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居然全被我撞了一遍》
第26节

作者: 张无忍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无忍说,行了,这事我们管了。可圈子里的规矩不能破,该给的钱总得给,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忌讳很深的。

  只有我知道纪老三现在身上穷的叮当响,这家伙但凡有一块钱,也会拿去翻本。一万块钱对他以前来说是个毛毛雨,对现在的他来说,还真拿不出来。
  我拿出手机,给他在某宝上转了一万块钱,说,这些钱算我借给你的,等你有钱了再还我。
  张无忍古怪的看着我,说,老何,你这样干可是沾因果的啊。万一那小家伙咱们搞不定,它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说行了吧你,要是真搞不定,咱们不一样得被那小家伙报复?再说了,咱们连尸衣都干过了,还在乎一个小小的婴灵?
  张无忍挠挠头,竟然无法反驳。不过他很快就不去想了,而是让纪老三先转了账,然后拿出了一瓶三阳酒。
  日期:2018-05-15 15:12:15
  他把三阳酒倒在手上来回搓动了两下,猛地按在了纪老三的脑门上。纪老三怪叫了一声,说,疼!疼!

  张无忍说,疼就对了。你现在身体里满是阴气,三阳酒阳气最旺,阴阳交替之下,不疼才怪!
  他死死的用手掌按在纪老三的额头上,过了一会儿,纪老三的额头竟然变成了漆黑的颜色。张无忍跟我说,诛魔刺借我用一下。
  诛魔刺就是百年雷击木制成的,要说宏德大和尚的手艺当真不错,虽说只有拇指粗细,可质地却坚硬无比。上面有天然形成的雷纹,还有佛门的镇鬼符文。两种符文相互纠缠,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天然形成。
  最主要的是诛魔刺的一头是尖锐的,虽说是木质,可不知道宏德大和尚是怎么处理的,坚硬程度甚至比钢铁还要厉害。

  却说张无忍拿着诛魔刺,用尖端的那一头在纪老三头上一挑,一股黑血顿时喷了出来。没错!的确是喷出来的,而不是流出来的。
  张无忍拧着纪老三的脖子,黑血全都喷在了事先准备好的脸盆里。我皱着眉头,这血液明显有问题。
  张无忍把诛魔刺还给我,然后松开了纪老三。他说,感觉怎么样?
  纪老三摇头晃脑的,说感觉好多了。老张,行啊!有两下子!这样算搞定了吗?这一万块钱也太好赚了点吧?
  我气的差点没一脚踹过去,说,纪老三,你他娘的当初也算是深泽县的一号人物,平时在赌桌上,十几万块钱一推就没了也不见你眨下眼,怎么在老子这,一万块钱还要斤斤计较?
  纪老三急忙说,那什么,兄弟我这不是虎落平阳了吗?现在手头紧,等你们收拾了那小鬼,我再回去大杀四方,到时候还不是财源滚滚?
  我摇了摇头,心说当初那个豪爽仗义的纪老三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难不成赌博真的会让人改变很多?
  张无忍在一旁面无表情的说,哪能这么简单?婴灵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缠的厉鬼之一,这种小鬼在地府中不知道受尽了多少苦楚,不知道轮回了多少次,才总算是有了一次做人的机会。
  日期:2018-05-15 15:32:15
  如果意外夭折的话,定会怨气冲天。
  你不知死活,用锁魂棺把人家束缚起来,简直就是找死。别看你现在身体状况好了很多,可你相信吗?只要你一出我家这个门,那只眼睛立刻就会瞎!
  纪老三一听,才赶紧放低了身段,说,老哥,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张无忍说,两个方法。第一,今天晚上,你一个人开车带着棺材去挖出来的地方,把人家怎么挖出来的,就怎么放回去。这种方法比较被动,因为对方会不会放过你,全看婴灵的心情。它要是不愿意跟你闹腾,乖乖的回去轮回,你这条命就算是保住了,当然,你那只眼睛可能会好不了,但是也不会再恶化了。
  纪老三说,如果对方不想放过我呢?老哥,那小兔崽子我看不是善茬,不然咱们直接弄死他得了。
  我看到张无忍额头上青筋毕露,知道他真的生气了。不过纪老三这人虽然操蛋,可毕竟当初我们在一个宿舍里玩过。而且他本性不坏,全都是该死的赌博闹腾成这样的。

  于是我拽了拽张无忍,意思是要他担待一点。
  张无忍深吸了一口气,说,干掉人家这种念头你最好还是不要有。先不说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就算是可以,我也不会这么干的。
  张无忍也懒得跟他解释为什么不能干掉对方,直接说,第二种方法,你带我过去看看那口棺材。我来给你讲和一下。这样做你比较安全,但是却有一个坏处。
  纪老三急忙问,什么坏处?

  张无忍说,婴灵的感觉很敏锐,我们干这一行久了,出手收取的恶灵也不在少数。如果我们跟着你过去,很容易被对方误认为是你要斩尽杀绝。这种夭折的婴灵怨气最深,脑袋也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们过去,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其实要我说,纪老三选择第一种方法最好不过。因为对方虽然是婴灵,也让纪老三引起缠身。可毕竟我们没有从中感觉到杀意。只要纪老三多准备点金银元宝,或者小孩子喜欢玩的东西,未必就不能解决办法。
  而且我们肯定也不会让他就这么冒险,起码护身的佛文还是要给他一两件的,这样对方就算是翻脸,他好歹也能逃回来。
  可是纪老三被婴灵吓破了胆子,说什么也不愿意一个人背着棺材去坟地。我劝了好几遍,这家伙还是不松口。非得要我们去他家看看。
  只是我和张无忍那时候怎么都没想到,这次去他家,竟然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
  日期:2018-05-15 15:52:15
  却说纪老三不肯一个人背着棺材去坟地,我只好跟张无忍摊摊手,说咱们过去一趟吧。张无忍显得有点不太乐意。不过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是叹了口气。

  他拿出了一张佛文,用红绳串着绑在了眼睛上,将那只被阴气侵袭的眼睛遮挡了起来,说,走吧!
  纪老三的家本来在深泽县,可是因为沾染上了赌博,跟家里闹翻了,一个人搬去了晋州。而且我知道这家伙的心思,因为那个地下赌场就设立在晋州。
  地下赌场是什么样的我也没见过,因为我们去的是纪老三租的房子。这地方在周家庄,距离晋州市里其实还有一段距离。不过正因为比较偏僻,才正合适纪老三放这口小棺材。
  顺着黄石高速一路狂奔,到晋州的时候连一个小时都没用。车辆下了高速之后,纪老三的额头上就开始冒汗了,我问他,你眼睛又疼了吗?
  结果纪老三说出来的话却吓了我们一跳,他说,咱们下了高速公路后,那个孩子就一直蹲在引擎盖上,就连阳光都不怕!
  话音刚落,张无忍就猛地踩下了刹车,我和纪老三遂不及防,也没系安全带,差点就跌个头破血流。后面的车没想到我们会突然刹车,急忙一甩方向盘才险险的避开,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从车窗里探出头来,正想骂人,却不知道看到了什么,脸上豁然变色,然后一踩油门加速就跑。
  日期:2018-05-15 16:12:15
  我狼狈不堪的抬起头来,说,老张,你啥情况啊?抬头一看,就发现张无忍瞪大眼睛,盯着车窗外面的引擎盖。
  我仔细看了又看,也没发现那地方到底有什么。正想开口询问的时候,纪老三就不断的后退,嘴里说着,别!别过来!卧槽!
  他跟疯了似的不停的在车里缩,于是我立刻就知道了事情不对劲。但是我看了看外面明媚的阳光,心说,难不成还有邪祟的东西,敢在白天出现?
  我急忙说,老张,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张无忍眼睛盯着挡风玻璃外面,我连续问了两声,他才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用密宗铁棍在纪老三的额头上印了一下。密宗铁棍上雕刻的佛文在他脑门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印记,纪老三才总算是安稳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