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
第38节

作者: 大胡子卢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没有打算喝酒的我们俩,开了两瓶从国内运来的青岛啤酒。从来表情不外露的小穆,在和我举杯的那一瞬间,我看见他的眼里和我一样,也噙满了泪花。
  我在巴黎唯一的好兄弟就这样也要突然离开了。仿佛乌云遮蔽了最后的一道阳光,我的心底,变得就像是窗外巴黎灰蒙蒙的天空,布满了阴郁。
  吃过午饭,小敏开车,与小穆一起先陪我来到了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因为后天小穆他们就要回北京,我给萧文还有她的父母选了几件礼物,还有我在午餐饭桌上临时写给萧文的信,一同交给了他们夫妇,请他们给带回去。
  从香榭丽舍大街出来,小穆夫妇又驱车把我和冬冬送到了巴黎里昂火车站,并一直把我们送上了开往枫丹白露的火车。上车前,小穆把用礼品盒包装好的两瓶茅台交到了我的手上。他对我说:梭子,对于西蒙先生我事先了解一下,他是一个十分热爱中国和中国文化的友好人士,可以放心和他交往。他对中国的白酒文化也很痴迷。这两瓶国内带来的茅台酒,就算是你这次去他郊外别墅欢度圣诞之夜的见面礼吧!

  火车徐徐开动,小穆和小敏站在月台上,向我们不停地挥手作别,他们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完全消逝。
  我的好兄弟,我的好姐妹,此时此地,异国他乡,与你们一别,不知道何时何地才能再相见?
  想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手扒着车窗,掩面而泣。
  人生自古伤别离,凄风苦雨更何堪。就是怀着这样悲伤的心情,我带着我的儿子冬冬,踏上了又一段命运的旅程。

  日期:2018-05-09 13:46:22
  火车从里昂站出发,大约行进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到达了枫丹白露镇。露易丝外公的别墅就坐落在紧挨着枫丹白露森林的巴比松附近一座凸起的山丘上。
  在欧洲,提起巴比松,恐怕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早在1850年前,坐落在塞纳河左岸的巴比松还是一个偏僻的小村落,没有教堂、邮局、学校,它仅有的两家客栈,住满来这里写生的画家。一望无际的原野,迷人的风景和纯朴的民风吸引了他们。先是一位和我重名也叫卢梭的画家从巴黎迁居于此,接着柯罗、米勒等大批画家也到这里居住,这里很快成为一个画家村。诞生在这里的巴比松画派让整个法兰西引以为傲。如今的巴比松,已是一个闻名世界的艺术小镇。那条不足200米的老街上,依旧保留着当年痕迹的老房子已变成画廊。画家们当年聚居的客栈如今已成了市政博物馆。

  在里昂火车站出发前,我曾用小穆的手机给早已经先到巴比松西蒙先生别墅的露易丝打过电话,所以,我和冬冬一走出枫丹白露那座乳白色小火车站,就看见露易丝站在她那辆白色雷诺车前,微笑着向我和冬冬招手。已经和露易丝混得很熟的冬冬,撒开我的手,高兴地先跑了过去,一边喊着露易丝姐姐圣诞快乐!一边和露易丝抱到了一起。
  我们的车出了枫丹白露森林,沿着一条乡间小路又开了一刻钟,便来到了一座山丘上掩映在茂盛梧桐树下的大门前。露易丝用遥控器把有些斑驳的铁门打开,沿着铺满金黄色落叶的甬道又开了一百多米,一栋屋顶冒着缕缕青烟的淡黄色别墅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绕过圆形的喷水池,露易丝把车停在了别墅旁碎石子铺成的空地上。然后下车拉着冬冬的手,引领着我来到了别墅的大门前。她轻按了二下门铃,随着二声悦耳的钟声响过,一个身着佣人服饰的菲律宾女佣打开了大门。我们走进,穿过门廊,一个宽敞明亮典雅陈设着不少中国瓷器家具的客厅,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早就坐在客厅里等候我们的西蒙先生和夫人,还有露易丝的父母和几位其他的亲戚朋友一同站了起来,同我热情地打着招呼。在露易丝一一向我介绍她的家人和亲戚朋友的时候,满头银发一脸慈祥的西蒙夫人,早已经把我的儿子冬冬搂在了怀里,用明显有些生硬的汉语在和冬冬说着话。

  西蒙先生和我拥抱过后,把我让到了燃着熊熊火焰的壁炉前沙发上坐下,然后亲手从菲佣端过来的茶盘上端起一个还冒着热气的茶杯,递到我的手里。
  卢梭先生,看看你能不能尝出这是你们中国哪里的茶叶?
  西蒙先生微笑着问我。
  我把茶杯送到鼻前,深吸了一口,一股淡淡的松烟香气扑鼻而入,然后我又看了看杯中的茶叶和茶汤,茶叶外形条索肥厚,色泽乌润,茶汤浓艳,清澈明亮,杯口浮着金圈。我轻抿了一口,味醇甘爽,带有一丝明显的桂圆味。我心中暗暗一笑。要知道,这正是萧文的父亲平日里最喜欢喝的一款红茶,我每次去北京什刹海萧文父母家,喝的茶叶都是这个,所以再门儿清不过了。
  我把茶杯放下,微笑着对西蒙先生说道:这是产自我们中国福建武夷山地区桐木关特有的红茶,上品的烟正山小种。
  西蒙先生听完,哈哈大笑道:厉害啊厉害!没想到卢梭先生如此深谙茶道。我虽然是你工作学校的校长,但我们平时很少见面和打交道,今天,通过露易丝让我能够正式结识你这样一位博学多才的中国年轻朋友,非常荣幸!来吧,我们俩先以茶代酒,干一杯!
  和西蒙先生举过茶杯后,我才突然想起来进门时放在门廊的礼物。那是除了小穆送给我的两瓶茅台酒,还有两罐福建安溪铁观音乌龙茶。当我从菲佣的手里接过礼物,送给西蒙先生时,他高兴地当着我的面就打开了。当他看到里面的礼物是茅台酒和铁观音茶的那一瞬间,他立即兴奋得像个孩子一样,大叫一声:天呐!都是我最喜爱的礼物。太贵重了!谢谢你了卢梭。
  说着,西蒙先生他就从沙发上站起来,张开双臂,给了我一个十分有力的大大的拥抱。

  卢梭先生,今晚我们可以打开一瓶你送的茅台酒来庆祝圣诞吗?
  当然可以,你是主人。我们中国有句话,客随主便。
  我笑着回答。
  好,非常好。来来来,晚餐前我先带你去我的书房,给你看看我这些年来翻译出版的和正在翻译即将出版的一些中国文学作品。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拉起我的手,朝着他的书房走去。西蒙老人率真的举动,引来了一旁露易丝的抗议。她用汉语娇嗔地说道:外公,卢梭先生可是我请来的客人,被你一个人霸占了可不行!
  我和西蒙先生互相看了一眼,同时笑出声来,然后理也没理露易丝,就一同走进了书房。
  我们俩的身后传来了露易丝那用法语优雅的叫声:臭外公,臭卢梭,你们俩太过分了!

  日期:2018-05-09 13:53:25
  西蒙先生的书房很大,长方形,有二百多平米。一排落地窗之间的几个间墙,挂着几幅中国的字画,据西蒙先生介绍,其中还有幅元代画家吴镇的山水真迹。落地窗对面二十多米长的墙壁,是一排从地面到屋顶的书架,上面堆满了各类书籍,我看到其中有不少中国典籍,有的还是线装本。进门对面尽头的墙壁,是一个火焰噼啪作响的大壁炉。壁炉两侧有各有一组中式博古架,各种中国瓷瓶、香炉、玉器、青铜器排放其间。壁炉前面的地毯上,放着一个罗汉床,罗汉床的两侧,各九十度摆放着两把太师椅。就连摆放在书房中间西蒙先生的写字台,写字椅,也是中式花梨木的。所以,步入这间屋里,令人仿佛感到就像走进了北京某所大学汉语语言文学教授家里的书房,中国传统文化的气息几乎无处不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