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中的四大凶物,居然全被我撞了一遍》
第24节

作者: 张无忍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毕竟在我心里,人比鬼可怕多了。我们宁愿跟鬼打交道,也不愿意跟人打交道。
  两个警官还在昏迷,我们也不愿意在这浪费时间。藏好黑佛后就关门出去。期间我跟林警官打了个电话,林警官说,四个尸体已经装车了,去石家庄殡仪馆进行火化。
  我和张无忍有点不放心,急急忙忙的准备过去监督一下。结果刚拐进走廊,就跟一个穿着警服的男子撞了个满怀。我急忙说对不起,然后赶紧往外走。
  我们上车后,跟门卫打了个招呼就掉头出去。刚走了一半,张无忍却猛地一个急刹车,幸亏我系好了安全带,才没一头撞上玻璃。我说,老张,你啥情况啊?
  张无忍说,刚才撞上的那个人,很奇怪啊。
  我说有什么奇怪的?毕竟咱们在这一个人也不认识。我刚说到这的时候就豁然惊醒,卧槽!我们在省公丨安丨厅一个人也不认识,林警官又不在身边,要是真的遇到了这里的工作人员,肯定要问我们来这干什么!
  那个穿着警服的人,他怎么问都不问我们在哪里?
  张无忍脸上骤然变色,他说,完了!那家伙是冲着黑佛去的!他猛地一打方向盘,踩下油门,掉头就往回走。

  日期:2018-05-15 11:51:30
  我们离开的并不远,所以一脚油门就到了省公丨安丨厅的门口。那个门卫倒是还知道我俩,说,是不是丢什么东西了?
  我俩也没搭理他,直奔藏着黑佛的屋子。结果刚走到一半,就看到一个穿着警服的人背着盒子,从里面走出来。
  我这下看的清清楚楚,这人正是刚才跟我们撞个满怀的人!
  那人机灵的很,看见我俩迎面走来,扭头就走。我和张无忍一边喊人一边拔腿就追。可那人忽然间扔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圆球,圆球在地上冒着黑烟,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股臭气就迎面扑来。
  我闻到这股臭气,脑子顿时就懵了,急忙捂住鼻子。可那黑烟也不知道是啥玩意儿,顺着鼻腔钻进起肺里,一阵火辣辣的疼。
  那种感觉实在是让人生不如死,我觉得自己的整个肺都烂了。张无忍也好不到哪里去,躺在地上直打滚。
  我剧烈的咳嗽着,迷迷糊糊中看到两三个人打着手电追了过来,然后就很干脆的一头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我和张无忍已经躺在了医院里。我一喘气,肺部还是跟刀割一样,疼的要命。

  不过我看到张无忍在那贱笑的时候,尽管肺里面疼的很,却终于松了口气,因为这家伙既然还能笑的出来,就说明我其实没多大问题的。
  我艰难的喘了口气,说,黑佛是不是被人抢走了?。
  日期:2018-05-15 12:11:30
  张无忍也穿着病号服,不过精神状态却比我好多了。他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梨扔给我,说啃个梨吧,对你的肺有好处。那玩意儿是用骨灰熬制的,普通人吸了后就得变傻子,也得亏了咱俩身上家伙多,才没着了人家的道。

  我一听他这么说,就知道那个人八成是死教的教徒。不过这家伙也太胆大包天了,单枪匹马就敢跑省公丨安丨厅来抢东西,最离谱的是,还他娘的被他得手了!
  我说,笑面尸烧了吗?
  张无忍点点头,说,烧了。不过这事有点复杂,咱们一时半会也出不去。先等着吧!
  他比我醒得早,所以知道的情况也比我多。跟我解释了一下,我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周副厅长一直在抓一件文物走私的案子,也就是小黑天无量菩萨的雕像。这玩意儿的买家就是传说中是死教。只不过在内蒙交易的时候,被公丨安丨厅的人给一锅端了,不但人赃并获,还带回来了一个重要的人物贩子。
  后来他们四个人全都莫名其妙的死在路上,林警官才请我们过来寻找死因。结果我们办事倒还算得力,找到了真正的原因,还顺手救了两个警官。

  可这事公丨安丨厅的同志们收尾不利索,卖家抓住了,可是买家却逃之夭夭。要说这买家也是丧心病狂的人,有仇不过夜,当天就追来了石家庄,单枪匹马的冲进去夺走了黑佛。
  日期:2018-05-15 12:31:30
  说真的,这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潜入进来的,要不是我俩发现了,估计人家跑出省公丨安丨厅后,那些同志们也不知道黑佛给丢了。
  只不过我俩也挺倒霉,被人用黑罡给熏了一下,只好躺在这里养伤了。
  现在公丨安丨厅里的人们都疯了,无数干警全城大索,各个离开石家庄的路口全都设了关卡。交警,武警,刑警随时待命。可张无忍却在那轻描淡写的说,白折腾,肯定抓不住人的。
  我心说也是,既然是死教的信徒,有点本事应该很正常的。不过我还是不太放心,就问,那人会不会找上咱们?
  其实这个问题才是重中之重,那些家伙丧心病狂,我们俩只不过是讨碗饭吃,还真招惹不起。
  这下张无忍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他说,应该没事吧?

  我俩正寻思着该怎么做才能不被人家惦记,忽然间外面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紧接着林警官和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进来了。
  张无忍一看见林警官就问那人抓住了没。结果林警官却苦着脸摇了摇头,说,现在案子已经移交出去了,现在是他来负责。
  这个男子长的浓眉大眼,个头虽然不高,可是身材匀称,全身肌肉虬结。他也没跟我们握手,直接就说,我叫帝铭,北京来的。
  这个名字我听的时候有点耳熟,可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是谁来。不过有一点我很好奇,因为他身上穿的是军装,而不是警服。
  日期:2018-05-15 12:51:30
  肩膀上的肩章是松枝绿的,还是两杠三星,分明是陆军上校的军衔。
  我挺奇怪,军队上的人怎么会插手地方上的案件?这不符合规矩啊。可既然林警官在这,我也没多问,只是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交代的清清楚楚。
  帝铭上校听的很仔细,期间还询问了一些细节。我和张无忍老老实实的回答,没办法,眼前这个家伙气场实在是太大了。
  这个调查做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结束。我和张无忍都累的够呛,都希望这家伙赶紧走。可帝铭上校合上本子之后,却顺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手电筒。

  那个手电筒还是我们从老驴那弄来的,上面加了特殊的滤镜,照射出来的符文能驱散那些不入流的孤魂野鬼。
  这东西珍贵的很,弄坏了我们可就没有了。我正想提醒他一下,却看到帝铭上校嘴角微微泛起了一抹冷笑,说,林警官,我想跟他们单独谈谈,不知道方便吗?
  林警官很识趣的站起来,转身就离开了房间。我这个时候才说,哎!长官,您小心点,这东西很珍贵的。
  帝铭上校把手电筒放在桌子上,说,你们救了吕纯?
  我和张无忍面面相觑,一头雾水。帝铭上校见我俩有点懵逼,又说,他有个外号叫老驴。嗯,身份有点特殊,我也不方便说。
  我猛地一个机灵,想起了老驴跟我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当初那一批对付尸衣的装备其实是给帝铭上校的,只不过在石家庄中转的时候被他借来用用,不然的话送我们两件十字弩也不是不可以。
  日期:2018-05-15 13:11:30
  卧槽,眼前这个帝铭上校,就是当初老驴说的人?也就是说,他是特别案件处理中心的人?
  张无忍说,特案处?

  帝铭上校冷漠的点点头,说,老驴告诉你们的吧?顿了顿,他又说,你们也是圈子里的人,有些事也不用瞒着。小黑天无量菩萨下面这群信徒我追了很久,如果我能早来一天,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张无忍对帝铭上校的话很不满意,说,大哥,您这意思就是这件事我们要负责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