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9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见着我就哭了,一个劲地说对不起我,对不起我,是她连累了小圆,我能说什么啊?该说的,提前早就说了,不是没嘱咐过她,也不是没有提醒过她,如果小圆找她,有些事,能办就办,有些事,不能办绝不给办,千万不要因为我的原因而迁就他。话,我是早就说了,事,也出了,所以,我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对他们俩能做的只有安慰,不可能去埋怨他们什么,去指责他们什么了。再说,小卓为了小圆,把一些该揽和不该揽的错,都揽自己身上了,不管起不起作用,这一点挺让我感动的,也算我没白疼爱过她吧……”

  说到这里,彭长宜看见部长闭上了眼睛,紧闭着嘴唇,看得出来,他在压抑着什么。他忽然就对部长有了担心,说道:“我现在到不担心他们了,因为他们的事已成定局,安心熬岁月就是了,我现在反而担心您了。”
  “担心我什么?”王家栋仍然闭着眼说道。
  “我打个比方吧,往往有病的人,通过治疗越来越好,可是伺候他们的人,是越来越累,可以说是心力交瘁。我不知道我的意思表达明白没有?”彭长宜看着他说道。
  王家栋直起身,睁开眼睛笑了,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是一家之长,有些责任和担子是推不掉的。”

  “我认为,您当好您的人大主任,带好您的孙子,是当前最大的责任和最重的担子。”
  “人大主任?呵呵……”部长意味深长地笑了,下面的话没有说出。
  后来很长时间里,彭长宜都会想起王家栋这次意味深长地笑,总感觉他当时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却没有说出来,也许,那个时候,他就预感出什么了。
  作为官场老手王家栋来说,即便预感出什么,也是应该的,一个混迹久经官场风雨的老政客,没有政治敏感是不该的。
  彭长宜故意问道:“您是不是对这个头衔还不满足?”
  “哈哈,我有什么不满足的,我感谢还来不及呢,人大主任,是我的封顶之作喽。”
  那一刻,彭长宜真切地感到了王家栋有点英雄迟暮的悲凉的意味……
  那晚,彭长宜陪部长喝了很多酒,在他的印象中,部长从来都没有过这般心情沉重的时候,尽管他极力掩饰,但彭长宜是知晓他内心的悲凉和苦闷……
  俩人喝了一瓶茅台酒,部长还想喝,被彭长宜制止住了,他和司机小王送部长回了家,部长回头跟彭长宜说道:“太晚了,我不让你进家坐了,让小王送你回去吧。”
  彭长宜知道雯雯和孩子现在跟部长老俩在一块住,就说道:“让我进我也不进,知道您孙子养得娇。”
  “哈哈。”部长笑着就进了院子,雯雯早就出来迎了。

  彭长宜跟雯雯打过招呼,就走了。
  小王说道:“彭哥,我送您回家。”
  由于明天要起早去锦安开会,彭长宜就让老顾把车开走了。彭长宜摆摆手,冲小王说道:“不用、不用,你赶紧回家吧,这两步路,我就当遛遛食,散散心,咱们各走各的。”说着,就跟小王挥手再见。
  小王见他已经往前走了,观察了他一会,见他步履稳当,不乱,知道他没喝多,就冲他鸣笛再见。
  彭长宜回头冲他摆摆手,小王开着车,掉头向彭长宜相反的方向驶去。
  彭长宜没有喝多,尽管一瓶酒他喝了多一半,这点酒不能让人醉。但是王家栋不经意间表露出的沉重,也沉重了他的内心,
  夏天的夜晚,尽管不像白天温度那样高,但仍然很闷热。彭长宜现在都有些不习惯平原的气候了,尤其是夏天。三源的夏天,尽管白天的气温也很高,但是不像平原这样闷热,晚上更是凉爽,睡觉都是要盖薄被的。

  他走了几分钟后,就大汗淋漓了。
  他走过师范东边的那条小路,以往,这里会有许多纳凉的人在这里下棋、打牌,现在太晚了,人们都回去睡觉了,只有路灯还睁着永远不知疲倦的眼睛,散发着散淡的光芒。
  走出这条小路,就是一条直通北城那排平房的路,但是这样望过去,是看不到那排家属院的,因为前面是一家工厂,只有拐过去,在一条南北向的路边,才能看到北城的那排家属院,也就是任小亮家的房檐和门口,他和刘忠、田冲等其余几户人家,都在胡同里面。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拐过这条东西向的马路,快走到通往里面房子的胡同后,感觉这样大半夜的回家,而且事先没给沈芳打电话说明自己回来,他心里很别扭,好像有一种特别的目的似的,想到这里,他就掏出了电话,播了家里的电话,因为沈芳不知道他回来,会把门从里面锁死的。
  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他就有些奇怪,沈芳睡觉是很轻的,有任何响动都能把她吵醒,难道,她还没回家吗?娜娜也没在家吗?
  想到这里,彭长宜就给沈芳的手机打了过去,还好,没有关机,但是,他分明听到了附近有电话铃声响起,他站住了脚步,四下观看。
  这时,他才发现,夜色中,在对面的路边,停着一辆汽车,从汽车的形状看,那是一辆奥迪。
  不知为什么,彭长宜的心立刻提了起来,他走过去,靠近那辆车,这辆车他认识,是电局长的坐骑,因为陈乐拍的照片有这个车。
  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悄悄地靠近这辆车,又重拨了沈芳的电话,没错,声音又想起了,声音就从车窗上方一条缝隙中传出来的,彭长宜走了过去,他甚至都感到了那条缝隙中吹出的凉风。
  他的血直往上涌,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猛然就拉开了奥迪车的后面……

  就在彭长宜猛然拉开后车门的同时,汽车里的顶灯也同时亮了起来。后座上没有人,但是从彭长宜这个位置看过去,他看到了前面副驾驶座上,妻子沈芳半侧着身子,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正低着头在包里找电话……
  那个男人的手分明不老实,趁沈芳接电话的空档,便插进沈芳的裙子里了,摸向她丰满的臀部,彭长宜看到妻子白花花的腰部和一截臀部,早就落在了那个男人的咸猪手里了……
  就听前面的沈芳娇羞地骂道:“讨厌,我要接电话……”
  那个男人伸手正要去夺他的电话,这时,车的后门被人猛然拉开,响动惊醒了他们两人,就在两人同时回头往后看的时候,驾驶座的前门又被人拉开了,那个男人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自己就被人狠劲地从车上拽了下来,像一只口袋一样,被狠狠地扔在了地上……
  他撑起身,抬起头,还要看清是谁的胆子这么大,敢坏他的好事,还没看清眼前的人是谁,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随后,眼冒金星,嘴里便有了咸色的液体流出,身子一歪就倒在地上……
  朦胧的夜色中,他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矗立在他的面前,他惊恐地说道:

  “谁”字还没出口,左边脸又挨了重重的一拳,随后,嘴里边流出了咸色的液体……
  再说车内的沈芳,她正在低头找电话,听见后面的车门响,余光中,她似乎看出是彭长宜,她刚要坐直身体,身体就失去了局长的支撑,险些栽倒,她急忙扶住了车座,等她转过身后,正好看到自己的丈夫正在对着地上的局长挥拳,只一下,局长那个肥硕的身体就瘫倒在地……
  她大惊失色,险些尖叫出声,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时,地上的局长再次从地上爬起,他揉着双眼,说道:“你是谁,你他妈的不想活命了,敢扰了老子的好事……”
  他的话没说完,脸上又挨了一记猛烈的冲拳……
  沈芳大叫着跑过来,抓住了彭长宜的胳膊,小声地惊恐地说道:“彭长宜,别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