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9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说道:“是啊,这是我好几年的珍藏品,一直舍不得往出拿,今天让你们开开眼。”
  说着,就跟赵丰展开画轴,一幅遒劲的大字展现在他们面前。
  “天时、地利、人和。”
  齐祥念叨完,就专心地寻找印章和落款,失望地说:“怎么没有印章和落款?”
  彭长宜神秘地说道:“就因为没有印章和落款才落到了我的手里,如果有了印章和落款,这幅字就到不了我手里了,就被人抢了。”说道这里,他想起当年樊文良写这幅字的时候的情景,江帆没有捞到樊文良的字,就顺手牵羊要走了丁一的一幅小字,后来,樊文良到底给江帆写了“人间正道是沧桑”几个大字,同样没有印章和落款。那个时候,无论是亢州政坛还是他们三人的友谊,都是那么和谐融洽。

  齐祥说道:“这幅字在您手里多长时间了?我怎么没发现?”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几年了,只是一直没有装裱。”
  彭长宜说的是实话,在亢州工作期间,因为大部分人都认得樊文良的字,他不好悬挂出来,加上钟鸣义对樊文良有着一种天生的“排樊”性,他的办公室更不能挂樊文良的字了。
  来到三源,他想的更多的是友情,所以摘下了徐德强的亲笔所书“无欲则刚”,挂上了江帆拍摄的艺术作品,还把丁一的两幅小字装裱成镜框,挂在侧面的墙上。至此,他的办公室,除去一面红旗,没有一件表露政治倾向的作品,就连桌上也没有任何艺术摆件,有的只是文件和笔筒。
  但是,自从听说樊文良有可能到省里工作的消息后,彭长宜就动了小心思,想起了他的这幅字,尽管有着老胡、王家栋和过去的渊源,但是彭长宜还是准备把这幅字拿出来装裱了,哪怕有一天翟炳德认出这幅字的作者,他认为也值。再说了,翟炳德一年也来不了一回甚至不来,但是他最近准备邀请樊文良和王家栋来三源避暑。
  所以,突然拿出这么一副没名没姓的字装裱悬挂,一是彭长宜不再忌讳自己的政治和为人的倾向,也是动了一些小心思的,有的时候,官场上需要这些“小心思”。
  齐祥让人送来锤子和钉子,他和赵丰两人蹬着椅子,彭长宜站在下面调歪正,在三个人的共同努力下,这幅被丁一誉作“方劲古朴、藏锋逆入”的大字,就稳稳地贴在了墙上,江帆那幅照片则被重新调整位置,被悬挂在这幅字的左侧。

  彭长宜非常满意这样的布置,改天回家,再把部长那幅字装裱悬挂,至此,彭长宜仕途中这三个重要人物的印迹便收藏齐全了。
  挂好字画,彭长宜又给赵丰和齐祥布置完清理土地庙里他“牌位”的事后,他和老顾就驶上了回家的路。
  走到半路的时候,彭长宜接到了丁一的电话。
  丁一告诉他,他们已经上了亢阆高速公路,很快就到家了,请彭长宜放心。
  彭长宜温柔地说道:“好啊,告诉小贺同志,什么时候来三源我都欢迎,另外,如果开累了的话,就到服务区休息一下,千万不要疲劳驾驶。”
  丁一笑了,说道:“我这次感觉你怎么像老母鸡似的啊?”
  彭长宜深情地说道:“我还真希望自己变成一只老母鸡,那样,你就不会哭了。”
  听到这儿,丁一便不吭声了。
  彭长宜柔声说道:“好了,不说了,不然你又该哭了,估计心疼的就不光是我一个人了。”彭长宜的话里就有了醋意。

  说真的,彭长宜不得不承认,贺鹏飞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而且跟丁一也很匹配,但是,由于彭长宜的感情倾向,贺鹏飞就是再好,内心里,他也还是希望丁一跟江帆走到一起。
  挂了丁一的电话,彭长宜闭上了眼睛,他的心思,慢慢就从丁一身上收回来了,有件事,尽管很闹心,甚至不愿去想,但还是不得不想,不得不去处理。
  沈芳的变了,似乎不怎么在这个家用心了,她的心野了,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沈芳变成这样?说真的,自己也背叛过沈芳,但是彭长宜始终认为,自己对这个家没有因此而改变什么,他是能够把握自己的,可是沈芳呢?面对种种的诱惑,她能把握自己吗?他对沈芳又能容忍迁就到什么地步才合适?
  这些,都需要他去想,这些,都需要他根据事情的发展来做出最终的处理决定。
  彭长宜心里有些犯堵,他说道:“老顾,来点动静吧。”
  老顾一伸手,就拧开了音响,又是那首《朋友别哭》。记得这首歌,彭长宜给丁一唱过,当时,自己都被自己感动了,当然,丁一也是听得热泪盈眶。如今,当他遭到心灵重创的时候,谁又能跟他说: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朋友别哭,我陪你就不孤独?谁能这样说?丁一,还是叶桐?

  尽管丁一是他心底最柔软的的部分,但是丁一显然做不到这点,因为丁一的心灵,早就被一个人占据了,没有他彭长宜的位置了。
  彭长宜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悲哀,他又想到了叶桐,叶桐应该跟丁一是完全不同的女孩子,她敢爱敢恨,而且做事不拖泥带水,某种程度上说,彭长宜到是愿意跟这样的女人交往,干净、利落。但是,叶桐走了后,就干净的一直没有消息,前些日子看报纸,知道她做为文化大使回来过,还到了锦安,但是,她没有跟他联系,也许,叶桐早已翻过了他这一页了。哎,有些人,有些事,可能过去就过去了,如果偏要再去重温,也可能感觉就不对了。

  快到亢州的时候,彭长宜给部长打了一个电话,才得知部长刚刚看儿子回来,彭长宜跟他约好后,便直接来到了王家栋在宾馆的房间。
  不知是鬼使神差还是有意为之,彭长宜没有给沈芳打电话,告诉他回家,每次他非常规回家的时候,大多时候,都会给沈芳打电话的,但是这次,他没有。
  到了房间后,王家栋还没有到,服务员便给彭长宜把房间打开,彭长宜进去后,打开空调,这时,王家栋也进来了。
  彭长宜说道:“您去看小圆了?”

  王家栋说:“是啊,看了——”
  “能怎么样?”他说着,就坐了下来,彭长宜赶紧给他点上烟。
  部长又说:“唉,你说人家犯罪都能认罪伏法,甚至后悔自己的行为,你说他怎么样?他居然对我说,他一点都不后悔对接到所做的一切。你说有这样的吗?”
  彭长宜想了想说:“我纠正一下你的说法,小圆已经认罪并伏法,他只是不后悔对贾东方做的事,但是他后悔除去贾东方之外的事,所以,您别冤枉一个已经伏法了的人。”

  王家栋笑了,说道:“我只是没有说明而已,他其实就是这个意思。说他对贾东方所做的一切他都不后悔,只是连累了家人,这一点他感动既无奈又痛苦。兔崽子,也不知道是看见我伤心还是看见他媳妇伤心,反正是掉眼泪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肯定是看见您才落泪,只有看见您,他才说了后悔之类的话,看见媳妇就不这么说了。”
  王家栋吸了一口烟,说道:“我给他带的礼物,他看见后就哭了。呵呵,也是我煽情的结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