能有这样的好机遇,却也不一定的。

  两人讨论之后,也就不再深究,对于周勇的公司,要是在同等的条件下,选用他来做项目工程也是有心理准备的。赵弘坤见领导有这样的认同后,觉得自己收周勇的红包也就心安理得,至于最后能不能运作成功,赵弘坤不会再有多少担负的。一个六万的红包,作用也就在这里,算是给了一个优先的机会。真正要想得到项目来做,还要看接下来周勇是怎么样做工作的。
  周勇要是想见一见领导,赵弘坤也会给引见和安排,这算是红包带来的余额利好吧。
  腾云、周滔等人约请杨秀峰一起吃饭,自然不会在门口等着,让人看见可不是什么好事。林挺没有过来,但张正新和杨永华却都过来了,这两个人今后在市里的常委会讨论招标会议中,张正新也会列席的。杨永华就算没有出席的可能,但近来和杨秀峰多在一起工作,抓华兴天下集团进驻经开区的工作,彼此的关系又近一层。腾云对市里这些变化也是熟悉的,吃饭前将这两个也都叫过去。
  人多有人多的好处,热闹,同时,说话虽有顾忌些,但对这些人说来,对市里的问题讨论,不必要将事情说透。只要点几句,大家也都会明白核心的意思,知道各自要说什么话,甚至连说话的顺次也都会默契地配合的。一个阵营里的主要任务之间,在与其他阵营较劲争斗时,往往是临阵布局,主要指挥人物一个眼神或表情,谁该站出来说话,说什么话也都能够根据当时的情景而开口的。到这种层次,都是非常精明而思维敏锐的人,要不然早就给淘汰了。体制里的竞争非常之残酷,除了极少数完全靠上层路线的人外,个个都是人精,不会让谁占多数优势的。

  等杨秀峰到来,四个人也都先到了,走进包间里,几个人站起来,自然而然地就形成一个以杨秀峰为核心的小团体。在政治利益里,从来都是以强者为尊的,杨秀峰也不虚假客套,但对腾云等四个人倒是很真诚以待。
  坐下来,杨秀峰说,“也是工作太忙,加上市委那边才定下局面来。我们本身是朋友之间聚一聚,联络情感,交流工作心得,但给市委那边看到,只怕会有什么想法而不利于市里的团结和工作开展。当然,顾虑虽说要有,工作交流却也非常重要,有时候也顾不上别人怎么看,大家说是不是这样……”
  “市长说到点子上,工作上但凭一个人来判断前进的方向,就不一定会准确,相互交流也就能够有人从旁观者的角度来提出不同的意见,从而然每一个人在自己的工作上都少犯错误,对大家都工作才是最好的。而这种交流,我觉得可以用例会的形式进行,也可以用大家抽时间一起坐一坐,喝喝茶,聊一聊,这种轻松消闲的形式也不错。”腾云说。
  “对,市长,今后市政府这边是不是可以探索这种模式?每一周一次例会或许不切现实,但半月一次就很有必要。将自己的工作汇报汇报,将各自的工作目标也都谈一谈。对工作有着促进作用的同时,也能够让大家看到市里的工作核心,不让大方向有所偏转或偏离。”杨永华说,他的工作范围相对狭窄些,真要将这样的模式定下来,可行性也就大得多。所抓的工作,主要在工业发展方面,就目前说来,不外乎有经开区、经济局、招商局等等,也牵涉到下面县里的一些部门,但作为政令推行还是有较大的可行性的。

  杨永华对这个圈子的融入时间还短,他的地位又处于最低,其他都是市委常委成员,而他却不是常委。要表示自己的态度,说话时也就会急切些,再说,他多说几句多做一些事,也都是大家理解的。体制里或阵营圈子里的人,地位不是按年龄大小来分的,而是按职位和影响力、话语权来分划的,杨永华这样的在圈子里地位最轻,也是会让大家共同关心的。
  张正新见杨永华提出这样的问题来,觉得全面推行或许有困难,但在一些部门里进行试点却是能够的。说不定在全省会有一种新的工作模式来,这样,所蕴含的政治利益就给放大了,说,“市长,老杨提这个还真不错。组织人事那边要是从理论上有一个说法,在市里做一两个试点,试行一年,再总结出效果来,到时向省里汇报情况,也可以请这方面的专家来评审这一做法……”
  张正新的提法,也就更见运作的可能性和运作所带来的深远利益,此时所想虽说是预期目标,会不会在国内或省内造出一定的势,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这种改革的探索本身就说明一些问题的。张正新相比腾云和周滔,在这个圈子里的资历又要弱一些,是在杨秀峰的地位基本确立后在有自己明确的政治立场。而腾云和周滔就早一些,在市里开始巨变时,就当先选择了如今的这种立场,还在市里的平稳过渡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将组织部门拉进来,一起参与这一探索性的工作,不管是不是当真具有那种有价值的改革探究,只要做这样的工作后,对省里的汇报上,也都能够将这样的试点更丰满更成熟,更具有政改意义。再说,话题最先提出来的是腾云,张正新将组织部门拉过来,也是一种明显的回馈呼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