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46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我第一次聆听安德烈·波切利和Zucchero的歌声,我的心灵被强烈的震撼了。特别是《求主怜悯》那充满着悲剧色彩的旋律,一下子唤起了我心中多年的悲哀和痛楚,我再也忍不住,竟然感情失控,抽泣起来。就连年纪尚幼的冬冬,也睁大眼睛,听得入迷。
  随后的二个小时,安德烈·波切利和Zucchero轮番登场,波切利那气势恢宏的《告别的时刻》、充满乡愁旋律的《绝不再那么遥远》、高亢壮丽一如雄伟山河的《海与你》,Zucchero家喻户晓的的《Wonderful life》、《Diamante》、珍稀独特之作《DuneMosse》以及魅力横扫欧洲响彻北美的《Miserere》等一系列歌曲,让在场的观众如醉如痴,掌声一次又一次响起,经久不息。特别是安德烈·波切利最后和Zucchero联袂演唱的压轴歌曲,那首气势恢宏波澜壮阔的普契尼歌剧《图兰朵》中的《今夜无人入睡》,将新年的演唱会推向了高丨潮丨。

  最后,两位演唱大师一同回身挽起簇拥着神采飞扬的台北苏怡,和音乐指挥和乐队的所有乐师,多次谢幕,我们台下的观众才依依不舍地离场。
  我捧着事先买好的鲜花儿,带着冬冬和露易丝还她的闺蜜,来到后台,找到台北苏怡,向她表示热烈的祝贺。
  直到这时,露易丝才知道我认识今晚的首席钢琴师台北苏怡。当我将她们彼此介绍给对方时,她一脸的惊讶。当着众人的面,她突然扑倒我的怀里,抱着我的头,对着我的嘴,就是一通狂吻。她边吻边说:谢谢你了,卢梭,今晚我实在是太开心了。

  慌乱中的我,看到站在一旁的台北苏怡,脸上漏出了那一闪而过不易察觉的苦笑。
  日期:2018-05-13 13:45:01
  20
  因为台北苏怡要卸妆换衣服和Zucchero、安德烈·波切利、音乐指挥他们去宵夜庆祝今晚的首演成功,所以我就没有再耽搁她。和她告别走之前,我把五张剧票交给她,让她本人还有Zucchero和安德烈·波切利聚餐时在上面给签个名。
  台北苏怡接过票,微笑着对我说:没问题。我还可以给你们搞到他们两位大师签字的CD专辑。
  当露易丝兴奋地把台北苏怡的话翻译给她的两个闺蜜艾玛和珍妮时,她们俩高兴得手舞足蹈,抱成一团。
  那好吧,我们明天下午二点左右老地方见。再见,小帅哥儿。
  台北苏怡说着和我拥抱后,又弯腰亲了一下冬冬的小脸蛋儿,然后冲着露易丝她们挥了挥手,用十分纯正的巴黎口音法语和她们说道:Tchao, les filles sont belles!(再见,漂亮的姑娘们!)
  台北苏怡说完,就转身莲步轻移优雅地离开了。望着她的背影,露易丝推了我一把说道:亲爱的,你的朋友太牛太迷人了!

  出了巴黎歌剧院,露易丝提议我们也一起去宵夜。步行不到十分钟,我们就来到了巴黎歌剧院后面一条街道上的一家墨西哥餐厅。
  尽管已经是十点多了,可是餐厅里面还是很多人。我们在一个长餐桌落座后,露易丝就开始点餐。
  说实话,这还是我和冬冬第一次吃墨西哥菜。早就听说作为与中国、法国、意大利、印度齐名的世界上公认五大菜系之一的墨西哥菜,赏心悦目,口味浓烈,等露易丝点的菜上来我品尝后,果然名不虚传。
  我们点了著名的塔克、酪梨酱配玉米薄片、牛肉卷、凉拌仙人掌、奶酪嫩烤芦笋和甜品地震曲奇等,饮品自然少不了塔塔冰和被誉为墨西哥灵魂的龙舌兰酒。我们大家特别是冬冬吃得津津有味。
  吃饭的时候,露易丝好奇地问我是怎么认识台北苏怡这位气质高雅女人的?

  我就把昨天下午如何在附近那家我经常光顾的咖啡吧与台北苏怡的偶遇,以及她后来如何赠票、我们共进晚餐简单地说给了露易丝听。
  听完我的讲述,露易丝有些醋意地问我:卢梭,你不会是爱上她了吧?
  怎么会。她马上要四十岁了,我们差着辈分呢。
  我笑着回答到。

  那原来你大学时候也叫苏怡的老师不也是和你差着辈分吗?
  话一出口,露易丝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讲话有些过分了,她赶紧用餐巾纸抹了一下自己的嘴,然后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对不起啊,亲爱的,我不是有意的,你要原谅我。
  我伸出手来在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了拍笑着说道:没事的,亲爱的,你别介意。不过你们法国的大作家拉罗什弗科曾经说过,嫉妒是万恶之源。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安慰着露易丝,可我的心里还是被她冒冒失失的话搅起了一片涟漪。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对台北苏怡有着十分强烈的好感。这好感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位出色的漂亮的钢琴演奏家,更大的因素是因为她的名字也叫苏怡。她身上的那份优雅和知性,让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我大学时苏怡的影子。
  我们从墨西哥餐厅出来已经是深夜了。和露易丝的两个闺蜜告别后,露易丝俯下身来轻声地问冬冬:冬冬,姐姐今晚去你家里住,搂你睡觉好不好?
  我没想到露易丝这样大胆,我以为冬冬会反对,可没想到他听了之后高兴地不得了,马上愉快地点头答应了露易丝,根本看都没有看我一眼。
  露易丝立即拉起冬冬的手,冲我努了努嘴儿,就先走了。我在原地愣了片刻,马上快步追上了她和冬冬,拉起冬冬的另外一只手,一起向我们家走去。

  那天晚上回到家我们三个人洗漱完,露易丝给冬冬讲故事把他哄睡后,捏手捏脚地来到我的房间,脱掉睡袍,钻进我被窝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多喝了几杯龙舌兰酒的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被露易丝弄醒后,我对她说道:亲爱的,太晚了,困死我了,早点睡吧。
  说完我就把只穿着一件吊带短睡衣的露易丝搂在怀里,想接着睡。可是露易丝用手摸了摸我的下面,然后对我说:骗人,你根本就不困,你的下面还硬着呢。
  她说着,起身从我的怀里离开,一下子就把头埋向了我的下面。
  我本来还想反抗,可我很快就放弃了。因为我感到自己身体的下面,早已经被露易丝含在了嘴里。可能是她晚上吃了很多墨西哥辣酱的缘故,一阵灼热的暖流迅速通过我下面最敏感的部位,传遍了我的全身,我禁不住扭动着屁股,失声叫了起来。或许是我的过度反应刺激了露易丝,她猛地起身,抖掉身上的睡衣,赤裸裸地一丝不挂地就翻身骑在了我的身上,开始了策马狂颠,我身体下面的铁艺床随着她的上下起伏,发出了吱吱的响声,这响声很快就与露易丝她那越来越大的呻*声还有我越来越急促的粗重的喘息声混成了一片。

  日期:2018-05-13 22:00:08
  21
  第二天下午二点,我让露易丝在家里陪着冬冬,我自己准时来到了上一次和台北苏怡见面的咖啡吧。因为外面下着小雨,我就坐到了咖啡吧的里面。我刚刚要好的咖啡还没喝,就看见台北苏怡走了进来。
  台北苏怡也看见了我,她径直走到我的座位前,我起身和她拥抱了一下,落座后,就把自己的咖啡送到了她的面前。我知道她肯定和我一样喜欢意式浓缩咖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