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679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姐,我知道你有钱,而且这些钱大多是这些年做项目赚的钱,可见也不是干净的钱,所以你说的因果报应,应该报应的是你,而不是我是吧?梁海宁怎么死的,其实宇江人一清二楚,你在晋鄂大桥贪了多少,宇江人也一清二楚。所以,收起你的假惺惺吧,我不会把孩子交给你,更不会要你半毛钱,我嫌这些钱脏!”念小桃说完,起身走。
  “你真要一意孤行吗?”印花玲冷着脸问。
  “我是不是一意孤行,你管得着吗?而且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你要管,回家管你男人去,对了,只要我愿意,那个男人分分钟也不是你男人,所以呢,别装了好吧,还谈什么因果报应,可笑得很,你这种人都没遭到因果报应,我更不会!放心!”念小桃见印花玲威协她,把成正道的话忘了一干二净,再说了,她念小桃什么时候受过别人的气!所以,她一定要把这口气给争回来!

  念小桃可是宇江最当红的美女记者,印花玲算什么东西!之前在宇江时,印花玲不过是一个商场营业员而已。
  “你真是一个好霸道的小三啊,因为年轻?还因为肚子里的儿子?可是念小桃,我给你一条出路,接受我的建议,儿子生下来我来养,拿着我给的钱滚得远远的,这已经是我人致已尽了。你真要一意孤行的话,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信不信由你!
  你也知道梁海宁消失了,你觉得自己和梁海宁,更有能耐是不是?所以啊,别以为靠养脸蛋傍了大树,天下是你的。还在我面前脑子,我要是你,拿着钱,有多远走多远!”印花玲说着这些话时,目光极冷地盯住了念小桃。
  念小桃不敢对视这样的印花玲,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打起了冷颤。
  第784章?无情无敌
  念小桃明知道要离开印花玲,成正道也是这么叮嘱她的,可是要强好胜的她,竟然看着印花玲一字一顿地说:“我还要把这个儿子生下来!”说完,念小桃一扭头离开了印花玲。
  印花玲死死地盯住了念小桃错落有致的背影,直到这个美丽的背影从她的视线之消失,印花玲才收起了目光,坐下来继续喝她要的那杯咖啡。
  咖啡很苦,印花玲平时喝的时候会加一点奶糖,此时,她没有加,任由这种苦味一轮赛一轮地在她整个味觉世界里扩散着。
  当年第一次发觉成正道在外有女人时,印花玲喜欢了喝一种极苦的咖啡,尽管她在混迹夫人圈很清楚男人一旦拥有了绝对的权,肯定会变的。可那个时候,她内心还是隐约渴望着成正道和其他男人不同,逢场作戏,心还会放在她身。这些年,成正道尽管也有这样那样的女人,但也没动她正宫的位置,直到念小桃怀了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儿子,她今天找念小桃是确信她是不是怀的是儿子,果然,念小桃亲口承认了怀的是一个儿子。

  印花玲很清楚,成正道内心一直渴望有个儿子,香火问题总是男人们回避不掉的一个心结,她其实是理解成正道的,她多希望成正道主动对她谈这个问题,她是可以妥协的,一如现在找念小桃谈一样,生下来,给一笔钱,她来养这个孩子。作为女人,做到了这个份,印花玲已经觉得自己很伟大了。
  最初,印花玲还在乎成正道的时候,她好难过啊,只要感觉他找女人了,她的心如无数根银针齐刷刷地扎着她一样又痛又难受,那个时候,她是街逛逛,也会感觉所有的女人全是敌人,至少是假想性的敌人。因为她还爱着他,而且是深爱。
  印花玲是被逼着离开宇江的,她觉得再呆下去,她得发疯,所以,为了让自己不发疯,她离开了,明知道把成正道一个人留在家里更危险,可她还是选择了北京,美其名曰是为了女儿去北京学作准备,其实是她受不了自己对成正道的猜疑,受不了把所有女人想象敌人的恐布感。
  现在的印花玲不同了,她看到念小桃没有半点吃醋的感觉,无情无敌,这四个字把印花玲心死的心情概括得淋漓尽致,但是她对念小桃却有一股恨,她已经让步了,可这个女人还要和她抢。因为成斯瑶说了,算她和成正道是分居的,可她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国多少家庭都是为了孩子才保持着这个完整的家。可念小桃这么强求介入进来后,成斯瑶要的完整性会打破,这是印花玲极不情愿,她受过的苦,她不想再让女儿去经受,只要能给女儿的,印花玲一定会给女儿。

  印花玲把苦咖啡喝完后,起身离开了名人城堡。
  印花玲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政府大楼。好多年她都没去过这幢大楼了,现在朝着这幢大楼走去的时候,她的心情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等印花玲站在成正道的办公室门口时,吓了成正道一大跳,他赶紧把她拉下了办公室,并且极快地把办公室的门给锁了,他越这样,印花玲越是难过,看来他以为她是过来吵架的。
  “你怎么来了?”果然,成正道紧张地看着印花玲问。
  “我来看看你,多少年没来这里了,看看你的工作状况是什么样的,怎么啦?紧张成这个样子。”印花玲尽量轻笑地看住成正道说着。
  成正道却一怔,更加没底气地起来。他很清楚印花玲和念小桃谈过,谈得如何念小桃没给他回电话,而印花玲却直接杀到了办公室来了,这太不正常了。
  “我这里有什么好看的,都是看不完的件,批不完的字,还有开不完的会。对了,想喝什么?”成正道有些讨好地看着印花玲问。
  “耕耘不在,你还习惯吗?对了,新秘书选好没有?”印花玲答非所问地说着,她越这样,成正道越担心了,她们到底谈了什么呢?早知道印花玲要来,他该给念小桃打个电话问一问的。

  现在,成正道竟然和念小桃一条心起来,而且还得防着印花玲,想想多年来的夫妻一场,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他还是心酸了一下。
  “这些事我能应对的,你来找我有事是吧?”成正道还是把话题挑明了,他不能忍受印花玲这种玩太极拳的路数,而且这不是他和印花玲之间该有的路数。
  “瑶瑶下周要去美国了,她给你打过电话吗?”印花玲问。
  成正道没想到印花玲提的是这件事,但是他坚信印花玲不是为这件事而来,如果是这件事,她完全可以打个电话来问问,没必要亲自来他的办公室。
  “打过电话了,我非常支持。她说这些年她的开销都是你花钱,所以这次出国想花我的钱,花爸爸钱肯定是另一种感觉吧。关于瑶瑶去美国的事情,我准备晚回家和你商量的,你也知道这些年我根本不管钱,我也没钱是不是?所以,玲玲,瑶瑶留学的费用,你出好吗?”成正道看着印花玲,用商量的语气对她说着。
  日期:2017-11-0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