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8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竹君一愣,眼珠子转悠了几圈,松开了周玉露的衣襟,盯着她仔细打量了一番,嘴里哼了一声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没想到你们真的搞到一起了……哎,你不是出车祸失去记忆力了吗?”
  周玉露对蒋竹君知道自己的名字倒也不奇怪,毕竟她也曾经在W市公丨安丨局当过丨警丨察,并且,她知道,蒋竹君的母亲蒋凝香也是陆家镇人。应该听说过自己的名字。

  不过,听了蒋竹君的话,她还是脸上一红,微微喘息道:“你……你别误会……我跟他……跟他没关系……”
  蒋竹君早一张椅子上坐下来,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包中华烟,慢悠悠地点上一支,吸了一口,然后把烟喷在周玉露的脸上,冷笑道:“没关系?都过上小日子了还说没关系?”
  顿了一下,又恨恨地嘀咕道:“这个混蛋,搞了半天是想跟你双宿双飞啊……快说,陆鸣在哪里?”
  周玉露带着哭腔说道:“我……我真不知道……他……他今天救了我……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也是……也是第一次来这里……”
  蒋竹君一脸惊讶,想了一下忽然问道:“他救了你?难道今天青塘村的的事情就是因为你?”

  周玉露点点头,说道:“有人……有人想杀我灭口……你看,我们都是陆家镇人……我对你也没有恶意,你……你把我的手解开吧。”
  蒋竹君并没有替周玉露解开绳子,而是盯着她注视了一会儿,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杀你灭口?这个混蛋是怎么救你的,你老老实实说给我听,否则……”
  说着,嘴里哼哼两声,凑近周玉露小声道:“我可不会像他那样怜香惜玉,到时候可别怪我辣手摧花……”
  周玉露知道蒋竹君受到过监管医院的审查,早就不当丨警丨察了,可能暗中一直在谋算陆建民的赃款,对自己的事情应该不感兴趣,告诉她也无妨。
  于是说道:“我……我知道点事,他们……想杀我……”说着,就把自己在青塘村亲戚家养伤以及今天两个丨警丨察来抓自己、半道上碰见陆鸣的事情说了一边。

  蒋竹君不用费多少脑细胞就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想,这小**命还挺大,竟然碰见了那个混蛋,缘分不浅嘛。
  哼,这个混蛋把她安置在这里,自然是没安好心,要是自己今天不来找他算账,今后的日子可就快活死了。
  心里正自酸溜溜的,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问道:“你说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
  “叫……叫阿龙……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好像是……是阿鸣的马仔……”周玉露说道。
  阿鸣?叫的怪亲热嘛?
  “马仔?他哪里的马仔?”蒋竹君惊讶道。
  周玉露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反正……他把阿鸣叫老板……”

  蒋竹君一脸惊疑不定的样子,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刚才是这个阿龙送你过来的?”
  周玉露点点头没出声,不明白蒋竹君为什么对阿龙这么上心。
  蒋竹君似自言自语地说道:“不错嘛……都当上老板了,连马仔都有了……竟然还敢开枪杀人,这个马仔不一般啊……”
  说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过了一会儿,手机就接通了,只听她说道:“这小子好像又惹火了,你打听打听,看看他是不是又被徐晓帆扣下了……
  对了,顺便打听一下,看看丨警丨察是不是还在找一个名叫周玉露的人……哎呀,你就别问了,要是那个混蛋被丨警丨察扣住的话,我可等不住……”
  周玉露惊讶地听着蒋竹君的话,可就是听不太明白,见蒋竹君放下手机,颤巍巍地说道:“你……你的意思阿鸣可能被丨警丨察抓了?”
  蒋竹君两只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周玉露不出声,看得她心里直发毛。
  过了好一阵,蒋竹君才慢悠悠地说道:“既然陆鸣这么喜欢你,想必你对他的事情知道不少,我问你,他跟你提到过陆建民的赃款吗?”
  周玉露一愣,心想,果然,自己没猜错,她找陆鸣真的是为了陆建民的赃款,看来,那些传说都是真的,这坏蛋手里还不知道有多少钱呢,早知道这样,就一心一意服侍他好了,何必在冒险要陆建岳那个王八蛋的钱呢。
  蒋竹君见周玉露脸上阴晴不定,并且犹犹豫豫一副为难的样子,于是恶狠狠地说道:“今天遇见你也算是运气,这小子对女人还是很大方的,你老实说,他的钱都藏在什么地方?”
  周玉露一听,急忙否认道:“没有,我真的不知道……你也知道,我以前是丨警丨察……他……他怎么会跟我说这些事?”
  蒋竹君喝道:“你少在我面前装糊涂,你在东江市就跟他勾勾搭搭,你以为我不知道?哼,你明明没有丧失记忆力,为什么要装?还不是担心丨警丨察知道你们两个一直在一起鬼混?”
  周玉露辩解道:“我都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我真不知道什么赃款的事情……”
  “胡说!”蒋竹君眼睛一瞪,厉声道:“你在徐晓帆的小组里一直在调查陆建民的赃款,怎么会不知道赃款的事情?”

  周玉露越描越黑,着急道:“我的意思是……我知道丨警丨察怀疑陆鸣得到了陆建民的赃款,但是……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起过这些事……”
  蒋竹君站起身来冷笑道:“你把人家当傻瓜呢?啊?陆鸣一个穷光蛋,家里就两间黄泥屋,你到底看上了他什么?我就不信你真的爱上了他……”
  说着,凑近周玉露阴测测地说道:“当然,这小子有可能不会跟你说钱藏在什么地方,但你肯定知道他手里有大笔的钱,所以才会用美色诱惑他……”
  周玉露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蒋竹君的目标,她也不知道陆鸣曾经和蒋竹君在一张床上滚过,还以为他们没有见过面呢。
  所以,怎么也行不通不通自己和陆鸣那点事她是从哪里打听来的,但就凭这一点就已经有点说不清楚了,
  “我……我接近他并不是为了钱……我只是……只是侦查的需要……”周玉露勉强辩解道。

  蒋竹君一脸鄙夷道:“哦?这么说是徐晓帆派你到他身边卧底?这么说他还没有发现你的身份了?要不然怎么会舍命救你呢?”
  说完,忽然在周玉露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骂道:“你这骚婆娘,看来不给你一点厉害你是不会说实话……告诉你,陆鸣这个混蛋在床上什么都跟我说过,只是没想到你们已经搞到了一起……”
  周玉露一脸吃惊道:“你们……难道你们也……也……”
  蒋竹君喝道:“也什么也?我们接近他的目的都一样……只不过你比我更狐媚一些,所以,最后他欺骗了我,选择了你,我看你跟那个贱骨头在一起也变贱了,不给你点苦头吃吃你是不会说实话的……”
  周玉露有口难言,最终被蒋竹君逼急了,大声道:“你是不是神经病啊,有本事去问他,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蒋竹君哼哼两声,盯着周玉露注视了一会儿,转身就出了门,不一会儿,就提着那根抽打过陆鸣的煤气管子走了进来。说道:“我再问一遍,陆鸣手里是不是掌握着陆建民的大笔赃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