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小医生》
第1172节

作者: 方大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宝金丹,不同凡响。”方小宇迫不及待地将那一颗丹药丢进了嘴里,随着一阵含化后,很快便觉喉咙里一股琼浆流出,紧接着他便觉得有一莫名的爽快,从丹田处升腾而起,顺着小周天的运行路线,绕经命门又过玉枕、百会,最终在印堂穴的位置,停了下来,凝聚成一点,有一种轻微的胀痛感。

  方小宇知道,这是三宝金丹生效了,自己的目力,正在发生着变化。
  他心中充满法喜,淡淡地望向了远处,很快便望见对面的帐篷内,伊丽塔娃和蔡董还有童蔡小姐,三位美女,正在忙着穿衣服,里边的风景一线不挂。
  “靠,三宝金丹冲开了我的天目第三层中阶境界,现在可以轻而易举的远透了。这里恐怖有上百米的距离吧!”方小宇心中倍感欣慰地笑了笑,将目力收了回来。
  不一会儿,他又看到蔡董从帐篷里出来,走向远处的越野车。
  很快,方小宇便看到从汽车的后备箱里,荡起了一道金光,紧接着他用天眼神通,看到从那一只箱子里闪过一道道的符文。
  这些符文正是从昨天,得到的一箱紫水晶里头浮现出来的。

  “看来,这些紫水晶蕴含着某种秘密啊!”方小宇狐疑之际,径直朝蔡董身旁的那辆车子走过去。
  走了一阵,便听到蔡董尖叫起来。
  “啊……方总,你……你干嘛?”
  方小宇将心神收了回来,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蔡董躲在越野车的后边,蹲了下来,正在嘘嘘。
  他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蔡董,我不是故意的。”
  “没什么了。你有什么事吗?”蔡董已经站起来了,用手轻轻掠了掠裙子,脸色中略过一丝羞意。
  “我过来,拿我的东西,昨天那两箱宝贝,我想放到我的车上去。”方小宇尴尬地笑道,生怕蔡董误会了他是故意来这里偷看的。
  然而,蔡董像是啥事也没发生似的,一脸轻松道:“行啊!你拿去吧!这些东西来就是你的东西。”

  “行,那我先拿过去了。”
  方小宇高兴地将那一箱黄金和紫水晶提到了自己的车子上。他用一股蛮劲打开了,那一箱紫水晶,抓了一把,细细地观望起来。
  看着看着,他眼前立马浮现出一道道符文。方小宇不经意地念唠起来。念完后,他心中不由得一颤,立马想到了自己曾经在“神农秘境”里学到的那个神农秘咒。
  他隐隐觉得这些水晶上刻画的符文,在他的脑海里早就留下了记忆。
  “叽哩咕啤,哞哈喽耶……”
  随着一阵咒声响起,很快他的脑海中闪过“古牧图”三个字,恍惚中耳边传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

  “上古农事分七类,有谷类、药类、牧类、渔类、蚕类、花类、菜类。此图为上古农事之古牧图,专事上古牧类秘法。精修此法门可学得上古牧农神术,所养六蓄兴旺……”
  正念着,方小宇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草原风光,大草原上的人民在喂着马,马匹强健有力,比现代的马要高大许多。
  一会儿又见一名女子,正对着奶牛在挤,一股又一股的牛奶被挤催下来。那奶牛也要比现代的奶牛大许多,尤其是它的生产工具,像两只充了气的大气囊似的。
  方小宇心中一阵狂喜,他知道这些水晶符文记载的关于牧农们生产的事情。
  “太好了。这里头一定有一些牧农技术,可以用到现在的牧农事业上去。”
  他自语了一句,收回了心念。
  这时,忽听身后传来了巴布达的叫喊声:“方总,走,我们到前边的牛奶场去喝新鲜的牛奶吧!顺带我们好好聊一聊收购额可尔牧场的事情。”
  闻言,蔡董也接了一句:“方总,正好趁你们二人都在,我觉得我们也有一个好的合作项目可以谈一谈。不知道你敢不趣兴趣。”
  方小宇扭头朝这美人笑了笑道:“只要是赚钱的生意,我都敢兴趣。当然,最好投入要少一点。”
  在巴布达的邀请下,方小宇带着蔡董还有剧组的人马,来到了离马场不远处的奶牛场。那里养了上百头的奶牛。
  巴布达令手下的奶工们,为方小宇泡制了新鲜的牛奶,热情的招待了他。
  正当方小宇与巴布达,欢快地喝着奶酒时,忽听帐篷里,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哭泣声。

  方小宇抬头一看,这才惊讶地发现,有一名少丨妇丨,正坐在他的对面奶着孩子。
  巴布达皱了一下眉头,朝对面的女子问道:“夏耶幕兰,你怎么又把孩子给弄哭了?”
  “巴布达先生,这孩子想喝奶,可是我……”少丨妇丨一脸尴尬地红着脸道:“可是我怎么挤也挤不出啊!”
  巴布达满脸眉苦地摇了摇头道:“唉!这孩子的命怎么这么苦,孩子还没出生他老爸就死了。这一出生,就没奶喝,这也就算了,还对牛奶过敏。我看,实在不行,托人去乌兰巴托市找个奶妈吧!别委屈了孩子。这钱我来出,你是我牧场里的工人,我肯定要对你们负责。”
  “可是现在……”少丨妇丨红着脸道:“这孩子已经饿了一晚上了,不能再饿了。以前每天还能挤出一些,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怎么挤也挤不出来了。”
  巴布达听了这话,有些失望地瞟了少丨妇丨一眼,叹了口气道:“叫古阿茜过来帮你按一下摩看,看能不能将奶催下来。她是我们牧场里最熟练的奶工,奶牛不下奶的时候,都是她帮忙催出来的。”

  “好吧!”少丨妇丨满脸羞怯地点了点头。
  没多久,巴布达便令人去牧场里,把一名奶工叫过来了。
  奶工过来后,解了少丨妇丨的钮扣,当场便给少丨妇丨做起了推拿按摩。
  “夏耶幕兰,你现在有没有感觉到隐胀?”奶工按了一阵后,关心地问了一句。
  少丨妇丨只是摇了摇头,失望地叹了口气:“没有!”。
  这时,少丨妇丨怀里的孩子“哇哇”大哭起来,听得人心中隐隐作痛。
  少丨妇丨一脸愁苦地皱起了眉头,一边哄着孩子,一边自责地骂起自己来。
  “我怎么就这么没用,连最基本的母爱都给不了孩子。”
  这美人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般,从她洁白的脸颊上,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夏耶幕兰,别哭了,我们再试一次好不好。”奶工再次将手落在了她的胸前,开始做起了按摩,不知不觉又是五分钟过去了,少丨妇丨怀中的娃儿,哭得比先前更厉害了。
  奶工急得额头都渗出汗水来了,还是没给少丨妇丨催出奶来。
  望见这名奶工娴熟的手法,方小宇的脑海中,不经意地想起了先前,念那一段符文咒时,浮现出牧女挤捏奶牛时的情景。
  日期:2017-11-06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