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102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最坏的角度说来,今后路的质量太差了,大不了就补修,总能够让全程贯通的。到那时,市里的经济建设工作基本有了规模,路的问题反而变得次等一些,影响不了大局。
  但是里其他的人不这样看,包括腾云、周滔、杨勇华、何磊等人,也都在电话里提及这一事情。事前肖建海到省里走一趟,在大家看来也就不是那么地简单了,省里能够将高等级公路这种工程的标的下一些到市里来,那有多难,大家也都知道的。可市委书记往省里走一遭,居然能够要到几个标段,这一事,从赵贵名那里也得到证实的。
  赵贵名虽然没有直接地渲染这件事,他这种做法,也就让人们看到了事情的真实一面。不由地让人们对市委那边就有了更多的信赖,甚至,有人觉得省里就是通过这件事来表示他们的意图。当然,赵贵名的表态也使得市委常委会里的格局有着很大的变化,市委那边占优的局面已经形成。多数到人都会看常委会里的格局,来领悟市里权力的格局的,但对腾云、周滔等人说来,却知道省里的意图才是最重要的。

  对市里的支持,甚至对市委书记的明显支持,也都会是省里必然的做法,但支持的程度到达什么地步,才是这些人最为关注的。赌一票,就不能够再反悔的局面下,腾云和周滔等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就选对了立场。到他们这样的层次,不是能够随意地改变了的。
  省里要真的支持市委,要树立起市委的威信,今后市政府这边必然将会遭到压制。也就会使得他们的利益和进步的路给堵住,甚至,省里为了要平衡或削弱杨秀峰的力量,就有可能将腾云或周滔等人调离一两个。而他们给调离之后,往往就会给边缘化,要想再往上爬就没有可能。
  市里的到这样的消息后,自然是一些人鼓舞着,一些人就发愁着。只是,杨秀峰还是一如既往地投入在自己的工作中,对这事都没有任何评说,也不议论。就算腾云等人提起,也都用其他的话来冲散这样的话题。他的工作目标很明确,也表示自己对高等级公路的过程不会过问或涉及。
  另外也有对市里获得工程标的不关心的人,那就是林挺。
  林挺在出任纪委书记之后就很超然,直到肖建海这个市委书记到来也都是这种姿态,几乎不参与市里的任何政事,更不与任何人有什么来往。和杨秀峰之间也都是偶然间联系,就算联系也只是问好之类的。其间,倒是和田振辉这个接任政法委书记吃过饭,也谈过市里的情况,包括对杨秀峰在市里的一些工作细节事宜,使得田振辉对杨秀峰一开始的恶感有所改变,直接推动力田振辉在市里的立场变为中立。甚至政法系统虽说名下归田振辉所抓的系统,依旧有着一定的独立性,也依旧和林挺保持着之前的那种服从关系。

  蒋继成和杨秀峰之间的关系,自然是谁也无法改变的。赵弘坤和肖建海到南方市后,得知了市局局长是蒋继成,也就知道市公丨安丨局这边再难插手,反而省下不少的心思。
  县里一级的领导们,虽说和市里的工程标的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他们也都能够体会到市里的微妙变化。一些人在心态里自然就有所改变的,看出市委得到省里的支持之后,选择哪一方作为今后自己站立的立场,也就有了新的变化。
  之前支持杨秀峰的人,对此虽说没有跟随市里的改变而变化,但心里却是多了一份担心。市里的斗争会直接演变成下面县里的一些斗争,而之前在溪回县里的碰撞已经让其他的一些人得知内情了。市委对王子文和吴营所带的经济统筹协调小组,暂时还没有对溪回县那边怎么样,只是,下面的人也都在观望着事情的演变。演变结果要是对溪回县的处理及时,又很严厉,必然会有更多的人偏向到市委的阵营里去,反之,这个小组要是闹出了笑话来,对溪回县毫无办法,人们所理解的也就是市政府与市委的斗争还远没有分出胜负来。

  经开区、溪回县、昌水县等明显带着杨秀峰印迹的县,对市委的关注也就更密切些,也为经济统筹协调小组而头痛。溪回县如今倒是平静了,市委会有什么样的处分下来,已经不怎么在意。郑雨苏在市委里怎么应对赵弘坤的过程,回县里后跟龙昭华汇报了,龙昭华心里就算为郑雨苏这样做叫好,但还是要批评她,也是对她的一种爱护。事情已经演变成这样子,也就不担心什么,大不了县委县政府一起承担市委的处分。

  经济建设工作是南方市这短时间的工作主流,高等级公路的相关工作也很忙碌,市里得到的标的路段虽说有六处,却不是连续的,而是一些最难做工作的路段。不知道省里是不是故意这样做,将最难做乡镇村组工作的标的路段分给市里,由市里来做相应的工作,相对说来就容易些。市里直接责成县里,县里也就不能够回避了。
  其中,有一段就在溪回县的折坳镇。
  折坳镇的土地目前可算是寸土寸金了,大棚蔬菜项目的扩大,更需要大量的优质土地,对于折坳镇说来,平地本来就少,但高等级公路偏偏从镇里一侧经过,将会征用到一部分优质的平整的地。村镇的人虽说不可能抵制高等级公路的项目,修路时国家征用土地,补偿就比较低,对占用的人家说来,损失就非常大的。
  特别是有一两户,征地后将他们赖以生活的土地大部分给划走,今后的生活来源就成问题。要怎么样合理补偿,既要按国家政策,也要考虑到实际的情况,由市里县里来做这样的工作就会更便利。县里可督促镇里对土地进行适当的调整,使得这些大部分失去土地的人家,在调整之后就得到适度的补给。
  当然,这些情况或许也都是下面的人进行猜测的想法,省里怎么样进行考虑,也不会将这些往下传的。
  市里得到了明确的标的路段后,要求市里要和省里在工作上配套一致,步调上也要协调。高等级公路工程项目总指挥原先是陈丹辉,肖建海就职后也就转而成他,具体执行的领导本来是张正新副市长,但赵弘坤这个市委秘书长就位后,就插了进来。最近得到标的路段之后,赵弘坤也就更热心这边的工作,主动地将项目这方面的工作承担很大一部分。
  省里的要求也很具体,在工程招标、地方配合征地工作、施工建设中的质量监督等等,也都和其他路段一致。很多工作也都是省里统一在运作,只是在招标工作上,这六个标段的决定权在市里,其他的也都要完全按照省里的要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