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41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了,还是让我来继续讲述我和露易丝的故事吧。
  那天我和露易丝从巴比松小镇的咖啡吧喝完咖啡回到她外公西蒙先生的别墅,已经时近中午。内心充满了自责与悔恨的我,除了感觉对不起萧文之外,也感觉到很愧疚于露易丝,因为她虽然得到了我的身体 但并没有拥有我的心。我本想马上带着儿子冬冬坐下午的火车回巴黎市区,但一想到昨天晚上已经答应了西蒙先生留下来小住两天,帮助他把《朦胧诗选》几个诗人的诗作讲解完,我还是没有走。

  中午吃过简单的午餐,我带着和两个法国小女孩儿玩了一上午的冬冬上楼到我们的客房睡了一个午觉,然后二点不到,就来到了楼下西蒙先生的书房。
  西蒙先生已经让菲佣沏好了茶,在等我。我刚刚坐下来,露易丝也敲门走了进来。她今天的工作还是继续做速记员。经历了早上树林里的那一幕,我感觉到和西蒙先生并排坐在我对面的露易丝,望着我的那双灰蓝色的大眼睛里,更加充满了无限的柔情。

  我正襟危坐,整个下午的讲解重点就是苏婷的诗歌,特别是她的成名作《致橡树》。在这首实际上创作于1975年发表于1977年3月的新时期文学流派朦胧诗发轫之作中,诗人以橡树为对象表达了爱情的热烈、诚挚和坚贞。通过用木棉树的内心独白,热情而坦城地歌唱自己的人格理想以及要求比肩而立、各自独立又深情相对的爱情观,可以说是当时中国文化***结束后新时代女性独立的爱情宣言。

  说实话,我很不能理解自己的亦邪亦正。就在几个小时前,我还和露易丝在野外的树林里寻欢作乐,可现在却又口若悬河,引经据典,大谈舒婷的诗作以及在中国当代新时期文学史上地位和影响,特别是大谈特讲苏婷在《致橡树》中坚贞不移的爱情观,我感觉自己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但不管人也好鬼也罢,我十分生动详实的讲述,特别是一些趣闻轶事,还是让西蒙先生感激不已。毕竟让他一个外国人能从一个全新的视觉和高度,来更加真实和明确地理解那个时期朦胧诗人的生平、诗作和创作背景,对于他的翻译工作还是有不小的帮助。
  讲完了舒婷和她的作品,就又到了晚餐的时间。在走出西蒙先生书房去往餐厅的过道上,露易丝和我小声地说道:晚上少喝点酒,别醉了,误了我们俩的约定。
  说完,她便丢下我和西蒙先生,风摆杨柳地径直先行快步向餐厅走去。望着露易丝的背影,我的心中充满了甜蜜和痛苦。

  晚餐从七点钟开始,吃到十点就结束了。本来我想早点上楼休息,可意犹未尽的西蒙先生还是把我拉到书房,非要让我再陪他喝二杯茅台,抽一支雪茄,侃一会儿。挨不住老人的热情,我只好奉陪了。
  等我和西蒙先生海阔天空一通神聊完从书房出来,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
  我回到楼上的客房,先是到阳台上看了看露易丝的房间,只见黑着灯,我以为她先睡了,心中一阵窃喜。我匆匆洗漱完,上床给熟睡中的冬冬掖了掖被,就熄灯准备睡觉了。可就在我自以为可以逃过一劫的时候,我听到了几下轻微的敲门声。
  日期:2018-05-11 00:01:03

  12
  我起身开灯下床,披上睡袍,走过去打开房门,只见露易丝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赤着脚站在门外过道的地毯上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也朝她笑了笑,然后故意打了一下哈欠,伸了伸懒腰。
  是你啊,太晚了,早点休息吧。晚安亲爱的。
  说完话,我摆了摆手,就做出要关门回去睡觉的样子。

  露易丝一见,急了。她一边伸手挡住我要关上的房门,一边低声娇嗔地说:你说话不算数。我一直在等你。不行,今晚你一定要陪我。
  讲完,她不由分说,就把我从门内拽出来,然后轻轻地带上房门,拉着我的手,蹑手蹑脚地向隔壁她的房间走去。
  进了她的房间,露易丝并没有开灯,她把门轻带并反锁上后,便高兴地大叫一声,一下子就急不可待地扑进我的怀里,和我疯狂地亲吻起来。
  什么叫引火烧身?我这就叫引火烧身。什么叫自取灭亡,我这就叫自取灭亡。直到这时,我才猛然发现,表面看上去十分优雅淑女的露易丝,真的是惹不得,真的是像一堆干柴,沾火就着。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窗外的天色刚刚开始蒙蒙发亮,鸟儿就开始了叽叽喳喳的啾鸣。我也从沉睡中醒来。一是怕单独留在房间里的儿子冬冬睡着了蹬被着凉感冒或者醒来找我,二是担心起来太晚了会被其他人在过道撞见,我便把露易丝睡梦中依然搂着我的胳膊轻轻地拿开,起身下床,披上睡袍,向门口走去。地毯上到处都是我和露易丝昨晚扔下来的一团团纸巾,踩在上面,就像是踩在棉花团上一样。我的身体也感觉有些软绵绵的,下面也仿佛被露易丝昨晚吸空了一样,没有一丝的存在感。

  我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晨曦,看见儿子冬冬盖着被子睡得正香,我松了一口气。我赶紧脱掉睡袍,爬上床钻进被窝,想再睡一会儿。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听着窗外的鸟鸣,望着窗外那越来越亮的天色,却迟迟睡不着。
  昨晚后半夜我和露易丝在床上分别嘴里咬着毛巾,变换着各种姿势,没完没了往死里折腾的场景,开始不断地涌进我的脑海里。我翻了一下身,突然觉得被压着的肩膀有一些疼,我起床来到房间内的洗漱间,打开灯,对着镜子一看,只见有些疼痛的肩膀上有四五处清晰的牙痕,紫红紫红的。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是露易丝昨晚来四五次高丨潮丨时所留下来的印记。
  我对着洗漱间镜子里的自己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然后关灯重新回到床上。我搂着依然熟睡的冬冬,心里头一会儿想着雅男、苏怡,一会儿想着萧文,一会儿又想着隔壁床上正在梦里的露易丝,过往和现在的许多事情交替无序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我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等我醒来,天色已经大亮。我看了一下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快九点了。
  爹爹你醒啦?早上好!爹爹。
  我侧过头,看到不知道醒了多久的冬冬,手里正拿着一本大人送给他的圣诞礼物法语的动画书和我打着招呼。我起身在他的脸蛋儿上亲了一口,和他说了一句早上好乖儿子,就下床披上睡袍推开落地窗,来到阳台上。
  凭栏眺望,晨雾还没有完全散尽,不远处巴比松小镇的上空飘荡着缕缕炊烟,金色的阳光洒满了眼前的丘陵和原野,又是一个明媚的巴黎郊外冬天的早餐。
  早上好!亲爱的。

  我寻声回头,只见露易丝也站在了她房间的阳台上,正手里端着一杯咖啡,在望着我微笑。她那一头有些蓬乱的金发,在晨光里跳动着,闪着细碎的光亮。她那双灰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像两颗闪闪发光的蓝宝石,深情地注视着我。我十分惊讶,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眼前神情优雅举止端庄的露易丝,就是昨晚床上那个疯狂风*几乎要把我累死的小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