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43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望着车窗外光线已经暗淡下来的原野和星星点点灯火闪烁的村落,陷入了沉思。刚刚露易丝与我挥手告别的身影和四个多月前北京机场出发大厅里萧文转身疾去的背影,还有雅男病榻上临终前苍白的倦容,以及冯兰为我送别晚餐上那忧郁的目光,交替在我的脑海中闪现。我对雅男,是全身心的爱,刻骨铭心;我对萧文的爱,更多的是出于一种感激;我对冯兰与其说是爱,还不如说是愧疚更为准确。而现在我对露易丝的情感,也还不能说是爱,最多只能说是一种喜欢和欣赏。说实话,此时此刻从连日来疯狂中冷静下来的我,开始有些懊悔。我懊悔自己一时的冲动,打破了自己和露易丝的友谊,令我们之间最初单纯的情感变得复杂起来。也正是我的一时冲动,让我感觉到又背负起一个沉甸甸的情债。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和露易丝相处,不知道将来有一天如何面对萧文,更不知道九泉之下的雅男会怎样看我。

  就在我胡思乱想中,火车经过了二个小站的停留,很快就到达了巴黎市区的里昂车站。我叫醒儿子,我们俩下了火车,在附近的一家快餐店里吃了汉堡后,就又去地铁站搭乘地铁,等我们父子俩赶到位于巴黎歌剧院附近的家里,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我放了一浴缸的热水,和儿子一起泡了一会儿。在浴缸里,我一边给儿子擦着他那还很瘦弱的身体,一边给他讲我小时候陪我老爹放羊时听来的岳飞传。冬冬听得津津有味。上床后,他依然不想睡,缠着我一定要再给他讲一段。

  也就是岳飞和其他中国民族英雄的故事,在那个巴黎的冬天里,陪我和冬冬一起度过了许许多多漫长的黑夜。
  日期:2018-05-11 21:05:36
  15
  第二天一大早,儿子就把我从睡梦中喊醒,嚷着让我赶紧起床,带他出门去给他的小同学买生日礼物和去附近的中餐馆去取提前订好的春卷和锅贴。我告诉他时间还早,商店和中餐馆还都没有看门,还有他同学的生日聚会是下午二点以后开始,一切都来得及。可我看着冬冬坐立不安的样子,还是爬起来,洗漱完毕,吃过早餐,早早地带他出门了。
  我和冬冬在等待商店开门的时候,我开始给他讲起中国明末清初文学家、书画家周容写的一个小故事《小港渡者》。
  三百四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在中国南方今天的浙江,有一个叫周容的文人,一天傍晚,他想从一个小港的地方渡船去镇海县城,他吩咐小书童用木板夹好捆扎了一大叠书跟随着。

  当时西边的太阳已经落山,傍晚的烟雾萦绕在树梢上,他们距离县城还有大约一公里路。于是他就问那摆渡的人:我们到县城时城南门还开着吗?
  那摆渡的人仔细打量了一下小书童,回答说:慢慢走,城门还会开着,急忙赶路城门就要关上了。
  周容听了有些生气不高兴,认为摆渡的在戏弄人。
  他和书童快步刚刚走到半路上,小书童摔了一跤,捆扎书的绳子断了,书也散乱一地,小书童哭着,没有马上站起来。等到把书理齐捆好,前方的城门早就已经关闭了。
  周容这时才觉得自己先前急忙赶路的的做法不对,也才想到那摆渡人说的话有道理。
  我对冬冬说,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天底下很多人因为急躁鲁莽给自己招来失败、弄得昏天黑地,达不到人生的目的,也就是中国的一句成语所说的,欲速则不达。

  儿子听完我讲的故事,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低下头,小声地对我说:爹爹,我知道了,以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太着急。
  我抚摸着儿子的头,又因势利导地给他讲了揠苗助长、杀鸡取卵、涸泽而渔、饮鸩止渴、焚林而猎等成语故事。 听的他特别开心。
  就这样,我们父子俩足足在商店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商店才开门。进了商店,我让冬冬亲自给他的同学选了一大盒漂亮的瑞士莲巧克力。下午二点,我按着冬冬给我的地址,准时带着上午买好的礼物和在中餐馆做好的二盒春卷和锅贴,把冬冬送到了步行不到二十分钟附近的他同学家。冬冬同学的家长,一对儿法国夫妇在他们宽敞的客厅里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坐了没一会儿,我看到陆陆续续又有其他小朋友和家长们到来,便起身告辞。走前冬冬同学的家长告诉我,等晚上聚会结束,他们会亲自帮助我把儿子送回家,让我不用担心,并和我交换了电话。

  我从冬冬同学家出来,无所事事,沿着街道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我看到了路边一个由印度人开的长途电话公司。当时,移动电话在法国刚刚兴起,并不普及,我还没有手机。我离开北京四个多月了,期间除了用小穆的诺基亚移动手机给萧文通过两次电话之外,就是还写了两封回信,此外再没有联系过她。

  我看了看手表,北京时间已是晚上九点多了。我走进电话公司,交了押金,来到一个封闭独立的电话间,拿起电话,拨通了萧文父母家里的座机。
  嘟嘟几声长响,电话里的那端,传来了萧文父亲的声音:喂,你好!哪位?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萧文父亲那我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时,我一下子哽咽地说不出话来。萧文父亲在不断地喂喂,我沉吟了好久,才冒出来一句:爸爸,是我,卢梭,你们都好吗?
  啊!儿子,是你呀!刚刚我还和你妈和文文说起你。你可让我们想死了啦!都还好吧?我的大外孙子冬冬也好吧?
  听到萧文父亲的话,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对着话筒,失声嚎啕大哭起来。
  日期:2018-05-11 21:10:11
  16
  儿子,你别哭,老爸知道你心里苦,心里难受,听老爸说,熬不住就带着冬冬从法国回来吧!再怎么着,也不会像你现在这样遭罪。别听那个什么吉普赛女人瞎咧咧,行吗?
  听到萧文父亲这么说,我止住了哭泣。我哽咽着问道:爸,我给文文的信你都看啦?你和我妈身体都好吧?陕北老家我老爸老妈他们怎么样?
  你给文文的两封回信我和你妈都看过了,咳,别提了,特别是你妈,看一次哭一次。难为你了孩子。 我们四个老人的身体都没一点问题,都好,你不用惦记。要不要我喊文文接电话,她刚刚回自己的屋子。
  话筒里我听见萧文的父亲一说完,就在大声地喊着:老婆子,赶紧去东厢房喊咱们闺女接电话,是儿子从巴黎打来的。
  很快,我就在电话里听到了萧文的声音。

  卢梭,真的是你吗?在听我讲话吗?
  是我,文文。这阵子你过得好吗?
  想到萧文有孕在身,为了不让她太激动了,我也努力地克制着我的情绪,故意装作语调很平静。尽管我听到萧文声音的那一瞬间,仿佛心都快要蹦出来了,我握着话筒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卢梭,我想你,实在是太想你了,我简直都受不了。你知道吗?现在我们俩的那个小家,我都很久没有回去了。我害怕回去。上一次我回去一走进那个家门,我就觉得满屋子都是你的影子,我感觉自己就要疯了!你怎么这么久才给我打电话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卢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