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83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实话,她和蒋竹君倒是有点相似,蒋竹君的条件比她还要好,不仅本人相貌出众,而且还家财万贯,可她偏偏要当个丨警丨察,在看守所中陪伴犯人,过着枯燥乏味的日子。
  区别只在于她不是为了权力,而是要发泄内心的仇恨,但从本质上看,两个女人都有着极强的控制欲,只想摆布别人,不想被别人摆布,其中一个甚至连男人都不要了,也许对她来说,被男人压在下面绝对是一件无法容忍的事情。
  这么看来,还是周玉露好,这种女人最贤惠,虽然爱钱,可只要你能满足她的**,她就会乖乖的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打毛衣,而不会像徐晓帆和蒋竹君那样整天让你不得安宁。
  谈到案子上的事情以及自己的前途,徐晓帆似乎再没一点睡意,干脆也坐起身来,又问陆鸣要了一支烟点上,这一次,她的一条美腿就耷拉在沙发外面,任由男人看了个够。
  而陆鸣的胆子也渐渐大起来,竟然得寸进尺,替徐晓帆点完烟之后并没有回卧室,而是在她对面的一把椅子里坐下来,时不时偷偷瞄上一眼。
  嘴里却说道:“丨警丨察当然要破案,只是这个行当不太适合女人,毕竟,现在的罪犯都有枪,万一要是打起来,女人怎么也没法和男人相比吧,反倒是像周玉露那样干干内勤还凑合……”
  徐晓帆嗔道:“没想到你竟然还有个大男子主义思想,你应该也听说了,在东江市袭警案中,吴警官不是也像男人一样战斗?并且她还活了下来,怎么说女人就比不上男人?”
  陆鸣说道:“虽然我不在现场,可基本上可以断定,她能活下来,肯定是受到了某种保护……如果真刀真枪的干,都不一定打得过我……”

  徐晓帆把陆鸣上下打量了一番,笑道:“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以为什么女人都可以当刑警吗?我们可都是在警校受过训练的……”
  陆鸣打断徐晓帆的话说道:“我又没说跟你们比拳脚,现在都是用枪,你无非比我打的准一点而已……我问你,要是让你跟廖木东比,你有把我胜他吗?”
  徐晓帆嗔道:“瞎猫抓了死老鼠,你倒是念念不忘了,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陆鸣不服气道:“你不承认我也没办法,你看看电影里,那些什么高手不是照样被普通人打得落花流水吗?”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你看的该不会是小鬼当家吧?”
  陆鸣哼哼道:“反正靠蛮力是没有用的,最终还是要考脑子……我就是用计一下抓了两个杀人犯,再说,我虽然没有经过训练,但力气总比女人大吧……”
  徐晓帆好像来了兴致,嘴里说道:“我倒要掂量一下你有几斤几两,你过来,我们扳手腕,你要是输了,今后就要听我的,怎么样?敢不敢比试……”
  陆鸣见徐晓帆说着话,整个人已经坐在了沙发上,身上的毯子也堆成一团,两条雪白的美腿展露在他的面前。

  陆鸣顿时心跳气喘,脸上就像有火烧起来似的,躲闪着目光,说道:“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我担心你的手腕骨折呢……”
  徐晓帆脸上也泛起一丝红晕,两条腿仅仅靠在一起,嗔道:“如果女人两条腿就让你浑身发软,那你还有什么用?”
  陆鸣瞥了一眼徐晓帆又细又白的手腕,心想,她的力气也不见得就比蒋竹君大,有时候在床上和蒋竹君搏斗,哪一次不是被自己压在下面服服帖帖的,就不信她能赢得了自己。
  “那你输了怎么办?”陆鸣跃跃欲试地说道。

  徐晓帆斜睨着陆鸣反问道:“你说怎么办?”
  陆鸣瞥了一眼女人的两条**,舔舔嘴唇嘟囔道:“你说我要是输了就必须听你的,要是讲公平的话,万一你输了也必须听我的,但这是不可能的,到时候你肯定要耍赖……”
  徐晓帆想了一下说道:“那我们就换个赌注,反正我也不相信你输了会听我的……”
  顿了一下,说道:“这样吧,如果你输了,你必须把陆建民剩下的赃款以及他留下的有关他同伙的犯罪证据交给我……”
  陆鸣一听,脸色一变,徐晓帆的话显然来的太突然,以至于让他都没有思想准备,不过,他总算明白“美人陪睡”的代价了。

  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愕然,陆鸣随即说道:“你这不是异想天开吗?什么剩余的赃款,你们究竟还有完没完……”
  徐晓帆晕着脸说道:“难道你就不想听听万一我输了你会得到什么?”
  陆鸣警惕地问道:“我能得到什么?”
  徐晓帆扭捏了半天,把一条长腿朝着前面伸出来,小声道:“你不是嫌我不像女人吗?只要你有本事赢我,今晚……保证比周玉露给你的还要好……”
  陆鸣没想到徐晓帆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吃惊的浑身直打哆嗦,心想,怎么这些女人都一个样,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向自己献身。

  不过,徐晓帆恐怕和蒋竹君还不一样,看她那样子显然不相信自己能赢得了她,只不过是在诱惑自己跟她打赌,只要自己有一点侥幸心理,可能就会掉进她的圈套。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这个赌没法打,因为你即便赢了我,我也没法兑现承诺,你还是想想别的赌注吧……”陆鸣躲闪着徐晓帆的眼睛说道。
  “哼,就这点本事……你是不是觉得我比不上周玉露啊……”徐晓帆有点伤感地哼哼道。
  陆鸣听了有点想笑,说实话,这是徐晓帆说的最有女人味的一句话了,并且也符合女人的心理特征。

  并且,他注意到女人的脸越来越红了,他不信徐晓帆这种女人会害羞,多半应该是因为羞刀难归鞘而引起的恼羞成怒,忍不住有点担心,决定尽快结束这个危险的游戏。
  陆鸣不敢再开玩笑刺激徐晓帆,于是正色说道:“你和周警官对我来说都是高高不可及的女人,我有自知之明,怎么会对你们想入非非……那天晚上她虽然在我家里住了一晚上,可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徐晓帆嗔道:“鬼才信你的话……孤男寡女,深夜相对……难道你是柳下惠?”
  陆鸣苦笑道:“你也不想想,我妈刚去世,怎么能干那种苟且之事?何况,那时候我还怀疑她跟我妈的案子有牵扯呢……”
  徐晓帆不依不饶地说道:“就算那天晚上没有事,不代表你们后来就没有偷偷摸摸在一起鬼混……”
  陆鸣简直不明白徐晓帆为什么对这件事一再纠缠不休,好像周玉露是她的什么人似的,联想到她对男人不感兴趣,以前她和周玉露还是搭档,心想,难道她们之间才有什么苟且之事?
  但不可能啊,周玉露可是有丈夫有孩子的人,应该不会有那种不良嗜好,说不定是徐晓帆这婆娘单相思呢,所以才会对自己和周玉露的关系耿耿于怀。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嘴里还是耐着性子说道:“后来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有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没过多久,她出车祸,我被绑架……”
  徐晓帆好像在深夜里的情绪和白天完全不一样,哼哼道:“办那种事又不是吃大餐,还需要多少时间?有个十几分钟也就足够了,哼,周玉露我还不了解,她本来就不把这种事当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