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19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又说:“那咱们上午干嘛?要不我领你去转转,会个朋友,这个朋友马上要结婚了,是我过去的同学,不过我怕他不接待咱们,他正沉浸在热恋中。”

  丁一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说道:“那就别去了。”
  彭长宜又问了一句:“那咱们这半天干什么?”
  老顾说:“要不你带着小丁我们去打靶吧?”
  彭长宜看着丁一,说道:“感兴趣吗?”

  丁一笑了笑,摇摇头,她现在对于任何玩的项目都不敢感兴趣。
  彭长宜说:“那咱们哪儿都不去了,就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地呆着?”
  丁一喝了一口豆浆,笑了。
  彭长宜说:“要不,我给老武打个电话,看看他们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咱们去找他们去。”
  丁一说:“别打了,他们肯定是干了一夜,这会估计正在睡觉。”
  彭长宜低着头,夹了一点咸菜,没有看丁一,酸酸地说道:“你怎么这么门清?”
  丁一怪嗔地看了一眼彭长宜,没有说话。
  吃完饭后,丁一跟在老顾和彭长宜的后面走出餐厅。

  彭长宜回过头看着丁一,说道:“怎么着?是到后面的山上转转还是回房间大眼瞪小眼?”
  丁一笑了,说道:“我想回房间睡觉。”
  “别呀,满心欢喜盼着你来,别回房间睡觉啊?”
  丁一笑了,说道:“那我们就去后山吧?”

  彭长宜说:“这还差不多。”
  老顾说:“你们去吧,我去洗车。”说着,就走出去了。
  彭长宜和丁一也走了出去。顺着后面山上的羊肠小道,他们来到了一个岗哨前,哨兵“啪”的一个军礼,彭长宜赶紧挥了一下手。经过这个岗哨,就进入了一条上山的林荫小路。
  说是林荫路,一点都不夸张,两旁都是翠绿的树木,树林中的这条小路,都是经过精心修整的,都是依据山势凿出的台阶,而且隔不远就有木条椅子,供人们休息。山坡的树林里,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在散步,还有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经过。
  丁一问道:“这里有疗养院?”

  彭长宜说:“名义上没有,不过北京的首长们这个季节过来休闲度假的多,这些医护人员有的是首长们带过来的,有的是基地的。
  他们继续向上攀登。越往上面去,人就越少。
  彭长宜早就气喘吁吁了,说道:“我可是走不动了。”
  丁一笑了,说道:“咱们再上到那颗歪脖子树就不往上走了。”
  彭长宜说:“别说歪脖子树,不吉利。”
  “你没听说吗,过去有个皇帝就是吊死在歪脖子树上的,我不上了。”彭长宜说道。
  丁一笑了,说道:“真会给自己找说辞。好,不上就不上了。”
  说着,他们就离开这条小道,向旁边一处大石头走去。
  丁一看了看这块石头,想坐下歇会,彭长宜说:“不用看,保证连土都没有。”

  丁一说:“有人擦?”
  彭长宜说:“没人擦,总有人坐,所以不会脏。”
  丁一掏出纸巾,擦了几下,果然比较干净,她就坐在了这个石头的一侧,留出一侧让彭长宜坐。
  彭长宜没有坐,他站在山坡上,伸出一只脚,对着一棵树踹了踹,说道:“小丁,昨天几点睡的觉?”
  丁一说:“很晚了。”
  彭长宜其实很想知道后来江帆又给没给她打电话,但丁一如果不说,他是不好问的,就说道:“昨天思考的怎么样?能去草原吗?”
  丁一的脸有些红,她说:“看情况吧,如果去,我也要提早做准备,把节目提前做出来。”

  彭长宜点点头,说:“昨天半夜市长给我打电话着。”
  丁一抬起头看着他。
  彭长宜继续说道:“你是不是给他打着?”
  丁一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眼睛里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忧郁,她“嗯”了一声,说道:“我打的时候他没接,等他打回来的时候我睡了。后来我就关机了。”
  彭长宜说:“是啊,你这一关机可是了不得了,他半夜把我吵醒了,那个担心呦——”彭长宜的语气中就有了夸张,他怕丁一又流眼泪。“小丁,去吧,咱们去趟草原,把能说清的话说清,把能弄清的事情弄清,无论结果怎么样,你都要给自己一个交代,只有给自己一个交代后,你才能为自己规划未来。。”
  丁一明白彭长宜话的意思,她长长出了一口气,昨天晚上,她哭着挂断了江帆的电话,随后又关了机,后半夜就几乎没睡,她想了很多很多,甚至想到了去世的妈妈,想到了自己的家庭,唯独想不明白自己未来是什么样子。
  “这样,你也提早做做准备,我也做做准备,我们北上去草原,争取尽快成行,怎么样?”
  “嗯。”丁一点点头。说道:“没有动身之前,还是不要告诉他。”
  “行,给他来个突然袭击。”彭长宜挥了一下手说道。
  丁一说:“突然袭击倒是用不着,因为我不敢确定能不能去。”
  彭长宜说:“没问题。”
  中午,彭长宜和武荣培还有基地处的负责人,一起陪贺鹏飞、丁一吃了午饭后,丁一和贺鹏飞就启程回阆诸了。目送着丁一他们走远,彭长宜的心里突然有些失落,两天来,他专心致志地陪丁一,推开了所有的应酬,甚至连一个公事电话都没打过,想来,他还没真没有这样拿出两天时间,去专门陪一个人的,即便是郄允才和窦老来他都没有这样专心致志过。
  让他感到失落的同时,他还有一种内疚,因为这两天来,他让丁一流了太多的眼泪,江帆的话题都是他挑头说起的,看着丁一仍然红肿着双眼离开,彭长宜的心里的确有些心疼和难过。
  看着贺鹏飞他们走远后,武荣培也睁着红红的双眼说道:“彭书记,我也回去了,明天上午市里还有会呢。”
  武荣培的话提醒了彭长宜,他也临时决定回家,明天从家里去锦安开会。
  彭长宜回到单位后,赵丰和齐祥在等他,他们跟他汇报了调查结果。
  原来,赵丰和齐祥他们利用休息日的时间,从昨天就开始了调查土地庙的事,结果发现,许多土地庙里都供着彭长宜。他们通过暗访得知,这完全是村民们的自发行为,没有人暗示和指使,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跟齐祥他们说:
  “彭书记就是好啊,给俺们修了路,打了井,自打解放以来,俺们村的路还没有人给修过呢,我们家那几亩薄地,一直以来都是靠天吃饭,谁给你打井啊?要不是他想办法,今年这么旱的天,是别指望有收成的。”
  另一个老人也说:“彭书记是活着的包青天,他敢伸张正义,把横行乡里的地痞流氓都给制服了,我们不供他供谁,供他,是求神仙保佑他在三源多呆几年,把三源搞好了再走。”

  据老百姓讲,有的人在家里还供着彭长宜。
  彭长宜表情严肃,庄重,那一刻,他似乎感到心里有某种东西在聚拢、在沉淀,他忽然说道:“老赵,我那字你给我裱好没有?”
  赵丰的思路跟着他跳了一大不,这才明白他说问的是什么,半天才说:“裱好了裱好了,在我屋里。”
  说着,起身就走了出去,一会,手里就拿着一个画轴进来了。
  齐祥站起来,说道:“是不是彭书记得到名家的墨宝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