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8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的脸又泛起了红晕,但绝对不是因为陆鸣色迷迷的目光,而是因为兴奋,只见她在记事本上奋笔疾书地记录了一阵,然后收起小本子,说道:

  “好哇,你这混蛋,竟然隐瞒这么重要的消息……你不是说在里面的时候陆建民从来不给你说话吗?这些事情难道是他死了以后托梦给你的?”
  说着,见陆鸣一双眼睛时不时瞟上自己一眼,顿时意识到腿上的毯子没有了,破天荒脸上一热,一把抓过毯子盖在腿上,嗔道:“看够了没有……跟你说话呢……”
  陆鸣急忙说道:“他确实不跟我说话,不过,我们玩微信……就是传纸条子,其实也就是一种无聊的消遣……”
  陆鸣对徐晓帆的表现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原本以为她听了杨毅这个名字肯定会犹豫不决,起码不会这么兴奋,难道她不知道这个杨毅是什么来头?
  “你应该听说过杨毅的这个名字吧?”陆鸣问道,心里忍不住有点替她担心。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W市没人不知道这个名字,他父亲姓孙,他随母姓,大洋集团董事长,他和陆明陆涛都是狐朋狗友……”
  “既然这样,你还感调查他?就不怕给自己带来麻烦?”陆鸣试探道。
  徐晓帆慢慢躺在了沙发上,好一阵没说话,最后闭着眼睛说道:“这就像是猎人看见了猎物一样,难道会因为猎物凶猛而放弃吗?越是优秀的猎人,对这种猎物越感兴趣……你不是丨警丨察,不会明白我的想法。”
  陆鸣说道:“问题是,猎人有时候也会成为猎物,东江市的那些丨警丨察能说自己是猎人吗?”

  徐晓帆猛地坐起身来,瞪着陆鸣喝道:“你还有脸说这件事?要不是我拦住吴淼,她恨不得一枪毙了你,当初如果不是你谎报案情,肖队长他们就不会死……”
  陆鸣吓了一跳,后悔自己不该没事找事,不过,这个罪名他可背不起,忍不住嘟囔道:“既然你们都是猎人,那时候我可是你们的猎物,你们围猎失败怎么能怪我呢,只能怪你们自己技不如人……”
  徐晓帆抓住一个沙发垫子朝着陆鸣砸过来,嘴里骂道:“你这混蛋还说风凉话?这话要是被吴淼听见了,看她怎么收拾你……”
  陆鸣气愤地说道:“你们死了丨警丨察就怪我,那我妈死了谁负责?”
  徐晓帆好像对陆鸣母亲的意外死亡也有点内疚,听了陆鸣的质问马上不出声了。
  陆鸣哼哼道:“我真后悔告诉你杨毅的事情,万一哪天你们斗不过人家,是不是又准备在我身上撒气啊……说实话,财神警告过我,不许我把这些事情告诉别人,我还真担心把你害了……”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你就少猫哭耗子假慈悲了,我还不知道吗,你心里把我和吴淼恨得要死,可能巴不得我们死掉呢,这样就没人找你麻烦了。”
  陆鸣马上赌咒发誓道:“你可别胡说啊,要不是担心你,我早就告诉你了,我巴不得你们把那些人都绳之以法呢……”
  徐晓帆奇怪道:“咦,难道你跟他们有仇?我就不信你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是不是陆建民想借我们的手替他报仇?你小子现在每说一句话,我都要想好几天,免得着了你的道。”

  陆鸣被徐晓帆猜到了心思,一阵心慌意乱,急忙说道:“你看看,我不说你逼着我说,现在说了又疑神疑鬼的,好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参与你们的事情了……”
  徐晓帆盯着陆鸣注视了一会儿,忽然温柔地问道:“这么说你真好似担心我会有什么意外?哼,我怎么就不相信呢,没安好心吧,除非你给我一个说得通的理由……”
  陆鸣哼哼道:“你自己刚才不是也说我们有缘分吗?我们之间从东江市斗到W市,斗来斗去难免也会产生感情,再说,像你这样的美人,万一有个什么闪失,我岂不是要内疚一辈子?”
  徐晓帆晕着脸笑骂道:“你这个混蛋现在胆子确实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当面调戏人家……要不是深更半夜非给你两个大耳刮子吃吃……”
  陆鸣见徐晓帆并没有真的动气,越发不知死活,笑道:“徐队长,你也应该考虑着改改自己的脾气,像你这样忽冷忽热的谁受得了啊,不管怎么说将来都要嫁人的,可不是什么男人都像我这样好脾气……”
  徐晓帆嘿地一笑,说道:“哎吆,你倒是操心起我的婚姻大事来了,我嫁不嫁人关你屁事啊……”
  说完,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心事,忽然睁开眼睛问道:“哎,我听说你和东江市一把手的千金有一腿,你小子能耐不小啊,现在还有来往吗?”

  陆鸣哼哼道:“那都是陈年烂谷子了,还提她干什么……”
  徐晓帆笑道:“你小子也没福气,当初如果死死抱住她的大腿,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啊,她老子有权有势,你要是攀上了他,前途无量呢……”
  陆鸣哼了一声道:“那也不见得,说不定早晚一天跟着蹲大狱呢……”
  徐晓帆一愣,又坐起身来,盯着陆鸣问道:“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像话中有话啊。”
  陆鸣又是后悔自己嘴没遮拦,心想,跟这婆娘说话可要千万小心,不然很容易被她抓住小辫子。
  “我的意思很简单,这年头,当官的也靠不住,谁知道什么时候会翻船……说实话,我当初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并不知道她家里的情况,要不然还高攀不起呢。”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酸葡萄心理吧,前些日子我还在W市见过她一面,好水灵的一个美人,我就不信你不想高攀,被人家甩了吧。”
  陆鸣一愣,急忙问道:“她在W市?你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徐晓帆笑道:“你看,还装清高呢,露陷了吧……”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也是偶然遇见的……那天我去市里面办事,在政府大院碰见东江市副市长甘唱,身边跟着一个美女,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害死W市老市长的千金韩佳音,听说她是甘副市长的秘书……”
  “搞了半天你不认识她啊。”陆鸣听说韩佳音只是来W市出差,有点失望地说道。
  徐晓帆白了陆鸣一眼,嗔道:“我可比不上你,怎么会认识市委书记的千金呢……不过,你小子也确实配不上人家……”
  陆鸣气哼哼地说道:“你怎么知道不配,我们一起好了两年多呢……”
  徐晓帆笑道:“吆,是不是觉得占便宜了?我告诉你,可千万别出去吹嘘你们的那点往事,人家的男朋友可是带枪的,小心找你算账……”

  陆鸣心中一动,问道:“她男朋友是谁?”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是道听途说,人家既然没有公开,我也就不是非了,反正她跟你也没关系了,管人家男朋友是谁?”
  陆鸣问道:“既然人家都没有公开,你是从哪里道听途说的……”说着,凑近徐晓帆小声问道:“你们是不是在暗中调查她老子?”
  徐晓帆一阵愕然,惊讶道:“你胡说什么?她老子在东江市任职,要想调查也轮不到我们啊。”
  陆鸣意味深长地说道:“可他曾经在W市当过市长啊,他过去的事情应该在你们的调查范围之内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