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28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晓帆奇怪地瞥了陆鸣一眼,问道:“你怕什么?难道我还会吃了你?我今晚不走了,就住在这里……”
  陆鸣吃惊地张大了嘴,不可置信地盯着徐晓帆,心想,她该不会是真的想学蒋竹君吧,可自己也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啊。
  徐晓帆好像看透了陆鸣的心思,晕着脸瞪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走进了卧室,就在陆鸣移动着两条沉重的腿想跟进去的时候,却见她拿着一个枕头和一条毯子出来了。
  “你睡床,我睡沙发……”徐晓帆把枕头和毯子扔在沙发上说道。
  陆鸣一颗心忍不住一阵乱跳,虽然他知道徐晓帆住在这里肯定另有原因,可眼前毕竟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怎么能不让他想入非非呢。
  “你……你睡床上吧……我在沙发上随便混一晚上算了……”陆鸣有点紧张地说道。
  徐晓帆甩掉鞋子,脱下外套,然后竟然当着陆鸣的面开始解皮带,把随身带的手枪塞进了枕头下面,看到陆鸣睁圆了眼睛,就像看着外星人似的。
  徐晓帆解开皮带坐在沙发上,瞥了一眼木呆呆的男人,嗔道:“看什么看?我可不是周玉露……我最讨厌男人……还不快滚进去……”
  陆鸣都有已经看见徐晓帆裤子滑落下来以后露出一截白花花的大腿,眼睛差点都直了,被她训斥了几句,马上就狼狈地逃进了卧室。
  正准备关门,却听徐晓帆又说道:“不许关门!我们还有事情要谈呢。”

  陆鸣只好脱掉衬衫爬上床去躺下来,扭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躺错了方向,从卧室的门看出去,正好可以看见躺在沙发上的徐晓帆的上半身。
  好在她穿着衬衫,身上还耷拉着一块小毯子,他脑子里只想着刚才看见的那一截雪白的大腿,猜测徐晓帆下面此刻肯定只有小内内,遗憾的是偏偏那部分看不见。
  妈的,她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啊,最讨厌男人?难道她没有男人?不过,这婆娘自己就跟男人似的。
  不仅脾气暴躁,而且还抽烟,说不定还会喝酒呢,跟她比起来,反倒是自己更像女人一些,万一她要主动起来,一般的男人怎么受得了啊。
  “哎,给我一支烟……”陆鸣正自胡思乱想,只见徐晓帆坐起身来,靠在沙发的扶手上说道。
  陆鸣只好爬起来拿了一支烟,站在门口朝着徐晓帆扔过去,眼睛顺便就朝着她下面瞥了一眼,果然,正如他猜测的那样,小毯子下面的两条腿真的光着,遗憾的是只能看见两条光滑圆润的小腿。
  “哎,帮我点着啊……”徐晓帆就像是故意要诱惑陆鸣似的。
  陆鸣只好拿起打火机凑过去,打着了火凑到她的面前点烟,眼睛却一点都不老实,趁着女人点烟的时候见缝插针。
  徐晓帆点着烟抽了一口,皱皱眉头,抱怨道:“什么烟,这么难抽?”
  说着话,抬头看了陆鸣一眼,马上就发现他不老实,脸上竟然泛起一丝红晕,嗔道:“看什么看……”
  说完,忽然将一条修长的美腿抬的高高的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毯子马上就滑落下来,那雪白的光芒在陆鸣眼前一闪而过,甚至还瞥见了嘴里面一抹粉红色的风景。
  陆鸣脑袋轰的一下,某个部位顿时就不安分起来,急忙弯下腰转身就逃回了卧室,躺在床上直喘,心想,这贼婆娘,什么时候都不忘记折磨自己,不过,那条腿可真是健美啊。
  “怎么样?不比周玉露的差吧……”只听徐晓帆窃笑道。
  陆鸣脊背朝着外面的房子,哪里还敢出声,那模样仿佛真的徐晓帆是男人,他是女人似的。
  “哎,我问你,你想不想当丨警丨察?”沉默了一会儿,只听徐晓帆问道。
  陆鸣又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来,瞥了徐晓帆一眼,疑惑道:“你什么意思?”
  徐晓帆说道:“刚才范局长不是夸你机灵吗?如果你好好配合我破案,等立了功之后,我可以想办法安排你当个丨警丨察,这样将来你就有个稳定的工作了……”
  陆鸣马上就明白了徐晓帆的用意,显然,自己在他眼里还没有失去价值,说不定还没有彻底解除对自己的怀疑呢,所以先给自己开一张空头支票,能不能兑现她才不会管这么多呢。
  “我不想当丨警丨察……我还是老老实实当个老百姓……”陆鸣马上明确地拒绝了徐晓帆的好意。
  说实话,如果是以前徐晓帆开出这张空头支票,肯定能让他兴奋好一阵子,可眼下他已经是拥有三个金库的金主,正酝酿着雄心勃勃的计划,一个小小的丨警丨察怎么能打动他的心呢。
  “这么说,你已经有所打算了……说说看,你准备干点什么?”徐晓丹倒也没有强求,好像有点失望地说道。
  陆鸣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能稳定下来,我准备用我妈的那笔赔偿费做本钱,开一家销售文具办公用品的小店……”
  徐晓帆哼了一声道:“我怎么觉得你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再说,你这人命不好,搞不好把你妈那点抚恤金赔个精光都不一定,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

  陆鸣心里呸了几口,一边骂着徐晓帆的乌鸦嘴,一边嘟囔道:“我也没有最后决定,也许先找份工作历练历练……”
  好一阵没有听见徐晓帆说话,陆鸣还以为她睡着了,悄悄扭头看了一眼,只见她已经躺下来了,双手点在脑袋下面,一双眼睛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陆鸣对徐晓帆的态度就是能躲就躲,尽量不去招惹她,既然她不吭声,也就不想再说什么,何况,他隐隐觉得这婆娘今天破天荒“陪睡”肯定对自己有所图谋,说不定还想骗自己给她当线人呢。
  就在陆鸣闭上眼睛想着徐晓帆的大腿准备入睡的时候,听见外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睁开眼睛偷偷瞄了一眼,发现徐晓帆已经从沙发上爬起来了。
  上厕所呢。
  陆鸣心里琢磨着,果然,听见传来卫生间开门关门的声音,最要命的是这房子也不隔音,那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听得他满脑子都是白花花的联想,好像整个身子都变得硬邦邦的。

  妈的,真是奇怪了,自己今天怎么就这么亢奋呢?如果和周玉露同处一室也就罢了,可现在面对的是男人婆徐晓帆,难道自己饥渴的饥不择食了?
  可问题是心里面确实对这个男人婆充满了强烈的**,要不然为什么仅仅窥见了她的一截大腿就浑身燥热难当呢?也许,征服这种女人比上周玉露更刺激,更有成就感。
  “哎,我问问你件事?”
  就在陆鸣怎么也无法坐在马桶上那个大屁股的时候,忽然传来徐晓帆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她已经躺回沙发上了。

  “什么事?”陆鸣闭着眼睛哼哼道,心下流地想到,该不会问自己想不想上她吧。
  徐晓帆犹豫了一下问道:“我就奇怪了,既然周玉露告诉你害死你母亲的是陆建岳,可你为什么跑去折腾陆建华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